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和六便士

That's China - - 总编寄语 - 郑 昀that's C hina 总编

向。 上天不给艺术家们制造厄运,艺术家们唯一的出路就是自虐。如今这盛世之下、朗朗乾坤,除非 绝症,有几个艺术家真愿意把自己逼到绝路上去的。现世的物欲和全球商业化的背景下便士的诱惑已 远远超过毛姆《月亮和六便士》的时代,艺术家们必须先坐在金钱之上,才会想起月亮,但雾霾重重, 明月依稀, “塔西堤”已变成了旅游网上兜售的热门产品“大溪地”,那个叫“爱塔”的女人也成了 岛上豪华餐厅的厨娘,今天的艺术家们算是走到绝路上了。 满地的便士,对艺术家的创作而言就是泥泞沼泽。今天,不仅仅是中国,全世界的文学、音乐、 艺术都陷入了“一地便士”的泥泞之中,没有愤怒何来登高一呼的摇滚,大师时代结束了,艺术家们 何去何从?有机会和运气攀上体制或者财富高枝的毕竟极少,更多艺术家被吊在体制和财富的树下挣 扎,欲上不能、欲下不甘。 谁都没法选择时代,那么艺术家是不是可以选择自己的艺术人生? 《月亮和六便士》中,斯特里 克兰德抛掉证券经纪人的职业和伦敦的优渥,只为表达心中的风景和色彩,不顾不念地奔赴大海,在 塔西堤岛上过着用椰子换画布和颜料的生活。在如今这个享受高于一切的年代里,我们不能对艺术家 发出迷人的光芒。 nd 提出如此不人道的要求。那么作为权宜之计,用热情和智慧去拥抱商业,把商业的艺术变成艺术的商业, 让月光照亮着铺满便士的大地,以尊严和艺术的方式来收拾一地便士,至少可以是艺术家们努力的方 今天,中国的艺术市场已相当成熟,一个能够理解、热爱并且消费艺术的群体正在成长。但一种 艺术的商业智慧还有待养成。艺术的商业化不是跟风、模仿、炒作、囤积、欺诈和买进卖出。今天艺 术的堕落和悲伤不是因为商业社会的压迫,而是因为艺术圈自己的堕落。个中原因很多,包括缺乏驾 驭商业的能力,没有建立一个真正的艺术价值体系、缺少娴熟运用艺术内在逻辑的艺术机构和能够把 理性和感情高度统一的艺术评论、与世界艺术市场对话的语言才能不够,也没有知识分子的深度参与。 李宗盛在评价中国流行音乐市场时说:当整个社会的(音乐)需求出现的时候,音像产业的从业 人员是值得忧虑的,他们大部分是野心家、投机家、资本家,流行音乐的最大倒退是知识分子不支持 这个行业,没有得到他们的认同。这句话放在今天的艺术市场同样有效。 艺术投机商的离场是好消息,艺术家可以建立自己的价值和话语体系,在月光的照耀下,便士散

Newspapers in English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