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茶”品牌营销如何撩到年轻人

The Fortune Times - - 创业高参 - 编辑_麦楚琼

“饿了么”和“网易消息”联手打造的“丧茶”奶茶主题快闪店位于上海普陀区。店内的产品名称充斥着扎心的丧意,“你不是一无所有你还有病啊”的乌龙茶、“加油你是最胖的”的红茶拿铁、“加班不止加薪无望”的绿茶、“前男友过得比我好”的红茶等。同时借助网易新闻IP形象“王三三”一脸懵逼的站台,彻底给这个炎热的夏天铺上了“阴云”。

“丧茶”无疑是一场品牌营销,其背后折射的是“丧文化”在年轻人中的蔓延。

大概是从去年夏天“葛优瘫”走红开始,“丧文化”始于表情包,通过网络扩散,直至成长为青年人新一代亚文化的代表。“我差不多已经是个废人了”“感觉身体被掏空”这两句话几乎在每个80后、90后的朋友圈里都出现过。“咪蒙”公众号毒鸡汤的月收入竟也达到400万元——这让其他年轻的自媒体人更“丧”了。

“丧文化”脱胎于二次元,孕育于年轻一代的焦躁不安——对阶级固化的无奈接受和对现状愤懑不满之间难以调剂的冲突。一、二线城市房价的不断攀升、职场竞争压力的不断加大以及上升通道的日益狭窄等,这些都在折磨着当代年轻人。在越来越多的曾经叫嚣要改变世界的创业者老老实实地回归职场后,看不到希望的年

由轻人们仿佛达成了一个共识:既然大家过得都不好,努力也就没有用,索性就这么“丧”下去。

多于拖延,懒惰未满,“丧文化”一时间大行其道。

通过自黑自嘲的表达,年轻人在匆忙拥塞的成人世界里找到了一方安然自得的空间。比如VICE的文章里写道:“毒鸡汤最吊诡的地方就在于,可以让大家意识到,妈的生活就是这样,那么多人原来都活得那么烂,可是大家都还是那么丧气地活着,这反而能治好我的负面情绪。”

“丧文化”的另一个表现是“渴望逃离”:对现实采取情绪上不妥协、行动上无作为的回应。一方面人们找不到目标和方向,另一方面坚信内心深处藏着更好的自己。矛盾之下,常将症结归于外部环境本身。

2016年7月,新世相发出一个“逃离北上广”的活动:今天,我要做一件事,就是现在我准备好了机票,只要你来,就让你走。现在是早上8点,从现在开始倒计时,只要你在4小时内赶到北京、上海、广州3个城市的机场,我准备了30张往返机票,马上起 飞,去一个未知但美好的目的地。现在你也许正在地铁上、出租车上、办公室里、杂乱的卧室中。你会问,我可以吗? ——瞬间决定的事,才是真的自己。

“逃离”“起飞”“真的自己” ……这些带有煽动的名词在瞬间点燃了年轻大众蠢蠢欲动的心。这场营销活动也因此大获成功。

耐人寻味的是,“丧文化”绝非片面的消极。在微小、确定的沮丧背后,是当代年轻人对生活的掌控和期许。通过呆萌、二次元的表达方式,展示了年轻人对现实的一种积极回应。

情绪的宣泄只能是一时的,年轻人终究会掌握从认知到顺从、甚至一定程度上影响规则的能力。因此,基于“丧文化”的产品和营销,虽然常有机遇成为爆款,但往往不能形成真正的商业模式。“丧茶”本身也在产品质量上遭到了用户的质疑,只能停留于噱头。

看来“丧茶”过后,这场吹进年轻人心里的风,大概还会再换个方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