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海的另一边出发

——王颖教授的《中国沿海疆域历史图录》

That's China - - The Innovators -

如果按照《人类简史》的作者赫拉利所说,从人类播下第一颗小麦种子开始,人类就丧失了自由、富足的生活,被小麦所驯服。那么,当人类把第一艘船推入海洋的时候,人类就丧失了安全、稳定的封闭空间,不管是人类征服了海洋还是海洋驯服了人类,自从海洋进入了人类的生活和生产,人性发生了一次不可逆转的改变,人类进入了开放、竞争、彼此征服的不归路。 中国人很早就认识海洋,秦皇早在2000 年前就东临碣石,以观沧海,但是第一张粗略画出海洋轮廓线的地图却要到宋,直到明代西方人带到测绘技术,中国才开始有稍稍详细的海疆地图。对这样一个大国而言不能不说是一种缺憾。一块耕地无论有多么辽远,它给人类的期许是有限的,一

片大海无论多么窄小,它给人类的期许是接近无限的。当贸易以海洋作为连接手段的时候,大陆就已沦为海洋的奴隶。而历史上的中国,也正因为对大陆的固守和对海洋的无知才从帝国沦落为半殖民地。同样,中国今天的崛起也是因为重返海洋、重返以海洋为纽带的世界协作体系。 近年来,已经有无数的著作在反复阐述中国与海洋、兴盛与衰落的关系,但是第一次有人用一部《中国沿海疆域历史图录》,以450 幅中国历代海疆地图,把中国与海洋缠绵悱恻、爱恨交集的故事用线条和色彩如此形象地展开在世人面前。这部七册巨制的主要编撰者是浙江海洋大学教授王颖。 对生于定海,长于东海之滨的王颖来说,海是最熟悉不过的了。海养成了海边人固执的饮食习惯和生活方式,更塑造了他们开放、洒脱、执着的学术态度。1985年,王颖从杭州大学中文系毕业后回到了定海,在当时的舟山师专教书,2016年,浙江海洋大学成立后,王颖教授的研究视野日益开阔,论著的方向直指海洋。在担任中国海洋文化研究中心主任、中国海洋发展研究会理事、东海发展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后,他日渐成为一个有国际影响力的海洋文化研究学者。 2013年,在舟山举办的东海国际论坛上,王颖教授第一次提出编撰中国历代海疆图的设想,当时就得到与会学者、海洋部门和出版机构极大关注,并很快被列入十二五规划重点出版物,并获得2016 年国家出版基金项目资助。海疆图的收集工作先从中国第一、第二历史档案馆开始,逐步扩大到各大图书馆、博物馆,最终在美国国会图书馆、大英博物馆等海外馆搜寻到了一批孤本、善本,并获得了高精度的电子版本。书稿完成后,中国外交部和国家测绘局安排了专家会审,四年后,《中国沿海疆域历史图录》正式出版,成为国内外各大图书馆和大学的馆藏必备。 这部巨著的意义,不仅仅在学科领域,它更是中国对外交往和外交斗争的证据线索,起到“以图证史”、维护海权的重要作用。此外,大量舆图记录和描绘中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信息,对于“一带一路”建设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 《中国沿海疆域历史图录》共七册,分为四编:“总图卷”(上、下)、“黄渤海卷”(上、下)、“东海卷”(上、下)和“南海卷”。共收录现存具有国家代表性的海疆地图450 余幅,20余万字的学术性文章详细论述并形象介绍了中国海疆的历史发展进程。每一幅地图都配有说明,详细介绍了地图作者、出版年代、馆藏处,并对重要舆图撰写了提要。 洋洋七卷巨著对普通人来说是有阅读障碍的,王颖教授用四张图给我们讲述了中国人对海是如何从陆地视角转身海洋视角的,只有当中国人真正能够用现代技术、以海洋的视角绘制海洋、看待海洋、利用海洋时,中国才开始可以与世界一争高下。

Newspapers in English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