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书房搬到网上/曾祥伍

文_曾祥伍 编辑_麦楚琼

The Fortune Times - - 目录 目录 -

读书人“不孤读”

万兴明是北京人,大学毕业后进入新华文轩,与书结下不解之缘。计算机、社科、文艺、青少年读物、生活……各个大众图书类别,都有所涉及。

万兴明一做就做了十年。他把精力放在出版上,希望为读者出版更多更好的书。

2014年年初,万兴明一位朋友想找一本《波西米亚:迷人的放逐》,书很小众但特别好看。

万兴明费了很多周折,才找到一本二手书,《波西米亚:迷人的放逐》是2009年出版,现在价格已翻两倍。他觉得不应该只有这一本,就跑了北京城内很多家书店,最后在万圣书园的电脑系统中找到两本《波西米亚:迷人的放逐》,它们在货架上放了5年无人问津。

一个念头就在万兴明的脑海里冒出来:做一个个人数字化书房。

2014年6月,万兴明离开新华文轩,9月,正式创建“飞芒书房”。

找到适合的好书

万兴明的初衷,“飞芒书房”是为读者管理图书,想阅读什么书,进入网站一搜,就可以找到。

为验证需求,万兴明先试着运营了名为“飞芒翻书”公众号。公众号设置有推荐好书、讲书、有奖看图猜书名、线上“草根读者”分享会等内容。他还将推荐的图书通过摄影师还原书籍原貌,每条内容采用语音导读,深受书友喜欢,很快吸引众多读者参与,积累了一大批爱读书的用户。

2015年6月,万兴明与团队一起着手对“飞芒书房”的结构进行规划设计,于年底开发一款Demo。Demo功能相对简单,用户扫描图书的ISBN码,“飞芒书房”会录入图书信息。与众不同的是在“飞芒书房”里,用户不仅可以在线上自建书房,还能够看到其他人的藏书。

这等于将书房搬到线上,通过“你的书房”“我的书房”以及“更多人的书房”,足不出户就能阅读他人的好书,形成阅读信息共享。

万兴明为了让用户扫码时系统自动显示图书信息,建立一个庞大的数据库,与图书馆、网店、出版社合作,从不同维度抓取数据,尽可能地涵盖各个时期、不同种类的图书。为获取图书数据,他甚至连人工手段获取图书数据的笨办法都用上了。

当万兴明找来一批业内人士对Demo版本进行测试后,发现数据库内100多万条图书信息还不足以覆盖他们的藏书,同时安卓端由于手机型号太多,体验不如IOS版本好。

万兴明决定研发“飞芒书房”新版本。2016年12月,“飞芒书房”APP正式上线。

新版本除了保留原有的管书功能之外,增加了“书拍”功能模块。“书拍”实际上是一个阅读分享交流系统,类似一个朋友圈,万兴明首创了“书摘+评论”模式,在阅读过程中,可以随时拍下精彩段落,加以评论。读者还可以在这里分享读后感或者读书笔记,通过拍照、文字组合的形式进行记录和分享。

运营过程中,万兴明又在APP上线了“淘书”功能,根据读书记录、操作行为、社交行为等各类需要,平台建立算法模型,为用户筛选、个性化推荐他们应该读的书。

让书“飞”起来

万兴明发现一个现象,如果你喜欢某一位作家的作品,但身边缺少喜欢同样作品的人,阅读就显得孤独。还有很多人买了很多书,却没有真正去阅读。

2016年4月,万兴明发起“图书漂流”活动,制定了一个“霸道规则”:图书由“飞芒书房”免费提供,参加图书漂流的人员先通过微信报名,收到书后,必须在一周内读完,并要求用笔写下读后感。这本书和读后感再通过快递方式,漂给下一位书友,快递费均由寄出的书友承担。

当第一本书《中国人的生命资产管理》漂流信息发出后,立即有30多位书友报名参与。

初战告捷,给了万兴明很大信心。所有漂流回来的图书,他都会放

在一个专门的书架上。让他深受感动的是许多漂流回来的图书,还精心包上了封皮。

最近,“飞芒书房”又有了新玩法,在网上发起“遇见飞书”活动。书友可以把自己阅读过的图书录入到APP“遇见飞书”的书架上,任何一 个见到此书的书友都可以申请免费获得,同时把自己不再阅读的图书通过“遇见飞书”进行分享。活动开始后,立即受到书友的喜爱,不到一个月时间,就有50多位书友建立了“遇见飞书”书架,并放置超过500种图书进行分享。

目前,“飞芒书房”藏书量达到了20多万册,用户发布的书拍1万多条,数据库已经收集到近400万条图书信息,发展势头迅速。未来,在“全民阅读”的大潮中,相信还会有更多机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