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后经济发展思路浮现

The Fortune Times - - 十九大经济展望 - 文_孙韶华 编辑_曾文广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10月26日在十九大报告专题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十九大明确了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两步走”战略安排,“两步走”战略没有再提GDP翻番类目标,主要考虑的是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发生变化,我国经济发展已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

杨伟民表示,十九大以后,推动经济发展的基本思路可能要进一步完善。一是要推动高质量发展。二是要着力攻克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三大关口,这也是下一步我国经济发展的战略重点。三是加快建设现代化的经济体系,这是未来我国经济建设的总纲领。

十九大报告明确了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及其“两步走”战略安排。杨伟民指出,“两步走”的意义在于,完整勾画了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时间表、路线图。改革开放之初,我们党提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分“三步走”战略目标,前两步目标早已提前实现。党的十六大提出本世纪头20年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这个目标再过三年也即将实现。党的十九大确定,从2021年~2050年的30年将分为两个15年安排。这就使得改革开放以后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时间表、路线图完整了。

此外,杨伟民表示,我党过去提出的奋斗目标是到本世纪中叶基本实现 现代化,现在提出到2035年就要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和过去的目标相比提前了15年。一方面,这说明我们发展的成就巨大,超出了预期;另一方面,也表明未来我国发展的潜力仍然很大,长期向好的态势没有改变。

“大家可能已经注意到,‘两步走’战略安排没有再提GDP翻番类目标。”杨伟民说,这主要考虑的是,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发生变化,我国经济发展已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不再是高速度增长的阶段了。现在产能不足已不再是我国经济发展的主要突出问题,最突出的问题是发展的质量还不够高,所以才提出了高质量发展阶段。在这一阶段,我们不是不要增长速度,而是要通过质量、效率、动力“三个变革”来实现,着力解决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问题。不提GDP翻番目标,是为了更好地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推动党和国家事业全面发展。

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这是否意味着今后将不再追求高增长?杨伟民表示,其实从十八大以来,我们就已经不再追求高速增长了。在过去5年中,党中央做出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的重大判断,新常态的一个特征就是增长速度换挡,从过去的高速增长转向中高速增长。

杨伟民指出,十九大以后,推动经济发展的基本思路可能要进一步完 善。第一,要推动高质量发展。“我国经济发展阶段已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这和过去关于新常态的判断内涵上是一致的、一脉相承的,也是对我国发展实际的一个准确判断。推动高质量发展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内在要求,现代化的本质要求就是发展的质量要高,而不在于发展的速度要多快。

二是要着力攻克三大关口。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经济“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这清楚地表明了下一步我们经济发展的战略重点。当前,我国经济运行稳中向好,今年前三季度GDP增长6.9%,比去年回升0.2个百分点。但是,稳中向好的基础并不牢固,经济发展还没有过关,也就是说还没有过发展方式、经济结构、增长动力这三大关口,这将是一个比较长期的过程。

三是要加快建设现代化的经济体系。十九大报告对如何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作出了部署:坚持一个方针,就是质量第一、效率优先;坚持一条主线,就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三大变革,即质量、效率、动力;建设一个四位协同的产业体系,即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因为现代化的产业要求这四者协同,而不要孤军奋战;另外,要建设“三个有”的经济体制,即市场机制要有效、微观主体要有活力、宏观调控要有度。

产业的改造提升和新经济的发展。此外,经济结构的优化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先行企业多年来在转型升级方面的坚持和努力。希望通过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促进国有企业转变经营机制,以管资本为主完善国有资本管理体制,促进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

北京大学经济研究所常务副所长苏剑:

如果中国经济能够维持目前的增长势头,那么5年后,中国的人均GDP按现在的汇率算会达到1万美元以上,中国离发达国家的水平会大大迈进一步。但是,中国要想维持这样高的经济增长速度,必须采取一些有效的改革措施,切实提高中国的全要素生产率。尤其是中国接下来经济发展的方向是高端服务业,而高端服务业的发展需要一个良好的软环境,这就需要中国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推进依法治国。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

在未来五年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征程中,中国经济将从发展数量和效益提高向发展质量和效率提升转变。

一方面,立足生产和生活消费升级的需要,加快培育和发展新业态、新模式、新技术、新产品,在中高端消费、创新引领、绿色低碳、共享经济、现代供应链、人力资本服务等领域培育新增长点。

另一方面,立足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一带一路”等国家重大战略,打造京津冀、长三角、长江中游、珠三角和成渝5大城市群为经济发展的增长极,区域经济国际化提速。

北京师范大学新兴市场研究院院长胡必亮:

改革开放近40年来,劳动力、资本等要素投入对于促进中国经济增长 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但继续依赖这些要素投入促进经济增长的潜力是有限的,因此在接下里的五年里,寻求增长新动能至关重要。

我认为最重要的新动能就是通过进一步深化改革而不断改进和优化我国目前各方面的制度安排,让更多的制度红利得以更加充分地发挥,包括使市场机制更加充分地发挥作用,改革与完善土地制度,深化国有企业制度改革,进一步健全我国的金融制度等。

北京师范大学金砖国家合作中心主任王磊:

未来五年,中国将在国内进一步深度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稳步实现经济发展从投资和出口双引擎拉动向消费投资出口三驾马车全面牵引的转型。

在经济新常态下,中国经济实现从高速度增长向高质量发展的转型会平稳实现,新兴业态推动中国经济结构更合理布局、更健康发展、更均衡增长,也极大提升中国经济的全球竞争力和对世界经济的贡献率。

中国经济将在未来五年更具活力,在不断创新中培育出更多具有竞争力的新领域,高附加值、高科技含量的产业将是未来五年期间最具潜力的行业领域。

南开大学国际经济贸易系副教授彭支伟:

未来五年,中国经济发展的核心问题是提高增长质量,增强可持续发展能力。

在产业结构方面,未来五年中国的服务业比重将进一步提高,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也会进一步增强。在第四次工业革命推进的背景下,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行业将蓬勃发展,中国庞大的国内市场、完整的产业基础和比较优势的转变将支持中国在新兴行业 的发展竞争中赢得先机。

上述转变将进一步夯实中国的实体经济基础,房地产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可能逐渐减弱,为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提供良好的支撑。

中国与全球化智库高级研究员何伟文:

未来五年,中国将如期实现第一个百年目标,实现全面小康,并开始第二个百年目标的征程。到2021年,中国经济总量将确定超过100万亿人民币,人均GDP将确定超过1万美元。但更重要的是从速度增长转化为有质量的增长。其核心是两方面:第一,大大提高生产率,即向高端、高附加值转型;第二,惠及全体人民的增长,要不断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明显缩小贫富差距、地区差距,全部消灭贫困。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李晓华:

未来五年,中国工业结构中的劳动密集型和资源密集型产业比重将下降,先进制造业、战略性新兴产业等技术、知识密集型产业比重将提高;机器人、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实体经济将深度融合,工业的数字化、智能化水平将提高。

工业领域的产品创新、工艺创新、商业模式创新将更加活跃,产品质量水平将不断提高。工业将更加绿色化、智能化、服务化、高端化,持续向全球价值链的中高端攀升,在更多产品和产业领域成为世界的并跑者和领跑者。

经济学家宋清辉:

未来五年,随着中国改革步伐的逐渐扩大,势必会涵盖更多的经济领域,中国经济无疑将成为全球经济的主要动力。 (下转第15页)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