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行业巨头们基本保持着每年超过100亿美元的投资节奏。

Talents - - Business Vision |商业视窗 -

由于投资金额巨大,技术门槛极高,存储芯片产业是不折不扣的尖端竞争。

正如赵伟国所比喻,“这个行业都是宝马、奔驰、奥迪,最差也得是帕萨特,没有夏利、面包车、摩托车。”

而且,行业巨头们基本保持着每年超过100 亿美元的投资节奏。没有足够筹码的,或者跟不上节奏的只有弃牌不玩。韩国大宇就曾经因不堪重负退出存储芯片。值得警惕的是,“军备竞赛”早已拉开。2015 年,三星电子投资136亿美元在韩国京畿道平泽市建设 12寸晶圆厂。主要生产第四代64 层堆叠 3D NAND 闪存芯片。2017 年 7 月 4日三星宣布该厂投产。同样在 2015年,美光在新加坡投资40亿美元,扩建Fab 10X晶圆厂,主要生产第二代32 层堆叠 3D NAND 闪存。2017年建成后,月产能14 万片晶圆。

巨头跑马圈地的时候,中国半导体产业形势愈发严峻。2017年中国芯片市场规模将超过 2500 亿美元,占全球芯片市场三分之二以上。其中存储芯片占三分之一左右,然而中国存储芯片几乎 100%依赖进口。产业上游一直被人把持,没有任何话语权。在这样的背景下,长江存储应运而生。2016 年 7月,紫光集团旗下湖北紫光国器科技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紫光国器控股)联合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国家大基金)、湖北国芯产业投资基金和湖北科技投资集团共同出资,在武汉新芯的基础上组建长江存储。其中紫光国器控股出资 197 亿元,占股51.04%,从而对长江存储形成控股。“长江存储是中国科技领域的辽宁号航空母舰。”赵伟国向《英才》记者强调,“从其投资规模、技术水平、对国家产业安全和国家信息安全的意义看,这一比喻并不为过。通过长江存储这个项目,中国集成电路产业才真正在世界上有了一定的地位。”

诚然,中国每年生产 3.314 亿台电脑,近20 亿台智能手机,1.78亿台平板电脑。倘若最为核心的半导体技术均为外资把持,中国科技产业只能受制于人。

从美、日、韩和中国台湾地区的企业发展来看,巨额投资是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常态和客观规律。据统计, 1982—1986 年间,韩国四大财团在DRAM领域,进行了超过 15亿美元的疯狂投资,相当于同期台湾投入的10 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