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折腾的程一电台:用不同的形式陪你入睡/李雷

The Fortune Times - - 目录 目录 - 文_李雷 编辑_曾文广

收听网络音频的用户越来越多,尤其是在深夜。后台密密麻麻的数据也说明了这一点。很多人把微信推送文章时间设置在晚上9点~10点,但0点~1点才是点击次数最多、收听峰值最高的时段。

一个新的市场正在诞生。包括互联网情感热线互助平台绵羊热线APP、为你读诗APP在内的多个平台创始人,都瞄准了深夜音频创业领域……

深夜的传统电台发挥空间有限

每天,时钟指向下午3点,北京的一家录音棚内,低沉的问候声响起,网络电台主播程一站到麦克风前清了清嗓子。再过7小时,这段音频将与那些主打“陪你入睡”“情感治愈”等内容的深夜网络电台节目一样,陆续在各个平台上线。千万用户,播放量22亿次。这是程一电台3年积累的数据。但起初,深夜对程一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时段。

程一曾供职于传统电台。大学毕业后,程一几乎每天深夜在传统电台出现,为听众解决各种情感困惑。 到了深夜,电台听众开始减少,再加上选题单一、互动方式有限,这让他觉得自己的声音“发挥的空间很有限”。

程一电台起步于2014年5月,那时他在甘肃省台播音,每天下班后利用空余时间录制自己的网络电台节目。彼时,荔枝FM等新型音频节目平台兴起不久,没人知道网络电台的前途,而程一可以算是第一批试水者。那时,不仅程一的领导认为他在网络电台上的试探是徒费心力,连同事们也不愿意掺和他的新事业。

然而,程一在当年就尝到了甜头, 2014年尚未结束,通过在粉丝群体里售卖自己的录音CD,他赚到了一笔超过自己一年工资的收入。程一在跟新媒体和新媒体人的接触交流中,发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那个世界里没有传统媒体的优越感,大家想的都是怎么吸引受众、怎么抓住用户,怎么以用户感受为出发点呈现内容。在新媒体的世界里,没有高高在上,没有自以为是,只有孜孜以求,互联网真的把世界变平了!

爱折腾并坚持“播观众之所爱”

彼时的程一还未创业,甚至连自己的微店、淘宝都没有。在意识到声音可以变现之后,程一未加犹豫便从省台辞职。2015年末期,程一吸纳了一些粉丝帮自己进行社群运营; 2016年,程一开始培养团队的内容能力; 2017年初,程一成立公司,拿到魅动力、真顺基金等天使投资,并且在初夏来到北京,以图进一步发展。

如果往前翻阅程一的履历,你会发现他根本是个闲不住的人。2011年左右,刚刚毕业的程一在河南新乡某小型电台播音,月收入800元,扣去食宿费用,基本攒不下钱来。

“太苦了,然后我就去了江苏镇江的一个台,工资涨到了1500元,但是房租也贵了。”试用期刚过,同时入职的一大批新人只能接受被刷掉的命运,程一是其中一个。

但是,即便情况再危急,程一也没有断掉自己“一定要去电台”的念想。宁可没有工作,他也不能接受一个随便的人生。他在网上疯狂投简历,但没有人回应。他就在简历上加

了条件“不要工资”。他向朋友借钱,去全国各地寻找机会,在这种苦日子里熬了半年他才重新回到自己最喜欢的电台,重新开始播音。

程一能有今天的第一个原因,就是“执着”。事实证明,电台绝不是一个稳定的活计,直到2014年进入甘肃省台并最终辞职专心做起“程一电台”,程一辗转了大江南北的数个电台,从县台到市台,从市台到省台,南至攀枝花,北至兰州,离北京最近的是在石家庄,还去过刘强东的老家宿迁。

当然,程一命运多舛不能全赖行业,也有他自身的原因。他特别喜欢折腾,什么都要尝试,播过天气,交通,音乐,情感……任何一个节目缺人了,程一不管有没有经验都主动顶上去,然后边学边做。

一般来说,播情感、夜话节目,主播该有足够多的阅历,才能体恤人心。然而程一硬是顶了下来,没让听众听出破绽,自那时起,程一就坚定了“播观众之所爱”的决心。作为一个情感类网络电台,程一电台能做到国内最大,他身上温暖、贴心、陪伴的这些特质功不可没。

