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企业:核心竞争力和持久的业绩才是根本/蔡恩泽

The Fortune Times - - 目录 目录 - 文_蔡恩泽 编辑_曾文广 插画_优米

存在就有合理性。虽说沽空机构这么多年被人诅咒“不得好死”,却一家家赚得盆满钵盈。那些被沽空、被逐出股市的上市公司,应反躬自省,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如果中国公司一个个都是顶天立地的英雄汉,功夫硬,规矩严,操作透明,会害怕沽空机构狙击吗?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在沽空机构的枪口下,上市公司 有的已经倒下,有的依然挺立;倒下的不仅是熊包,还是游走股市的小混混,而站立着的不仅是英雄,还是腰板坚实的铮铮硬汉。

有道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上市公司被沽空机构缠上,主要还是自身有软肋。

不可否认,许多中国企业是带病上市。做假账者有之,中国上市公司的假账丑闻此伏彼起,连绵不绝。从操纵利润到伪造销售单据,从关联 交易到大股东占用资金,从虚报固定资产投资到少提折旧,西方资本市场常见的假账手段几乎全部被复制,还创造了不少“有中国特色”的假账技巧。反向收购(RTO)者有之,所谓反向收购,就是一家私人公司通过收购一家已上市公司足够数量的股票,从而实现借壳上市。它的好处是比IPO的上市费用更低、速度更快。同时还可以规避美国证交会对IPO更为严格的监管要求。一些不入流的公司通过借

壳上市,摇身一变,就成为资本市场新贵。买通审计事务所搞攻守同盟者有之,制造虚假繁荣,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即便是忠于职守的审计师如果不仔细调研并核对所有原始单据,未必能够识别其中问题,因为被审计公司普遍厂房气派,员工众多,辉煌的包装掩盖水淋淋的财务报表。

上市公司在股市不守规矩,“坏孩子”最容易成为沽空机构的猎物。被沽空的上市公司大多有“劣迹”,变着法子在股市里混,制造虚假繁荣。

即便是“好孩子”,如果在财务技术上稍有不慎,也会被沽空机构钻空子逮着不放。比如今年被沽空机构狙击的标的公司中,中国宏桥、辉山乳业、瑞声科技、科通芯城、敏华控股、达利食品等都是有头有脸的上市公司,这些公司中,有的是中国最大的铝制造商,市值超过500亿港元;有的是辽宁最大的乳制品生产商,被沽空前市值超过500亿港元;有的是恒指成分股,市值过千亿元;有的是深圳市明星企业;有的是市值超百亿元的港股通标的,而且都是各自细分市场里数一数二的龙头。

表象上看很奇怪,但从市场角度来分析,一个成熟的资本市场需要做空机制,证券市场需要不同的声音、不同的力量组合,才是市场化的市场,才是有效的市场。既然做多可以,那么做空也不是不可以。沽空行为本身是没有问题的,属于开放市场中的一种重要手段,投资者可以根据自己的研究发现企业存在的问题,并对企业股价进行重新发现。这是市场健康的表现,做空在国际市场中也很常见。

现实表明,如果沽空机构没有两把“刷子”,在港股严厉监管之下,是不敢贸然对上市公司下手的。还是那句 教诲,不是我们无能,是对方太狡猾。这就是沽空机构的厉害可怕之处。

反击要有真功夫

面对沽空机构的挑衅,港股市场的中概股要么在消极防御中沉沦,要么在绝地反击中求生。但打铁还需自身硬,反击也要有真功夫,不是一个冲锋就能击败对手,而是要进行一场艰苦卓绝的斗争,并要讲求斗争策略。一、在正面交锋中据理力争2012年8月24日,香橼发布一份关于某中概股的研究报告。3天后,时任创新工场董事长兼CEO李开复发表一篇题为《中国概念股沽空者——打假还是造假?》的文章,揭露香橼做空某中概股报告中的7处纰漏,质疑香橼报告不专业或故意造假。其后,香橼首次回应李开复,却极力回避李开复指出的7项质疑,只是约战李开复进行公开辩论。同年9月5日,李开复联合国内60多名高管、投资者和企业家共同签署一份信函,抨击香橼等沽空机构伪造信息、撰写厚颜无耻的造谣报告。在李开复凌厉的攻势下,香橼再无还手之力,退而求其次,自2012年6月至今,香橼再无沽空中概股的勇气。

