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 and Zen

That's China - - That's China 城市漫步 -

“如果,如果我们明年再来,还会有蝉吗?”

“当然有,可是那是另一批新蝉。”这是林怀民写于1969年的中篇小说《蝉》的结尾,

nd翁陶之和庄世桓站在青春的终点站最后的对话。在那个奔放的夏天,青年们在“明星“和“野人”咖啡屋抽着长寿烟,莫名感伤。他们遇见各种各样的嬉皮,听 Bob Dy­lan,Joan Baez 和披头士的“Blue Jay Way”,故作内行地讨论大麻。他们在溪头山间的雾中游泳,在停电之夜从收音机里听到越战新闻,在雨夜听到了玄光寺钟声……被青春和早夭的隐忧挟裹着,“惶然地找寻自己和彼此”。终于,狂欢谢幕,在离别将至、青春劫毁之后,主人公突然听到了一阵蝉鸣,一种近似于欢乐的情绪骤然到来,在刹那顿悟之后,准备进入另一个生命阶段。

小说集《蝉》初版于 1974 年,包含4个短篇:《穿红衬衫的男孩》、《虹外虹》、《逝者》、《乡辞》,及一个中篇:《蝉》——《蝉》写得最为精致和用心。

太长又太短的青春已逝,多年后回想,恍然若梦。生命如棉花糖,卖的人说好,看起来好看,吃起来甜甜的,其实什么也没有,最后只剩脏脏的破竹片。自杀前的小范,读了 Car­son McCullers 的《心是孤独捕手》。

之前几篇小说中,林怀民对于男性身体克制的深情,在这个中篇里得到了宣泄。那些有禅意的情境与声音,都是电影的绝妙素材。《蝉》也是林怀民天生的极度灵敏善感和文字的画面感的一次完美体现。《蝉》的结尾:“有一年夏天,我遇到一群人……那年夏天过后,我再也不曾看见他们,再也不会听到蝉声。”

林怀民和云门舞者

Lin Hwai-min and Cloud Gate Dance Theater

Newspapers in English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