自在

Talents - - 杂碎 - 文|姜苏鹏

没有传统素描,没有细节刻画,只是半抽象半具象的涂鸦。却像儿童一样无拘无束,阿佩尔的作品总是洋溢着欢腾的气息,仿佛见到了在田野上奔跑嬉戏的孩子,像风一样自在。

明艳而旺盛的色彩,宣泄火焰般的激情。简括稚拙的形象,似乎永远都长不大,又永远有成长的惊喜。骚动、不安、渴望、梦想……无穷的感受由此引发。

“我从来没想要做一幅画,而是投入一份生活。它是尖叫,是夜晚,是童趣,是栏杆背后的猛虎。”不想受任何束缚的阿佩尔,用最率真的语言,书写生命的自由、思考的自由、想象的自由,无处不在的天真,每每令人莞尔。

当我们进入某种固定的脚本模式,习以为常的每天,似曾相识的套路,一切按部就班,乏味到不能再乏味,你什么都有,又好像什么都没有。你存在,但并不真的自在。

“自由自在地思想,自由自在地瞎想,自由自在地少想,自由自在地选择我自己的生活,选择我自身。我不能说‘成为我自身’,因为我仅仅是一块可塑的面团,只不过它拒绝任何模子而已。”读这样的文字,你会觉得一个人只要能自在的生长,哪怕风吹雨打,哪怕千疮百孔。

刚刚离世的古巴领袖卡斯特罗,尽管生前曾经躲过 600多次暗杀,对抗了11任美国总统,但他却受到全世界的尊敬,包括他的政敌们。在今年最后一次告别演说,老卡对世人说“我终将离去,但理想不朽。”据说他不刮胡子,为了每年节约90 小时的时间。一身戎装,因为只需挑选一件衬衫和一双短袜就可。这些琐碎细微,在他风云际会的90 年里,虽微不足道,却印证了最朴素的真理,得大自在。

那个可以把歌唱到人灵魂深处的莱昂纳德·科恩,也在不久前辞世,尽管他不像老卡引起那么多的关注,但他是无数人的灵幻药,用一生诠释自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