近期丰盛控股对格劳克斯的正面交锋也堪称经典。今年4月25日,格劳克斯针对丰盛控股发布长达52页的沽空报告,指出其存在操控股价、市值过高、关联交易等嫌疑,当日受此影响丰盛控股盘中跌幅近12%后临时停牌。一星期后,丰盛控股发布澄清公告,否认格劳克斯的所有指控,称其为“误导性、具偏见、有选择性、不准确及不完整之声明及毫无根据之指控及不负责任的揣测”,并安抚投资者。复牌当天即上涨17.46%,次日又上涨14.86%,其后一路企稳,股价始终维持在3港元以上。5月19日,丰盛 控股股价收于3.3港元,基本恢复到3月下旬搭建的平台位置。当天,丰盛控股举办2016年股东周年大会,管理层表示,公司股价已经企稳,管理层对公司未来发展充满信心,接下来丰盛控股将推动成立反沽空联盟基金。

事实证明,沽空机构也是纸老虎,战略上藐视它,敢于短兵相接,不回避,不退缩,不软弱,理直气壮地与其针锋相对地斗争,白的就是白的,沽空机构再有能耐,也不能黑白颠倒,把白的画成黑的。只要上市公司有自信,及时澄清事实,投资者就会继续追捧。二、在技术完善中突出重围除了在战略上藐视沽空机构,在战术上,在技术层面上,上市公司要高度重视沽空机构。毕竟沽空机构是沽空专业老手,是专门吃这行饭的,一般情况下,没有绝对把握是不会下手的,因为一旦失手,接下来必定面临法律赔偿,得不偿失。因此,上市公司一定要谨慎反击,善用规则差异,与沽空机构巧妙周旋,在迂回中取胜。比如,有专家支招,可提醒股东不要把股票借出去、释放公司回购及主要股东增持等利好消息、拆分股票、暂停交易等,其中停牌一段时间,可令沽空机构负担沉重的借贷成本。还可以采取更稳健的会计策略,避免出现高估值。另外,争取分析员以至其他沽空机构,发布唱好报告“撑场”,也不失为良策。同时联合其他被沽空的上市公司结成同盟,抱团反击,以壮声威。当然,这些技术层面的反击,是基于上市公司的底气,如果是个烂公司,做什么都没有用,负隅顽抗,只能加速沽空。三、在反诉沽空中反败为胜一般情况下,上市公司不宜与沽空公司打官司,因为这样做既增加司

法成本,又拖延了被沽空的时间,上市公司肥的也会被拖瘦。但只要上市公司底气十足,正义在手,不妨拿起法律的武器进行反诉,与沽空机构对簿公堂,一决雌雄。而鹿死谁手,全看上市公司的实力。2012年6月21日,香橼突然抛出一份针对恒大长达57页的沽空报告,恒大股价在报告发表当日急剧下挫20%,在不到2小时的时间内蒸发了130亿港元。但恒大高层临危不惧,迅速作出反应,启动紧急应急程序:与重要机构投资者紧急联络,以求机构投资者支持;组织专业机构如法律、会计师团队应对;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与媒体联络,层层分工应对各种情况;做最坏情况的资金护盘准备,作好对公司认同的机构投资者的交易情况准备;善后程序的准备。在最关键的时候,恒大高层彻夜不眠,就像指挥官在指挥一场阵地防御战。恒大快速反应,每一举动都意在重塑市场信心,而股价是信心的风向标。当台风过后,恒大腾出手开始反击,一纸诉状将香橼告上法庭,要让香橼把吞下的肥肉再吐出来。2016年10月20日香港证监会裁定香橼创始人莱福特违反《证券及期货条例》第277条所指的市场失当行为,要求其禁入香港市场5年,除了需要归还因为沽空恒大而获利的160万港元,还需支付约400万港元的相关法律费用。

