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塘传奇

That's China - - The Seascape -

金塘,舟山群岛第四大岛。人类在此繁衍的初始已无从追溯,这里的千年繁华却是水系交汇之处定是丰裕之角的完美证明。 “跨海大桥”时代之前,宁波和舟山之间,是浩浩灰鳖洋和窄窄的金塘水道,舟山和内陆只能对望。若把镇海比作这一片疆域的内室,金塘则是厅堂,是登堂入室必经之路。无论从地理和历史的角度说,这里都是“悬水之门”。 这里也是国力式微的南宋却拥有中国封建王朝的历史长河中罕见的海洋防务远视和最坚固的海疆之见证。当中原的王朝沦落成半壁江山之时,总有末世帝王仓皇渡海来到舟山的群岛间,演绎一段历史的挽歌,在荒诞中收尾。中国历史上的两个王朝曾被逼进这个“悬水之门”,在这个被海峡和岬角挤压的空间里守护自己的末世。 这里的海风,依然诉说着南明王朝的落寞往事,守护着一个孤独的背影。1646年,三入长江抗清复明的张名振宿命般地走进金塘岛,在生命的最后八年,他在烽火中固执地践行最后的人生信仰,带着国恨家仇卒于舟山军中,书写了一段血腥、破残的传奇,也把南明抗清的轰轰烈烈和无可奈何永远留在了金塘的史册里。

或许是因为和陆地的近距离,金塘人骨子里就有“上岸”的基因,从不小富即安。位于金塘本岛西北的沥港,旧称“猎港”,可见金塘人的“猎人”之智勇。 二零零三年,习近平总书记(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亲临金塘考察,面对滚滚波涛,赞叹这是“一块风水宝地”。同年,他又在全省海洋经济工作会议上指出,金塘岛是“推进宁波——舟山港一体化的突破口”,金塘岛人沉睡的海洋梦被唤醒,金塘由此翻开风云际会的全新章节。十年后,一东一西的两座跨海桥,将金塘与舟山本岛和大陆以最美的弧度连成一体。 21世纪的金塘岛,东边是跨海大桥群中建设难度最大的西堠门大桥,与舟山本岛高速贯通;西北边是海上跨度最长的金塘大桥,和宁波相融。金塘人越过“船老大好当,西堠门难过”的千年沧桑,金塘也成为了这一历经十年建设的世界建筑奇观之桥头堡和承载着海洋复兴之梦的舟山群岛新区第一站。 2015 年夏初,习近平第14次走进舟山,眼前的群岛已是覆地翻天,“完全认不出了”。 然而,跨海的辉煌,只是金塘的“重装上阵”。金塘人从未在土地资源的匮乏中自闭,反而自古精通商道、敢于创新,让海天之间的家乡成了舟山粮仓和名声在外的侨乡。或许是因为和陆地的近距离,金塘人骨子里就有“上岸”的基因,从不小富即安。nd位于金塘本岛西北的沥港,旧称“猎港”,可见金塘人的“猎人”之智勇。沥港拥有 900多年的开港历史,是南宋海上十二铺之第二站,曾分担福建和浙江地区对接天津港的最重要的漕运任务。1556年,这里发生了斩倭寇500余人的“金塘之捷”,后人以“平倭碑”纪念。伫立在海边古城下街的石碑,已历经近五百年风霜。 原三江口,沿河畔栽柳成巷,故名“柳巷”。河岸的一面筑舍商,清光绪年间,大陆商人来金塘溪畔开设木行,行址处于大岙平遂成东南走向的“柳巷半边街”,形似一痕娇羞的眉月。春夏时沿河野芳争艳,对面田园郁葱,若遇薄雾轻雨,朦朦胧胧一派古意。老街长近400米,青石铺路,以金井桥和周家桥为界分上中下三处,金井古桥横跨金塘溪,金井庙里供奉着打败史思明的唐代军事家郭子仪。晚清民国时,沥港店铺林立,医馆药店、豆腐店、猪行、南货店,剃头店、皮革店、蜡像店、布庄、钱庄等应有尽有。梭罗山下的千年古刹普济寺就在不远处。旧时的沥港,贸易繁盛,可谓真正的“避风港”,像极了一幅微型《清明上河图》。 山潭北街的巷子里,70多岁的老铁匠至今还在敲打着烧红的铁器,坚守着金塘人纯净、深厚的匠心。金塘溪边的木行,也是金塘岛手工业的发源。上世纪七十年代末,金塘的木匠和漆匠以

精细讲究的工艺风靡国内外,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金塘,成了“东海家具岛”,每年有十万多件家具运销国内外,上海首届家具博览会几乎成了“金塘制造”的秀场。 “舟山田包山,唯有金塘山包田”,但勤快的金塘人总有办法让生活不用愁。仙人山下的陆家岙,行情最好时曾出现“家家户户种贝母,山山岙岙无荒地”的气象,金塘贝母以绝对优势占据着以“中国药材之乡”磐安为交易枢纽的浙贝母市场。 业,给如今的金塘人留下了坚实的工业基础。螺杆业的迅速崛起,掀起继金塘从来都是一片民营资本投资的沃土。始于改革开放初年的螺杆工家具业外迁之后的新一轮民营资本投资热潮。上世纪八十年代,企业技术员出身的金塘人何世钧自行研制生产了金塘第一根塑机螺杆,结束了中国只有大型国企和军工企业加工生产螺杆的历史。今天的金塘,依然是名扬四方的“中国螺杆之都”,拥有六七百家螺杆生产企业和浙江省唯一的机筒、螺杆产品质量检测中心,塑机螺杆产值占全国同类产品生产力的70% 以上。岛内的螺杆产业正随着西堠工业集聚区的兴起进入整体升级的轨道,金塘也因此成为舟山工业旅游的精致之选。 总投资近 60亿元的金塘港区大浦口集装箱码头上,1号、2号七万吨nd级集装箱泊位链接着12条国际航线,与位于其北边的木岙港区合力,彰显金塘作为物流岛的强大优势和不可估量的未来。 2016 年5月,总投资超百亿元的浙江第二个国家级国际产业合作园——中澳现代产业园正式落地舟山,设址金塘。高端动物蛋白进境加工的着力点,让这个产业园区的战略意义远远超越其“国家级国际产业合作园”的头衔,园区的运营终将改变整个浙江省国际产业合作园的发展潮流。 站在金塘的最高峰——仙人山山顶,五桥跨海的视觉奇观一览无余,传说中山上的仙人早已无从寻觅,大约已化成了海上烟霞。位于金塘东堠互通的舟山跨海大桥展览馆集科普教育和技术交流为一体,展示中国现代桥梁建设傲人的高科技。登上金塘西北的沥港宫堠山远眺,金塘大桥横跨在苍茫的灰鳖洋上,如飞龙憩于海天一色之中。也许只有如此的身临其境,才能真正体味舟山人千年海洋梦的任重道远。

“舟山田包山,唯有金塘山包田”,但勤快的金塘人总有办法让生活不用愁。金塘从来都是一片民营资本投资的沃土。

跨海大桥中海上跨度最长的金塘大桥

Newspapers in English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