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班同学在演艺路上大红大紫她却在另一条路上追求极致

她曾是赵薇、黄晓明、陈坤的同班同学,是姜文导演《太阳照常升起》的第一女主角,但她却在黄金的年华急流勇退,褪去身上的各种光环。

The Man in the Century - - Contents·目录 - 责任编辑/林琳

做公益的路上,她改变了自己,更改变了千千万万孩子们的命运……她就是孔维!

我是北京人艺的演员,跟所有在外的打拼的人一样,我们都会非常关注自己的家乡。2012 年 11 月 19号,一则新闻像刺一样扎进我的眼睛里,贵州毕节有5 个孩子同时闷死在垃圾筒里,而他们都是留守儿童。我就是贵州人,我非常明白贵州十一二月份有多冷,五个孩子衣着单薄,躲在垃圾筒里取暖,结果一氧化碳中毒。当凌晨环卫打开垃圾箱 看到他们的时候,这五个孩子还紧紧的相拥在一起,五个就要绽放的生命就这样离开了我们。

我是妈妈,我知道这五个孩子当中最大的只有 13 岁,而最小的才 8 岁,我实在不敢直视这样的画面,我不敢去想这五个孩子到底经历了怎么的痛苦,在那一刻我除了流眼泪,我在想我们是不是可以为这些留守儿童做点什么。当时我这个想法也得到了我很多朋友的支持,于是我们通过当地教育局的帮助,联系到了贵州省晴隆县规模小学的校 长,这个学校百分之八十都是留守儿童。

我们当时最原始的想法就是捐钱,于是一通电话打过去,表明了我们的想法,而校长居然拒绝了我们的捐款。为什么?校长说,学校现在实行九年义务制教育,孩子们不缺书读,甚至有很多孩子连书本费都是免了的。那么这个钱肯定只能给家长,家长拿着这个钱到底是买了酒喝,还是还了赌债,他不敢保证,第三,他说,他真的不希望孩子们学会跟人伸手要,跟人张口哭穷的习惯。第三条听完了我们都非常的羞愧,但同

时也很感动,于是我们坚持要去学校见到这个校长。

当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惊奇的发现,我一直以为电话那头的那个老头居然是一个 30多岁的年轻人。我问他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待着,他说他就是当地人,因为大学毕业分配到这里,发现这里的布依族孩子都不会说普通话,可他就想让孩子学会说普通话,于是在这一待就是九年。

随着进一步的了解我们才知道,其实有很多的爱心人士都在为学校捐款、捐物,包括修校舍、捐一些电话、电教设备,但是校长说他们最缺的是老师。是的,如果没有站在讲台上的那个人,再好的校舍不过是一堆石头房子,而那些电脑大多都没有拆封,放在那里,因为没有人会教,落了厚厚的一层灰。其实我真的不明白,我们国家有那些多的大专院校,每年可以培养出那么多的老师,可为什么在他嘴里说出来,这里的老师简直就像大熊猫一样的稀缺。

后来,我们也走了很多的学校,慢慢的我们才知道,乡村教育,教师紧缺有很多种原因,但是最重要的有二点:第一点就是下不去,因为没有人愿意下去,我举个例子,我们的兰蛇坡小学,光去年教育局就先后派了四个公办教师去这个学校,而这四个年轻人都只走了一半路,就放弃了。用他们的话说,情愿不要这个公职,我们也们也不想在这样的地方受苦。

那这个地方到底有多难走,我举个例子,我最害怕去的就是贵州的晴隆,有一个二十四道柺,就是这条路,我去一次会怕三天。可如果拿这条路跟我们兰蛇坡小学来比的话,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曾经我们跟这四个人一样,我害怕去兰蛇坡小学,我拒绝,我找了很多理由跟我团队的小伙伴说,求求你们别让我上去,我真的害怕坐长途车,我害 怕上这个山,真的别让我上去,我怕死。

当然最后我还是去了兰蛇坡小学的,因为我希望上去看看那的孩子。我记得我第一次去的时候,是一个当地教育局一个非常有经验的老师傅开车带我去的,我发现他一路都在做深呼吸的动作,也许他认为这样可以缓解他紧张的情绪。那么我呢?我的大脚指头都攥成拳头了,我真的浑身瘫软,因为我们的车就在悬崖上开着。这样的地方确实没有人愿意去,但是去了那条路以后,再走这条道,就跟玩似的。

乡村教师紧缺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留不住,因为有很多的支教老师都是外乡人,他们怀着一腔的热情,来到这里会发现,原来这里的条件这么的差,工资待遇低,孩子们接受能力也差,也许连沟通语言都有障碍。那么,一波又一波的这种打击,即便没有把他们给吓跑,留下的可能也就待两三个月都走了。

由于人才流失,所以乡村有很多学校只能保证最基本的语文和数学。那么,孩子从来没有上过体育课,没有画过画,有的可能连小学都要毕业了,国歌都不能完整的唱出来。意识到这一点以后,我们的思路有了一个大的调整,我们从一开始希望为学校捐钱、捐物,改变为我们希望能够为学校的软件建设做一些事情。既然他们缺老师,那我们就招老师好了,我们希望给这些学校配齐,包括音乐、体育、美术、计算机还有英语这样的课程。于是我们就开始招老师,做培训,我们让当地的人去教当地的孩子,就这样慢慢的我们有了第一所学校、第二所学校、第三所学校,到今天为止,三年当中我们已经有了十二个项目学校,48个老师,直接受助孩子达 3000 多人。

一定也有人会想问我说,孔维,在教育资源本就匮乏的现在,你为什么非要让孩子会画一幅画,会唱一首歌?那 么我想说,因为我们面对的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留守儿童,而这些孩子父母长期不在身边,学校几乎是他们受到教育和情感疏导唯一的地方。但是音乐、体育、美术这样的副科课程,恰恰在这个层面上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也正因为我们看到这些副科课程的开展,有很多的孩子正自信快乐、学得的有礼貌了。

有一个男孩叫岑心爽,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几乎不理我,我无论跟他说任何话,他就跟听不见一样。因为,其实我知道因为妈妈去世了,爸爸常年在外打工,疏于对他和妹妹的照顾,而这个孩子已经学得拒绝跟外界交流,这是他内心脆弱的一种表现。就在今年六月份,我把他和妹妹接到北京,我们一起过了一个六一儿童节。吃饭的时候,他跟老师坐在另外一张桌子,我就看见他七柺八柺的往我这边跑,结果他跑到我的面前,他拿了一个冰激凌举到我面前说,孔妈妈你先吃。

那一刻,我突然泪崩了,我没有想到我会是这样的一个情绪,因为他让我想起了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样子,他让我想起了他后来开始慢慢接受我们的样子,他让我想起我今年年初去学校孩子们站在那个学校门口迎接我,那个小姑娘因为跑的太快了,到我面前一下子被我撞倒了,我伸手就摸摸,对不起,对不起,那孩子躺在地上说,没关系,我已经想你很久了!

今天我站在这,我就想向那些一辈子就战斗在乡村一线的那些老教师致敬!我也希望呼吁更多的年轻人能够回到我们的家乡,学习的目的不是为了脱离贫困的家乡,而且为了让家乡脱离贫困。我们坚信,支持一个好老师就能够帮扶甚至上百个孩子的未来,我们也相信只要你付出就一定会有收获,我们坚信让孩子拥有一个快乐的童年,他们的未来就会更美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