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是东西方利用海洋的能力发生裂变的时代,在这之前,欧洲的船只在地中海之间穿行,因为地中海没有足够的风力资源,所以欧洲的船都是窄长的造型,两侧伸出一排排蜈蚣一般的划桨,而中国面对多风的太平洋,早就扯起了巨大的帆,在海上破浪乘风。然而,明代之后欧洲人对东方丰富物资的渴望让他们在海上一次次冒险以获得贸易的机会,而中国却安坐于陆地,漫不经心地成为欧洲奢侈品的供货商,直到欧洲的欲望膨胀到用坚船利炮与我们作不平等的对话。

That's China - - The Garden On The Sea -

海,是中国作为一个东方大国心中曾经永远的痛。 海,也是今天中国大国崛起的最有力的支撑。 定海就是一座见证过世界海上航行和贸易历史的城市。

海事兴、定海兴,海事衰、定海衰。宋神宗熙宁五年(公元 1074 年),定海有了“昌国”这样一个名字,“意其东控日本,北接登莱,南连瓯越,西通吴会,实海中之巨障,是以昌壮国势焉。”可见定海在当时海上丝绸之路的地位。海上贸易顺风顺水之时,定海商贾如流,市井繁荣。然而,在每一个海上冲突频繁的历史关头,定海总被卷进战火的蹂躏。作为一座城市,定海曾经历无数次的沉没,但大海般的倔强和骁勇却总能让定海完成一次次涅槃。

两次鸦片战争期间,定海被英军侵占两次,虽然当时国弱民穷,但以三总兵为代表的定海人以生命捍卫领土和尊严,一幕幕英雄抗敌的悲壮剧目,定格在晓峰岭上,至今被人们敬仰。鸦片战争纪念馆和三忠祠书写了城市史书里最深沉的一页,浓缩着“定海精神”。

21世纪,全体定海人正在为一场从内向外的历史性“美颜”贡献自己所能。从城市的心脏到与海相接的边界,从山林到港湾,从社区小公园和公厕到涉及亿元投入的古城保护活化和海山绿道建设,定海的“花园式国际人文港城”蓝图正在以超越预期的速度成为有温度的现实。在无边的钴蓝和碧绿之间,一朵“东海花园”沐浴在清新的海风中,灿烂芬芳。

Newspapers in English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