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经济泛滥扼杀商业创造力/蔡恩泽

The Fortune Times - - 目录 目录 - 文_蔡恩泽 编辑_曾文广 插画_良友

前些日子,腾讯耗资3000万元投资公众号“差评”的消息在网上激起轩然大波。且不论差评公众号中洗稿大V们的创作手段是否属于变相抄袭,单就原创性而言,显然洗稿大V改头换面的洗稿行为缺失商业创造力,这正是眼下泛滥的IP经济的要害。

所谓IP经济,是指知识产权中可以被改编为电影、动漫、影视剧的“文学财产”,通过一系列商业运作后产生新的市场价值。其中庞大的粉丝量,是IP经济走俏的关键因素。

2015年可谓IP经济元年。一部根据同名小说改编的电视连续剧《花千骨》带来持续走高的收视率,也带动小骨手机、同名游戏等相关衍生产品的兴起,让业界见识了凭借IP撬动商业变现的巨大可能性。

其实IP经济可追溯到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古典文学四大名著相继改编为电视连续剧,神脱乎纸上,形现于影像,凭借少长咸集的粉丝群,电视台靠四大名著播发广告赚得盆满钵盈。

IP经济发展至今,是内容的长期累积性生产,是内容的价值孵化性增值,是内容的衍生效果,也是粉丝集结带来的商业规模。

这种商业模式确实能带来一时市场火爆。回溯这几年,无论是人头攒动的上海迪士尼主题公园,还是帅气又霸气的“美国队长”,抑或风靡世 界几十年的《星球大战》系列电影,每一次“重出江湖”,都能激起粉丝如潮,人们或带情怀,或带猎奇,狂热地消费一把,并带动周边商业。在中国市场,仅2017年的IP电视剧就达数百部之多,其中以玄幻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为代表, IP衍生品遍地开花。2018年, IP大剧仍将形成霸屏之势,成为荧幕作品的主流。

但IP经济的一大软肋,就是原创性不足,缺失核心竞争力。于是就有关于撞题和洗稿等沸沸扬扬的议论。

5月24日,差评公众号发了一篇文章《有一个互联网墓地,埋葬着1059个“死掉”的产品》,这与数字文化内容平台PingWest品玩去年的一篇文章《这里有个互联网坟场,收录了1000多个你可能曾天天用的产品》正好撞题。包括原文作者在内的几名PingWest品玩在职和前员工,在朋友圈发布截图,并配以文字表示对差评抄袭的不满。但差评又反唇相讥,指责PingWest品玩是贼喊捉贼,在5月24日晚差评推送的《大家好,我就是差评那名变本加厉的洗稿作者!》一文中,该作者表示,其实品玩也洗了稿,并附上截图,指出西方科技媒体Engadget首先报道了这个网站,时间比品玩早。这真是“天下文章一大抄”!

虽说“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各执一词,但有一点是事实,无论是差评公众号,还是PingWest品玩,其文章都缺失原创性功底,撞题,还是洗稿,都少了点创造力。这就是IP经济不值得推崇的地方。

首先, IP经济模糊原创和抄袭的边界。这其中,“改编”是一种比较 中性的说法,规避抄袭但又缺失原创性。尽管在情节上有所改动,具体制作上又运用了现代声光传播手段,比如电视剧《西游记》有多个版本,鲜有能胜出最初86央视版本的,浪费了粉丝资源。

其次,IP经济扼杀了创造力。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电影工业和移动游戏业面临同样的瓶颈,老的经典IP正在主导新的市场环境,这几年市场没有明显的原创性脚本推进,而是停留在挖掘和优化老产品,在吃“祖宗饭”。

再次,IP经济因缺失新动能支撑不可能持续。在创新型国家建设中,最关键的是培育新动能。而IP经济只是改头换面“抄来抄去”,缺失创造力,稍有不慎,还会掉入侵犯知识产权的深渊。IP经济眼下红火的景象并不值得赞美,因为它缺失商业创造力。

商业的创造力在于尊重产品的原创性,无论通过什么手段促销,产品本身要有原创性,这是商业创造力的源头活水。

就IP经济而言,在内容上倾注功夫,加大投入,增加原创性,在此基础上培育粉丝量,这样的产品才能经得住市场诚信的检验。

回过头来再看腾讯投资颇有争议的公众号“差评”,腾讯此次投资的逻辑和价值观被不少人直呼看不懂。由于争议较大,腾讯随后不久紧急发布了一则“声明”,表示会重新调查,如与腾讯保护知识产权的原则不符,将协商退股。毕竟腾讯这样的BAT大佬十分看重自己的名声,大概不会蹚IP经济这淌浑水,也不会因蝇头小利而毁掉一世英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