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板村往事

——里钓山

That's China - - The Seascape -

海岛的八月,日头烈,海风猛。从定海城中央到传说中的石板村,因为日新月异的道路交通竟然变得异常周折,寻寻觅觅不得见,一不小心却已到了小岛的尽头。不过,问路成了意料之外的快乐,淳朴的海岛人总能陪你一路走到目的地,那一股让你无法拒绝、无以为报的诚意,是很多内陆人早已忘却的人间至善和切肤的温柔。

里钓山岛位于舟山本岛西部,属岑港镇辖区,中间隔着的港叫岑港,港湾曲呈S形,最窄处宽仅百来米。从岑港渡口到里钓山,船只只需转过身,调个头便是对岸。葫芦形的小岛不到两平方公里,最高海拔 115 米。

面朝大海的里钓山石板村,得名于其上好的红石板。《定海县志》中记载,“海山产石极多,率质粗不中斧凿,岑港西南三钓山有石宕,每年所出颇资于用,运至他处销售者均系砌路用之板,俗呼钓山板。”很久以前,村民们靠着从附近山上采下的红石板卖钱过活,也用这些石板建自家的住所,日子久了,就有了这个满是石头屋的海边小村。

传说,明末清初,一个姓闻的石匠领着大家罢了工,惹火了石宕老板。石匠连夜带上家小逃命,躲进了这个无人荒岛,开始了艰苦卓绝的辟垦创业,成了里钓山的开山之祖。从此,以闻氏为代表的里钓居民开石不止,延绵至今。年复一年的千锤百掘,留下了雄奇惊险的刀削斧劈般的悬崖凹壁,石壁上灰红相间的颜色,仿佛当年拓荒工匠们的汗血痕迹。攀宕,是里钓老宕中规模最大的一个石板口,现遗留四个取石窟。第一个窟现改为一口水井,用7米长的毛竹还不能插到底,水源足,水质好,最旱的年份也不干涸。四窟中有一个水塘,村里人回忆小时候的盛夏时节在这里戏水,“水特别冷,不一会儿汗毛就会竖起来”。

如今的岛上,早没了打石板的人,在风口浪尖上讨生活的日子已成往事,年轻一辈都进城了,只有老人留守。人烟远去,留下岁月静好,石头屋里有人没人都已难辨。很多房子早已废弃,石板缝里冒出了野草,墙壁上藤蔓缠绕,藏着一个个没有讲完的故事,撩人心魂。住着人的院落全都大开门户,无所谓外人进出,庭院虽破旧,却也收拾得清爽。略讲究些的屋主人会在石头墙外贴上颜色各异的瓷砖,没有一点刻意,却也和白云蓝天映衬得恰到好处。

沿石坡往村子深处走,海的样子在半山处浮现。穿行在石屋庭院间,生猛的海风一直跟随。这里的人也像风一样爽朗,一位老阿姨指路说前边有一处好风景呢,问起为何不进城和儿女们同住,她摆摆手说“婆婆还在这里”。

如今的里钓岛,只有五六十个老人,除了鸡鸭和地里的玉米番薯,无事可忙,天天坐在村口吹海风。夏天的夜晚,吃着西瓜,喝着井水,是“南风吹来蚊子都叮咬不牢”的惬意,吃不完的玉米、番薯和西瓜又是鸡鸭的美餐。海天之间,在这个已被世界遗忘的角落,所有生物在一条极简的生物链上,共吸天地之精华。 海岛人有一颗搏击海浪的勇敢之心,却在镜头前羞得像小孩,用手遮住了脸走开。

Newspapers in English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