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勤杂工为啥能获摄影金奖?/张珠容

The Fortune Times - - 目录 目录 - 文_张珠容 编辑_曾文广

获得许多个摄影金奖的人像摄影大师梁达明,有一次给一群影友讲述了他摄影生涯中获得第一次金奖的故事。

那是1990年,梁达明在国营老字号“沈阳生生照相馆”里打杂。有一天,在家休息的梁达明闲来无事,就拿出一台海鸥4A相机,并喊来不足2周岁的女儿当模特,开始摄影。

梁达明选择一个挂有黑色画夹子的门后作为背景,让头戴凉帽、身穿背带裤的孩子站在画夹之下。门旁墙上贴有一张白纸,从窗户透进来的自然光,让孩子显得特别精神。孩子太小,站不住,梁达明动作飞快,连续抓拍了几张。当晚,他把相片冲洗出来,却发现画夹在上,孩子在下,画面显得头重脚轻。更严重的是,如果不仔细看,很难看出孩子上方挂的是一个画夹。

第二天一早,梁达明想重新拍摄,就又喊来女儿做模特。可孩子不愿意再拍了。梁达明使出浑身解数哄孩子,终于,孩子同意再当一回模特。这一次,梁达明在孩子右手边放置了一个大大的、插有四五支画笔的笔筒。他举起相机对准孩子,然后耐心等待时机。就在孩子双手插在裤袋、双眼出神看着前方的瞬间,梁达 明“咔咔咔”地按下快门,快速拍了几张。

事后,梁达明冲洗了这几张黑白相片,并从中挑选出最满意的一张,取名《我的未来》,投寄给“全国儿童人像摄影大赛”评委会。没想到,《我的未来》一举夺得了摄影大赛的金奖。中央电视台把这个消息公布出来后,生生照相馆的老经理马上找到梁达明,激动地握着他的手说:“金牌全国就俩,一个彩色,一个就是你的黑白!”说罢,当即决定调梁达明去做摄影师。之后不久,照相馆又破例奖励给梁达明一套两居室的房子。

影友们听罢故事,都说“神奇”。第一个影友问梁达明:“您在摄影时对相机有什么研究吗?您当时使用的海鸥4A相机,拍出来的相片是不是质感特别好?”第二个影友说: “您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一拍就拍出金奖!”第三个影友则问: “我学摄影三四年,拍了不少相片,也向各种摄影大赛投寄了不少,就是一直没得过奖,您能给我提一些建议吗?”

梁达明笑了笑,说:“请允许我讲述完我第一次得金奖前的经历,再回答大家的提问吧。”说罢,他又向大家说起了悠悠往事。

梁达明的父亲梁枫是著名的军事摄影记者,虽然他一生下来就接触到相机,但那时只认为相机是一种很平常的物件。梁达明和那个时代的青年人一样,下乡、当兵。1981年,梁达明从部队复员,被分配到生生照相馆。单位觉得他没啥用,就让他站柜台卖了两年儿童食品。梁达明却没闲着。他开始研究做各种各样的相框。照相馆领导觉得这个项目能赚钱,就给梁达明找来两个帮手,让他们成立一个相框厂。在工作之余,梁达明不断地充实自己。他一方面经常到北京看摄影展览,另一方面在家跟着父亲学拍照、学冲洗照片。学了一段时间,梁达明觉得,再怎么学也只是个照相师傅,这样不行。他想要向更高层次挑战。不久后,他如愿以偿考入鲁迅美术学院,在那里停薪留职学习

了两年。毕业了,他回到原单位继续在儿童摄影部卖小食品。这期间,他在单位摸不着相机,也不敢问师傅,只是站在旁边,一眼不落地看。下班一回到家,他常用父亲的老式相机拍照,有时拍风光,有时拍自己的女儿。但谁也没想到,就是这个卖小食品、做相框的勤杂工居然获得了摄影金奖。

说到这里,梁达明感慨地说: “现在,我可以用我的这些经历来回复大家的提问了。”

“第一,摄影师用什么相机,我觉得不需要特别去研究,因为重要的是相机后边的这双眼睛,以及装着这双眼睛的这颗脑袋。也就是说,工具不重要,用心构思才重要。第二, ‘一鸣惊人’获奖的背后藏的绝对不 是运气,而是一直的努力和不断的练习。第三,我花了十年时间一边打杂一边学习,其中,有五年时间我花在了卖小食品、逗孩子上,然后才换得了一个摄影金奖。可见,参赛需要平和的心态,摄影需要‘十年磨一剑’的精神。请相信,只要你付出足够多的用心和努力,并一直坚持着,那么终有一天大奖会青睐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