每晚用不同形式与听众互动

每晚10点,为你读诗微信公众号和APP准时推送一首诗歌音频,尝试用更加文艺的形式触达人心,至今已有1500多期节目上线。读诗声音来自不同行业的名人,比如主持人白岩松、歌手李健、演员张国立、作家白先勇,也有很多来自各行各业的普通人,比如律师、警察、老师。这些选题结合时令和社会热点,通过不同行业嘉宾的自然表达呼应日常情绪,让更多的听众从中找到自我。

作为中国心理卫生协会会员,程一常能接触到有关情感困扰问题的咨询——恋爱、分手、职场、欲望。“每个人的终极诉求其实是被听到和 被看见”。程一说,这几年,听众在夜间所表达的内容,正从主要关心两性情感问题,逐步扩展到人际关系与自我发展领域。

程一也曾是渴望被关注者中的一员。在传统电台工作时,他的嗓音屡被评价为“不好听”,但这个生性内向的男人仍然坚持在互联网平台一次次上传自己的声音。2014年,国内主流的音频平台喜马拉雅FM、蜻蜓FM先后分别完成千万美元级的A轮、B轮融资。程一也开启了“用声音陪你入睡”的垂直领域栏目定位,并总是以戴着面具的形象出现在公众面前,“希望凭声音,留给听众更多想象空间”。

程一电台的主要受众是20岁左右的年轻人,其中大多数都是女生。在结婚生子之前,青年的感情丰沛却又没有出口。他们有大把的时间,却常常过着离乡漂泊、缺乏社交的生活。

他们的孤独无处宣泄。大城市的本地孩子即便习惯了周末宅在家里,也随时能找到朋友一起玩,面对丰富的机会,他们显得从容不迫。而外来的青年哪怕热衷于出门逛逛,除了一个人光临商场、博物馆之外,往往不再有别的选择。情感释疑成了其主要诉求。

程一电台每天推送的内容30%源于听众来信,“我们需要做的,是生产出精准匹配用户需求的音频服务内容。现在每个月都能为平台带来50万新用户。”自己的声音被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并接受,这让程一觉得特别开心。

看到网络电台进一步发展前景

接下来,程一的目标是招募一些有潜力的主播,让他们成为程一电台的一部分,为程一电台逐步增加情感以外的节目,比如音乐、搞笑和科普。

现阶段,程一电台节目分为录播和直播两类。录播节目每2天更新一期, “荔枝FM”、“网易云音乐”等28个平台同步播出,每期节目时长 10分钟以内。《见字如面》《程一的声音传情》两档直播节目,分别于每周三、周五23:00~24:00在“荔枝FM”播出。

此外,团队拟在温暖自如的风格基础上打造面向90后的新电台,着手孵化新主播,增加脱口秀、旅行等节目种类。新主播可通过入职公司和签约分成两种方式加入,现已达成合作的主播有25人。

除粉丝自然增长,程一也通过签售活动与听众互动,进而推广“程一电台”。后期,团队还将增加地推、硬广等宣传方式。2017年初,古装爱情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热播,由演员赵又廷带来的有声朗读《给妻子,题我的一本诗集》推文也受到热捧,全网传播收获了超过5000万次的点击量。随后,团队请来赵又廷与英美文学专家、古典音乐家等完成了有声诗集的数字专辑,不久前还进行了实体书及唱片预售。在5万用户的数字专辑销量中,平台用户占了80%,这让他感受到,“垂直用户的黏性和价值是很高的”。下一步,他将借助这个泛人文平台,为15岁~ 35岁的主要垂直受众提供“从精神到实际生活层面所需要的产品”。

目前,程一电台全网订阅粉丝达650万人,节目覆盖“蜻蜓FM”“企鹅FM”等28个音频平台,全网累计播放量超20亿次。据程一透露,项目的盈利主要来自周边产品销售及广告收入。周边产品包括图书、CD、U盘等,广告则分为冠名、贴片、定制节目等三种形式。

凭借知识付费、周边产品电商销售、开展线下活动、出书等方式,被粉丝称为“国民电台男友”的程一成了音频领域的一大成熟IP。当下,程一最看重的,仍然是作品的策划与呈现能力。就像程一说的,“变现目前不是最关键的,先做好内容”。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