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突

Talents - - 杂碎 - 文|姜苏鹏

霸道而性感的美,让人有种生存不息的满足感。美国画家乔治亚最不愿人们将她的花卉绘画贴上“性”的标签。

专心致志地描摹那些花蕊、花萼、花瓣,留下许多费解的谜题。对于把花比作女性器官的种种质疑,乔治亚也只是冷冷地反驳道:“当人们用情色眼光看我的画时,其实想到的是自己的风流韵事。”她坚称自己的作品没任何象征意义。

这些巨型的花,让我想起汪曾祺在《人间草木》中的糙话:栀子花粗粗大大,又香得掸都掸不开,于是为文雅人不取,以为品格不高。栀子花说:“去你妈的,我就是要这样香,香得痛痛快快,你们他妈的管得着吗!”

千言万语有时抵不上一枝花,静静的美丽足矣。“看着它,你会发现,片刻间,整个世界完全属于你。”在将近40年的时间里,花朵不断出现在乔治亚的创作里,或许她希望像花一样通晓爱的真谛。

遗世独立的乔治亚,经历如此特别。先是与长她 23岁的摄影师相遇、相爱,后来再与小她60岁的陶艺情人一起相伴,直至98岁离世。她总是穿着一身黑衣,从不化妆,甚至拒绝与毕加索见面,但这些都不妨碍她成为当今女艺术家中,画作拍卖价最高的人。

她身上的戏剧感来自内在冲突:一个希望控制人生的人,在一个接近失控的世俗社会里遭遇的无奈。52岁那年,乔治亚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买下新墨西哥荒无人烟的一处农庄和农庄前的平顶山,并称之为“基架”。她相信印第安人所说:死后灵魂依然能在这里漫步。乔治亚告别人世的方式一如既往的大胆:没有追悼会,没有悼文,只让她的小情人登上“基架”山山顶,将骨灰洒在风中,落在她钟爱的“极地”之上……

谁说赏花不是一种修行?拈花一笑的智慧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