牢记历史教训

风起于青萍之末。中概股被沽空都是有前兆的,或者说是有裸露的导火索的。

平心而论,中国企业赴美入港上市,其中也不乏希望在美国和香港资本市场捞一把的投机者。这些企业与 境外唯利是图、奸诈诡异的券商、风险投资人沆瀣一气,滥用中国概念,虚报增长前景,制造业绩泡沫,欺骗投资者。

在浑水公司的主页上,有这样一段话:“中国人有一句谚语‘浑水摸鱼’。换句话说,不透明度创造了赚钱的机会。”在一些专业人士看来,正是部分海外上市企业中存在的治理混乱、诚信缺失等硬伤,令浑水摸鱼者有机可乘。反躬自省,浑水公司就是凭借中国概念股这样的“浑水”,才多有斩获。正是因为中国概念股潜藏着这样那样的问题,比如财务造假、暗箱操作、过度包装等,被浑水这样的“刺头”盯上,成为它的猎物,哪有不被猎杀的?

虽说清者自清,但在唱空中国概念股的狂潮面前,即便是运作良好的中国企业也不堪其辱,不得不主动申请私有化退市。一时间,中国企业在海外资本市场遭遇诚信危机。

而值得关注的是,沽空并不是每一种证券资产都可以做,在香港资本市场,只有被港交所列入可沽空的指定证券的名录中才可以被沽空。因此,作为沽空机构,他们只需要在名录上寻找猎物就可以,大大缩小了目标范围。而这些被列入可沽空名录的上市公司大多有这样那样的“短板”,或已经戴上ST小红帽,或经常被下达问询函受到质询,或已有这样那样的前科,这些都是沽空公司瞄准的预备靶子。

当务之急是如何应对浑水公司这样“难缠”的主,且不说眼下亟待赴境外上市的中国企业不知哪里会被浑水发现身上的某个“疮疤”,就是以往在境外上市的中国企业也可能会被 重新算旧账,掀起滔天浊浪,影响中国概念股的声誉,迟滞中国企业赴境外上市。而国际上那些唱空中国论者也不会闲着,也在伺机向中国经济泼脏水。因此,面对浑水狙击,与其唾骂,不如自省。我们要在国际上大讲中国故事,为中国企业造势,为中国企业正名,以求海外投资者的认同。同时,上市公司一定要以诚信为本,任何欺诈的小聪明都瞒不过投资者雪亮的眼睛,更何况有浑水这样的公司专门在“找茬”。

其次是境外股市宽进严出的机制有一定的诱惑性。“混”进境外股市易,站稳脚跟难。相比中国内地股市的短视或势利眼,境外股市更看重企业的创新性和成长性,看其长远的业绩前景与发展后劲,资本运作的技巧只能奏一时之效,概念炒作也不是长久之计,核心竞争力和持久的业绩才是企业维系生命的根本。不仅要把财务报表做“干净”,更重要的是在企业内功上下功夫,在自家“一亩三分地”上精耕细作,才能赚得真金白银。

再次,中国内地与境外资本市场的法律框架和监管模式不同,中国企业赴境外上市可能水土不服。而恶意做空与集体诉讼在西方是司空见惯的市场竞争手段,在这里,没有曲水流觞的君子游戏,而是遵循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上市公司竞争对手之间专挑对方的法律软肋并进行旷日持久的诉讼,以遏制对方发展,是被监管者视为净化资本市场、优胜劣汰的有机组成。中国企业赴境外上市不会是一马平川,而是关山阻隔。如果没有底气,还未修炼到一定程度,干脆先在国内资本市场强身健体,别到国际资本市场去玩火。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