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

Talents - - 杂碎 - 文|姜苏鹏

你看见了什么?有人看到的是漫不经心的女子,有人看到的是洞若观火的女神。事实上,圣卢西是基督教里最著名的圣女之一。

一只手拿着具有深远意义的棕榈叶,象征着她大无畏的殉道精神;另一只手拿着两片叶的茎,叶片上审慎的眼睛,意味着她世事明了。圣卢西被人刺瞎双目,还遭受过火烧、拔光牙齿等种种酷刑,但 500多年前的意大利画家科萨,以一种不以为然的神情,宣泄一个寻常女人的一生:我活过、爱过、苦过,仅此而已。

那唐突的双眼,似乎在警醒人们,该以怎样的目光才能进入作品。就像看“那些隔过黑暗的花和草。”初看,是无可奈何的漠然;再看,是不畏生死的坚守;最后看到的,是与世无争的况味。看的方式不一样,看到的就不一样。

曾叫嚷着“不要想,而要看”的怪诞哲学家维特根斯坦认为,能看见所有的事实是很困难的。连维特根斯坦本人,也让很多世人看不懂。其家族可谓富可敌国,一战时,维特根斯坦参军,拒绝晋升,却总要求到最危险的地方去,并在战争中完成《逻辑哲学论》。战后,散尽父辈给他的万贯家财,到乡村教书。二战期间,厌倦哲学的维特根斯坦,去伦敦一家医院当了护工。孤独终老的他,离世遗言:“我度过了美好的一生。”

心是什么,看见什么。有多少人能看见自我的光明?又有多少人能看见千疮百孔的心底?据说赫鲁晓夫位高权重时,口无遮拦的他,指着抽象派艺术家涅伊兹维斯特内的作品说:“就是一头驴子用尾巴甩,也能比这画得好。”涅伊兹维斯特内回应“你不是艺术家,也不是批评家,而且在美学上你是无知的。”赫鲁晓夫当即反驳“我当矿工那会儿是不懂。可我现在是部长会议主席和党的领袖了,难道我还不懂吗?”俩人从此结下恩怨。不可思议的是,赫鲁晓夫晚年希望以最纯粹的方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