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行日夜向江海The Ocean En­gi­neer

That's China - - Front Page -

数 里长的深水海岸线围绕着一座产业园,园内机声轰鸣、塔臂飞舞。2015 年 5 月 25 日,30万吨的船坞平台上,一块块钢板、一个个零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组装成驰骋大海的庞然大物。这里是长宏国际产业园区,一个年轻而火热的地方,空气中充满着逆流而上的奋勇。 “困难是暂时的,要在国际竞争中抓住机遇,增强信心,拼搏向前。”习总书记的到来和叮嘱让每一位“长宏人”更加坚信未来会是无限的惊喜。 2010 年开工建设,2013年投产,无论从哪个方面说,长宏的资历都算不上深。年轻的长宏,却不轻狂,有无穷的朝气和干劲,还有新人少见的低调和谨慎;也因为新,长宏扎扎实实践行了“初生牛犊”的精神。在2014年,仅有一年从业经验的长宏接获当时浙江省最大吨位的矿砂船制造订单,这一重磅消息轰动了寒意逼人的国际航运和造船市场,也引来了四面八方的质疑声。

然而,所有的质疑在一年之后都有了答案,产品和实力使得长宏这个新手成为业界奇迹和行业“标杆”。 如今的长宏国际,是国内不多的具备从造船、修船、拆船和海洋工程装备制造的全产业链能力的船厂。自动化和机械换人带来的高效率为数字化造船打下基础,互联网思维也给予了长宏承接高附加值船型的能力,再经过一个时期的磨合、优化和提升,企业将更加成熟。短短几年的精进,长宏国际通过准确定位抢占了市场先机,在持续低迷的航运市场上寻到了正确的方向——全产业链“多核驱动”,并以最快的速度予以实践——造船为主,修船、拆船、船舶交易等众多副业并行。事实证明这是一次成功的破局之举,而这背后不是一蹴而就,是酿酒一般慢慢发酵成熟的。值得一提的是,拆船原本属于污染行业,长宏凭借技术破解,将这项副业发展得完全符合国家倡导的循环经济发展导向。这样的发展格局,也为定海船舶产业的发展指出了可持续的方向。 中国曾是世界造船大国。古代中国曾有世界最大、最先进的舟楫,秦朝已有海船制造,汉唐时有百尺楼船,宋代发明了指南针……历史上的中国曾经乘风破浪,独领风骚数千年。然而巅峰之后一个曾傲立大海的民族从此背向海洋,蓝色文明从此黯淡。 直到近代,中国被列强的军舰火炮打开大门后才开始洋务运动,学习西方的现代造船技术。但是,积贫积弱的年代注定了中国造船业的命运多舛,数百年的落后至改革开放才得以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在改革开放的步伐中,中国造船业开始快速追赶世界的脚步,成本、劳动力、产能等方面的优势更为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造船国家奠定基础,国门再次面向大海打开,而定海恰好站在了中国重启“蔚蓝”复兴时代的风口。 定海地处舟山本岛,陆地区域面积小,原有工业基础相对薄弱,存量也相对较小。幸运的是,定海在10年前引进并新建了一批大型船舶修造项

目,传统生产模式从此改变,造船业逐步与国际接轨。在大型造船项目推进的同时,中小企业也在积极转向小而精、小而专、小而优、小而特,通过量变实现突破。可以说,定海成功抢抓到了国家大力发展船舶制造业的机遇,催生了一批长宏国际这样的新星。 2008年的金融危机,让世界船舶制造与海工装备遭遇了寒冬,定海造船业陷入困境,严峻的形式倒逼船企主动改革创新,度难关、练内功。2010年,形势回转,新一轮造船投资热潮到来促成了中国的造船业整体发力,世界造船中心东移,中国船舶制造在国际市场上睡狮苏醒。舟山是浙江省的船舶工业集聚地,而定海作为舟山船舶工业的核心,紧紧抓住了这一次机遇,通过转型升级成为了国际知名的现代化船舶工业基地,总产值破千亿,培养了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品牌企业。 21世纪是海洋的世纪。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海工装备需求如火如荼,新机遇加大了市场竞争的激烈程度。定海的传统船舶修造业在向高端海洋工程装备制造业转型的同时,利用舟山得天独厚的滨海旅游条件,在旅游造船领域又寻觅到新的订单和市场。 定海船舶有着无限的潜力和爆发力。在高端设计、智能制造的理念指导下,在几度沉浮的历练中,一次次转型升级的痛苦正开出绚烂的花朵。定海船舶业的未来,一定是一只经过涅槃的凤凰,歌鸣和弦。

Newspapers in English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