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天锣鼓

——舟山锣鼓传承人朱良成

That's China - - Je T'aime, Dinghai -

夜幕中,朱良成骑着电动车把我们迎进在城郊的宅院里,又忙不迭地冲进地下室,打开两个大箱子,手忙脚也乱,像一个刚收到圣诞礼物的孩子那样迫不及待。架起锣,摆好鼓,咚咚咚咚咚锵,他大声宣布:“舟山锣鼓代表浙江,我的锣鼓代表舟山!” “定海小,农村好,敲鼓也不吵。”屋外已是月黑风高, 66岁的朱良成叮呤咣啷地结束了他的地下室锣鼓开场秀,咧着嘴乐成了一朵花,“在我们农村,听到有人打鼓是高兴的事,大家都会跑来看热闹,城里就不行了。”朱良成的笑,在闷热的一个多小时里,没有停止过。 “您可真是一天到晚高兴成这样呢!”我忍不住问。“搞文艺的人,哪有理由不高兴?”这个穿着自己最喜欢的祥云图案花衬衫的男人,大概是定海城里最开心、最“不务正业”的农民了。 “有演出,家里又有事怎么办?”我问。“当然是打鼓去!”朱良成歪着脑袋,一脸小孩的不讲理模样,在一旁的老伴儿笑得无奈又幸福。 亲眼看过朱良成打鼓,才真正懂“热爱”二字的深意。拿起两根小小鼓槌的一瞬间,朱良成已经乾坤大挪移到了另一个时空。“打鼓的人是统领节奏的角色,就像乐队指挥,不能出一点差错,”他很认真地解释,然后微微低头,紧闭双眼,抬起双手,屏住呼吸,空气在那一刻凝息,血液在每个人的身体里沸腾。一刹那的沉默,整部乐曲已在脑海里成型,一切都掌握在手中。此刻的朱良成,仿佛在回应神祇,敲下第一槌,之后的一切,都如同行云流水。 朱良成的舟山锣鼓,是这个定海农民用生命演绎的“不疯魔,不成活”。高潮迭起的锣鼓声里,流动着他的血,洋溢着他的呼吸,挥洒着赤子般的快乐、虔诚、乐观和自信,激发着所有人胸中被久藏的、对于回归朴素和本真的渴望。只有感受过这个男人击鼓时的疯狂,才能读懂这一直率又有生气的古老海洋艺术的生命力——那种大海般的一往无阻、一尘不染和壮丽豪迈。而这样的热忱,已足够成为舟山锣鼓不灭的薪火。 大约 15世纪初,舟山的码头一派锣鼓喧天,百姓以乐声招徕客人——尖锐的唢呐声送船出海;锣声响起,是结伴同行的邀请。船只航行至无人烟的大海深处,敲锣打鼓是助兴,也是解寂,千

愁万绪都随鼓声挥洒在海天之间。船行至迷雾中,锣鼓又成了传递信号的救命工具。这种根植、繁衍于舟山本土,天生具有浓郁海岛特色的民俗,慢慢演变成为中国锣鼓文化中的一枝独秀——舟山锣鼓。盐仓北靠山,南有海,这片天然的风水宝地和充满音乐的家族,给了朱良成一颗宽厚、文艺的心。朱家在清雍正年间从福建迁入,在光绪年间便已精通各项乐器,正式开始操玩民乐,并开创“朱家班”,自此可称民乐世家。在朱良成的父辈时代,民乐走向鼎盛。朱良成与鼓乐同生,耳濡目染,10岁的时候同姐姐一起正式拜父为师。对于承袭衣钵之事,父亲只有极简单的理由:“学乐器之人,不会去做坏事。”丝竹器中,二胡至难。父亲以此作为教授重点,“学会二胡,就能触类旁通”。父亲喜爱揣摩曲子的细微精妙之处,天赋不凡的朱良成从小心领神会。 “手僵时练好指法,来年开春定能运指如飞,”父亲朴素又极富哲学的教诲,小小年纪的朱良成记在心里,夏练三伏,冬练三九,恪守了大半辈子。二胡练成,吹笛弹琵琶果然水到渠成。

朱良成对锣鼓的这份执着和发自骨髓的热爱,也是他对家乡的深情。在奔跑的节奏里,在他的内心深处,或许正鼓乐大作,《东海渔歌》的大幕壮阔开启,乐声伴着千年海风和绵长的海岸线,飞向海的中央,那里是一片未来之光。

上世纪 70 年代初,20出头的朱良成开始跟着父亲学习锣鼓,成为第三代传人。然而他这一代的朱家班,多是义务演出和教学,只能勉强维持营生,学员也接连离开,海岛上的锣鼓声渐渐沉寂。青黄不接之时,近四十岁的朱良成遇见了 “白泉鼓王”高如兴。两人的相遇,让濒临失传的海洋锣鼓枯木逢春。在爱鼓到痴狂的朱良成心中,对于“鼓王”摆脱姓氏门户束缚的倾囊相授是十分敬佩和感激的。 喧天的震荡里,数百年的海上风云已成云烟;让鼓声不停止,是朱良成的家族从未放弃的念想。民俗乐没有书面记载,只靠口口相传。为捕捉舟山锣鼓的原汁原味,朱良成四处奔走寻找老艺人,努力从他们的印象中猜测、摸索、领悟,并尝试在表演中加入温婉的丝竹元素。经过不断实践,他把舟山锣鼓的刚与丝竹的柔完美融合。老伴儿嗔怪说,“他只要站在锣鼓面前,就把力气用尽。” 1988年,朱良成开始辅导盐仓建胜小学的学生学习打击乐和丝竹乐。2005年,他带领的仓洲社区被授为舟山锣鼓传承基地。2006年,他开始带徒传授,每年一名。无论刮风下雨,他坚持每周的义务教学。2010年,他辅导的盐昌虹桥小学成为市级舟山锣鼓传承基地。 朱良成对锣鼓的这份执着和发自骨髓的热爱,也是他对家乡的深情。身为定海人的自豪,在朱良成接过奥运火炬的那一刹那,成了“德成而上,艺成而下”最美的诠释,也是对他坚韧付出的一次值得纪念的回报。在奔跑的节奏里,在他的内心深处,或许正鼓乐大作,《东海渔歌》的大幕壮阔开启,乐声伴着千年海风和绵长的海岸线,飞向海的中央,那里是一片未来之光。

朱良成 (中):舟山锣鼓代表性传承人

Newspapers in English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