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年始终不变的文化担当

今天,我们站在了一个新的历史时间节点上,开始新的旅程。必须牢记,我们所走的每一步都留有先辈的足迹,我们所到之处都有先辈相伴的身影。

Talents - - Economy Review |商业观察|专栏 - 文|于殿利

2017 年2月 11日,商务印书馆迎来了120岁的生日。120年前,我们从上海走来,成为中国现代出版事业的开启者,成为中国现代化进程的早期推动者。

这都源自夏瑞芳和张元济们怀揣着教育救国的理想和抱负,抱持“昌明教育开启民智”的使命,以世界的眼光,以现代学术和现代文化的方法,从教育和人的现代化入手,把中华民族拉入人类现代文明的主航道。

这一时期的我们不仅出版以汉字书写的中国文化图书,如《马氏文通》《、新字典》和《辞源》等,还在中国率先出版外文图书,如《华英初阶》等;我们不仅翻译出版如《天演论》之类的外国先进思想学术名著,还翻译出版影响社会风化的现代小说如《茶花女遗事》等。

我们不仅出书,还办报刊,创刊的诸多杂志等与后来创刊出版的100余种杂志成为商务出版史上的重要篇章;我们不仅做出版,还做文化,做实业,商务发明的第一台中文打字机荣获万国博览会大奖。这些开创性的事业,为中国培养和造就了后来成为中华民族文化脊梁的一代代文化新人。

90—100年前,我们经历了黄金时代,被誉为中国文化大本营或文化高地。文人志士,会聚于此;科技贤才,纷至沓来。我们的经营规模和业绩不仅在亚洲首屈一指,而且跻身世界前三;我们建成了亚洲第一图书馆——东方图书馆,创建了中国第一家电影制片厂。出版李大钊《史学要论》、胡适《中国哲学史大纲》、赵元任译《爱丽丝漫游奇境记》、鲁迅《阿Q正传》英译本和亚当·斯密《国富论》等流传后世的佳作。

我们还邀请印度诗人泰戈尔、英国哲学家罗素和美国哲学家、教育家杜威等到中国讲学,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