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开花的路上须勇于避开那一个个“坑”/张珠容

The Fortune Times - - 目录 目录 - 文_张珠容 编辑_曾文广

早在北京工商大学工业设计专业上课时,江西小伙李立成已经表现出了一种与众不同的“叛逆” ——每个学期,他的旷课率都是全班最高的。他旷课出去干嘛呢?其实,他在忙着提前融入社会。

大学期间,李立成相继在外面找了3份实习工作。

他的第一份实习工作,是在一家广告公司做辅助设计师,给设计总监打下手。可是做了半年之后李立成就辞职离开了,因为他听说学校里开设了计算机制图课。于是,他回到学校,安心学习工业设计师必学的几个软件应用。

在学到了一些计算机绘图常识之后,他又溜出校门找了第二份实习工作——进入一家室内设计公司做设计。他信心满满,因为除了他,所有比他资格老的设计师都不会用计算机绘制效果图。可设计了一段时间之后他才发现,自己所学远远不够。不过,这回他不是回校继续学习,而是应聘到一家为苹果公司、索尼公司提供设计服务的公司做设计总监助手。在那里,李立成边打工边学习,与设计总监配合得很默契。他总能用计算机去表达设计总监的思维,把好想法转化成更加具像的图纸。与此同时,他也跟着设计总监学到了很多东西。

大学毕业前夕,李立成一举夺得北京一个设计大赛的金奖,他也因此获得校“优秀毕业生”的荣誉。大学期间完成3份实习的工作以及“优秀毕业生”的荣誉,让李立成在大学毕业 后找工作时变得异常抢手。但李立成发现,要想真正融入社会并没有那么简单。

李立成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上海一家设计公司做设计主管。但仅仅干了一个星期,李立成就跑了。原来,与李立成共事的人基本都是跟他同一时期毕业的大学生,他觉得自己在这里只有“教授”的功能,完全没办法汲取到新知识。

李立成背着行囊回到北京,进入一家专门做银行柜员机产品设计和终端设计的公司。可很快,他又发现自己不属于这里。围绕在李立成身边的,都是与工业设计不相干的硬件工程师和软件工程师。公司惟一的一名跟工业设计有关联的结构工程师——一位资深老者却经常告诫李立成要走保守路线。李立成是一个创新意识和创新态度非常强烈的人,他害怕在这样的公司呆久了自己的创新思维会被 扼杀,所以再一次离开了。

李立成借助猎头公司又在浙江杭州找到了一份中国手机造型设计师的工作。可刚到新公司不久,他又跟市场部杠上了。原来,每次做设计之前,市场部的负责人都要跑来告诉李立成要怎么怎么设计,他的理由很简单:“摩托罗拉是这么设计的,三星也是这么设计的。”

李立成不服地问:“为什么我们要跟在他们后面做设计?”

市场部的负责人说:“因为他们的设计都被消费者接受了,如果我们也这么设计,消费者也容易接受。”

李立成摇摇头说:“摩托罗拉、三星这么设计,消费者确实接受了,可我们这么设计,就不见得消费者也会接受。”

第二天,李立成提交了辞职信。此时,他不再想拿着简历去找工作了,因为他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自主创业,开设属于自己的原创设计公司。

2003年,李立成在杭州成立了凸凹设计工作室。取“凸凹”这个名字,源于李立成对“工业设计”这4个字的理解。他觉得,工业设计其实就是凹和凸,只有彼此之间不断配合、不同原件组合才能形成一件完美的成品。而为了让公司的名字更有个性,李立成把“凹凸”两字换了一个位置,将较有进攻性的“凸”字放在前面。

凸凹设计工作室成立之初,李立成有点茫然,不知从何下手。有幸的是,在2004年年初,他接触到了上海的

松下电器。那时,李立成上门推销自己的设计业务,接待他的是一名看上去年纪很大的日本老头。老头也是设计师,不会英语,也不会说中文,李立成则不会日语,于是他们的交流变得有点困难。可李立成很快发现,中文和日文的书写有些相通之处,彼此看得懂一点。于是,他们就通过纸笔写一些文字、画一些草图交流了起来。

经过一个下午的沟通,李立成顺利拿下了上海松下电器十几款产品的设计业务。那之后,他又陆续与华为、联想、美的、中国移动等大公司签订了合作合同。与这些知名品牌合作时,李立成有个最大的感受:他们 对原创设计非常支持。比如华为公司要求凸凹设计工作室研究提供“未来的东西”,并且明确说明:明年要生产的东西先不用考虑,你们只管放开手脚,研究五年之后我们需要什么。而这样具有创新意识、大开脑洞的设计理念,正是李立成想要的。

如今,凸凹设计工作室已发展成为一家专业从事用户研究及产品设计,为客户提供产品设计系统解决方案的机构,获得过德国iF产品设计奖、中国工业设计红星奖等多项设计大奖。可以说,李立成的原创之路已走得顺风顺水。

有一次,有个记者采访李立成, 问他当初是什么动力驱使他踏上创业之路,做起原创设计的。李立成说: “我上大学时找的3份实习工作燃起了我对工业设计的热爱,但真正驱使我自主创业的,是拿到精彩履历后找到的那一份份工作。那些工作的确光鲜亮丽,但对于身为工业设计师的我而言,它们是一个个‘坑’ ——我在从事那些工作时,要么怕学不到新知识,要么怕创新思想被扼杀,要么没法拥有自由的设计空间。但也正是因为跳入过那一个个‘坑’,我才明白了一个道理:自主创业才是坚定工业原创设计的惟一出路。”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