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跳舞

——农民画家徐重芳

That's China - - Je T'aime, Dinghai -

徐重芳,定海金塘人,1983年开始画渔民绘画,作品《渔家忙》被选送“中国浙江省农民画展”,并远赴日本、德国展览。1987年,作品《月满江》赴美蒙大拿州参加“中国浙江省现代民间绘画展”。同年,作品《海岛之夜》入选第一届中国艺术节美术展览“中国现代民间绘画展览”。1988年,《渔翁》等十幅作品参加首届“浙江省现代民间绘画十人联展”。1989年,作品《渔家乐》赴西班牙“世界博览会浙江省美术作品展览”。2005年被评为定海区十大民间艺人,2010年被评为全国十大民间绘画画乡代表画家。

他说:天堂太飘渺,地狱才是最快乐的地方。

他是舟山渔民画家徐重芳,语出惊人,画得生猛。 比划起来。

定海金塘镇,一个叫大丰村的小巷子口,74岁的徐重芳在烈 日下候着我们。

“说好今天,我就一直等,等到太阳下山。”徐重芳小小的个子,晒 成棕红色的脸上挂着笑,将我们引入巷子口上的一幢陈旧小楼。院墙上用 红漆写着“轧棉花地”,荒废了渔事之后,轧棉花和画画成了徐重芳生活 的主业。二楼的所谓画室,也就是一张方桌,桌上摊满水粉颜料,狼藉一片。 画室的另一边,是徐重芳睡觉的地方,两张破旧的木板床上堆满了画。锈 迹斑斑的电扇吹起了画纸的一角,也掀开了一个斑斓、妩媚、魔幻的世界。

这个酷热的下午,我们就这样走进了一个魔界:深邃的海与天之间, 夜色是一个辽远、意义无穷的空间。泊在海边的船像睁大了眼睛休眠的怪 异生物,渔网仿佛牵扯万物和心灵的神经,男人和女人闪着鱼一样的磷光 恣意相爱,向往极乐。

徐重芳的渔民画,早已不在渔民画的常规里,而是充满着自觉或不自 觉的现代性和毕加索式的诡异。

一个女人坐在一棵树边,双手放在树枝上,两眼望着树的深处。

“她在看什么?”我问。

“她想用手把这棵树扒开,她在看里面有什么。”徐重芳兴奋得用手

“那里面有什么呢?”

“是地狱!那里要什么有什么,那是最快乐的地方!”徐重芳手舞足蹈, 一阵激动,他把这幅画取名《传说》。他说,这是他的最爱之作,再也画

不出来了,多少钱也不卖。

在“生活有了着落”之后的这些年,徐重芳的画彻底脱离了渔民画的 标签,真正走向天马行空、随性自然,“怎么高兴怎么来”。 如果说,找到自己独特的绘画语言是每一个艺术家梦寐以求的境界, 那么徐重芳已经够幸福,也足够令人惊喜。这些年,这个定海农民的粉丝 越来越多,他手中的画笔反而变得越来越从容。 “现在不用画画卖钱过生活了,前屋画画后屋睡觉,醒了就画,累了 躺下,偶尔去田里转转,帮老伴收棉花。每天开心得一路跳着舞回家,晚 上开着大门睡觉,让外面的风吹进来。”徐重芳的声调突然高了起来。大 约五年前,徐重芳在尝试水粉反复叠加的过程里触摸到了自己内心深处最 狂野的艺术渴望。

渔民的身上总有大海的影子。生长在海边的徐重芳心里,永远激荡着 阳光、风浪和渔家人的痛楚与激情。月圆潮涨之夜,女人的手缠缠绕绕, 抚摸着男人的脸,爱意流淌在月光里,和着潮水的低吟。 “情色?非也。”他像个孩子那样摆摆手,“男欢女爱太肤浅,渔家 人有更高的境界,用文字是表达不出的。”这种难以言喻的境界,却一点 点从他的眼里溢出,亮闪闪撩人心。一阵风吹进闷热无比的屋子,徐重芳 随手拿过一个枕头压住一堆画作,就像枕头下藏了许多秘密。

在历经生活磨难的徐重芳的水粉世界里,浓郁、艳丽的色调和令人遐 想的线条交织出的压抑和明快矛盾地并行着,妙不可言。

“渔民看到的生和死是和别人不同的,出海捕鱼,大的风浪一下子可

以把船掀翻,常常眼睁睁看着同伴被浪卷走。”渔家生活的自在, 在内心丰富敏感的徐重芳眼里,总伴随着命运莫测的悲哀。回忆 起这种悲哀,徐重芳侧过脸去,摇摇手说“不堪回想,会哭得死 去活来”。

“天才一分钟就能画成一幅画,而地才要一年两年。”徐重芳 称自己是地才,所以要不断修改每一幅作品直到满意。感觉来了, 灵感有了,在已经泛黄、破损的画作上一次次增加色彩层次,一 遍遍丰富构图和细节。在徐重芳的手里,几乎没有一副真正的成品。 “女性”是这个情感丰富、思维恣意的男人画作里永恒的主题 之一。“女性是最美的,不能欣赏女人之美就不是一个艺术家,” 他动情地说。徐重芳把女人画得像“望潮”一样无骨又湿滑。在 他的心里,渔家的女人是柔软的精灵,她们的目光永远望着潮水 的方向。

“色彩”两字,在这个集孩子般的顽皮和专业画家的激情于一 身的人手里,已经是举重若轻。“用厚的黑色才能压住整幅画, 只有这样,画里的女人才不会逃走”,他说。

Xu Chong­fang dis­play­ing Full Moon and Ris­ing Tide, one of his favourite works 徐重芳的《月圆涨潮》

Newspapers in English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