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美食的商业想像空间有多大?/李鸿诚

The Fortune Times - - 目录 目录 - 文_李鸿诚 编辑_麦楚琼

从2014年开始,美食共享经济“爱大厨”“好厨师”“烧饭饭”等应用软件纷纷上线。这种分享模式不在于帮人们解决吃饭或做饭的问题,而是打造一种文化交流的平台。通过第三方平台,好手艺的大厨们可以充分发挥自己的特长,在闲暇之余为他人提供高品质的美食,同时也可以获得收入。把自己的闲暇和才华分享给他人,创造意想不到的价值。

共享经济在“吃”这个领域的应用就是去发掘散落于民间的、喜欢并擅长自制美食的人。比如,中国首家专注于民间手工美食的交易平台“觅食”,可以让人足不出户尽享身边私家手工美食配送上门。涵盖了中西特色料理、烘熔甜点、风味小吃、特色食材、手工酒茶、自产生鲜果蔬等品类,还有极富特色的私房餐厅可寻觅。

“觅食”相信每个人都有一道拿手的风味,目前已超过数千家民间美食达人选择“觅食”,他们用自己精心烹饪的美味结交更多吃货“粉丝”。对于美食达人,“觅食”是一种人人都可以享有的自由生活方式。“觅食”APP已在App Store、百度手机助手、应用宝、360手机助手等平台开放下载。

“觅食”有两大功能:一是用户功能。按地理位置发现附近、同城、全国的特色手工美食,按分类发现美食,查看店铺,下单预定、支付,美食评价,分享。二是美食家功能。 开店,添加美食,制作菜单,店铺设置,交货方式设置,订单处理。

“觅食”上的手工美食家们,有麦兜小龙虾、微妈烘熔、闻香、丈母娘大人、琳爱贝拉、夕拾She Sweet、哈哈食堂、浩克无敌、燕归草堂、沈大妈妈大肉棕、赵师傅手工香肠、南瓜车里的南瓜、原素燕窝、 莫干山私房鸭、大红袍龙虾、酱紫的婆婆妈妈私房菜、亲胖的主厨等。

跳出“吃饭”这个场景,人们对“吃”还有其它多样性的需求是可以通过共享来实现的,比如吃到来自民间手工艺人做的当地美食手作。虽然大部分手作不是刚需,但实际上吃货对于吃这件事的痛点早已经不在“饿”上,而是进化到了“馋”。瞄准这个需求,对接食客与民间美食手工艺人的C2C食品电商也出现了,而通过C2C电商盘活私厨、实现规模,也是一个思路。

共享经济家庭厨房模式,大多采用线上预定,线下“到家吃饭+特定距离内送外卖”的模式,可以满足上班族到家体验,或者在家享受外卖的两种体验需求。顾客只需要在APP上下单,就会有专门的快递人员送上家里厨房做出的饭菜。通常,类似于回家吃饭的C2C共享家庭厨房平台有两个入口,一个入口用于入驻平台的家庭厨师,另一个入口则提供给订餐者订餐。凡是有空闲时间、热爱烹饪且乐于分享的人,都可以免费在APP上开 自己的家庭厨房;而没有时间做饭又想吃到家常菜的人,则可以通过APP预订附近家庭厨房的各类特色美食。

在私厨共享经济模式中,“回家吃饭”是目前这种模式中流量较大的,也是补贴力度最大的企业。例如目前推送的福利有:用户注册即送20元餐券,分享给朋友对方获35元餐券,分享者再获10元餐券,推荐厨房上线开店获得高额奖励等。

目前这种模式平台主要的竞争方式并非靠补贴,更多的是靠地推和口口相传。“回家吃饭”目前覆盖的区域面向整个北京城,不仅包括工作写字楼,还包括人口集中的居住区。家庭厨房每天最多可以接到30单,食客最晚需提前两个小时预订午餐或者晚餐,顾客不仅可以选择上门取餐、外卖送餐,还可以选择在食堂进餐。

这种模式一方面基于共享经济原则,盘活闲置家庭厨房和闲置人力资源,提高资源的利用率;另一方面,家厨外卖不同于一般的外卖,属于小批量生产,经过平台方的严格筛选和家庭厨师的个人筛选,在味道上普遍领先于大众餐饮市场的快餐外卖。此外,多场景的用餐选择,使私厨共享经济具有陌生人社交属性,在外卖市场足够大的前提下,对家厨的利益驱动可以足够强,让这个产品具有更多的活力和商业想像空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