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工场张巍:影视立足,娱乐立业,文化立世

俗话说:“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高”。十年之前年,沈南鹏离开携程加入了刚刚进入中国的红杉资本,熊晓鸽带领IDG完成了最初的互联网投资布局,徐新离开霸菱投资,创办今日资本……

The Man in the Century - - Contents 目录 -

天下”,张巍在入学前就给自己定好了位:不读死书,锻炼能力,结交朋友。他开始思考如何才能脱颖而出,“打篮球”是他想出的敲门砖。每天他都会去打几个小时的篮球,入学时的小个子在1 年长了 8 公分,而他的“上位”之路也正如他规划好的:学生会体育部部长、篮球协会会长、管理学校健身房、组织篮球赛,一切顺风顺水。当然,张巍也未就此满足,利用自己的人脉资源以及篮球协会每年收到的六七千块的会费,张巍做起了卖球衣、球鞋的生意,小赚了一笔。这个故事里,他既是创业者,又是GP,似乎和未来有着千丝万缕的牵连。 10 年后,继承他们衣钵的新生代80后投资人们开始逐渐展露头角。他们中有些创办了自己的基金,有些人成为机构中中坚力量。在投资行业中,他们代表了未来的趋势,也是创业者梦寐以求见到的“伯乐”。在他们身上可以看到下一个“风口”,下一个“独角兽”,下一个沈南鹏和熊晓鸽。而这其中不得不提到优秀的一位娱乐工场创始人张巍。一边厢是窘迫,一边厢是风光;一边是吵闹赌坊里摇晃骰子的孩童,一边是紧张谈判桌上拍锤定音的老板;一边是千岛湖旁推销菊花茶的业务员,一边是往来鸿儒高端宴会的座上宾……表面上看去,张巍的人生赫然有条分界线,实则影影绰绰晕晕染染,无形中自成人生。

赌场里的耳濡目染,学校里的“上位”之路

张巍出生在浙江温州文成,村里一度好赌成风,父亲也曾是好赌之人,张巍从小跟着父亲混迹各个小赌坊,“经常在不同家的床上醒来,被不同的叔叔阿姨叫醒上学。”电影里出现的欠债还钱围追堵截跳楼的场景,小小年纪的张巍都早早见过。如今张巍早已实现了财务自由,却再未坐上赌桌。赌桌边的那几年虽不那么积极阳光,却也被张巍视作一段宝贵的人生经历:学会人情世故待人接物,理解节制克制输赢起伏。15岁那年,张巍离开老家去杭州读中专,那时同学们的生活费大概是 800元,而张巍每月只有200元。“定位定

大染缸里的人间万象,小商场里的世态炎凉

毕业后的张巍带着第一桶金回了老家,和哥哥开起了大排档,但好景不长生意失败,张巍揣着200块钱去了城里。临走时,哥哥塞给他500块,他愣是狠心拒绝。回忆起来,张巍说,当时有股破釜沉舟的劲儿,如果当初拿了,如今处境可能就大不同了。进了城的张巍先跑去了劳务市场,最后以 800元敲定了一份推销润滑油的工作,从此,他每天骑着摇摇晃晃的自行车,早出晚归地去各个修理厂铺货。一个月后,张巍又匆匆赶向下一个目标:杭州。刚来的他人生地不熟,甚至在火车站熬过了几晚。白天又要跑去劳动市场找糊口生计:搞消防的、卖马桶的、做环保的……张巍通通都面试过,

最终选定了和自己专业较为契合的环保工作。然而来到工作地点张巍傻了眼,所谓环保工作只不过是去千岛湖推销菊花茶。而且市面上普通的菊花茶不过三五块钱,他要推销的仅成本就已8块,推销难度可想而知,每月想拿到500 块的底薪就已足够艰难。意识到这一点的张巍又开始寻觅兼职:卖粽子、酒吧端盘子,20岁出头的他每天要打三份工来养活自己。那段时间,为了省钱,张巍和 7个民工一起住在殡仪馆附近的工厂里,房屋破烂不堪,漏雨不过是家常便饭。见过百种人,尝过百种人生,张巍常说,每个人都得经历,吃得了多少苦,就能享多少福。“我们农村有句老话:苦竹根头出好笋。在特别差的环境里生长的竹子,下面出来的都是好笋。”的确,张巍的人生每几年就是一个新台阶,当时打着三份工的他每月已有了 2000 多元的收入,而他又继续奔赴下一个战场:长城影视。张巍的工作是广告业务员,性质类似卖保险,无底薪高提成。刚开始的两个月,张巍颗粒无收,甚至想过放弃,但突然一天,一笔 28万的大单降临,若是能敲定张巍将赚9万之多!然而兴奋期还未过,同事以 18万底价抢走生意。“我今天丢了 9万,以后就能拿回来 900万。”这是冷静了几天后的张巍的内心OS,此后的一周,张巍在一天内连出三单。后来的日子,张巍经常一天几单的生意,利用片区经济,找关键人物是他的开山妙道。“我去桐乡就找羊毛商,海宁就是皮革,嘉兴就是小家电,温州就是皮鞋,义乌就是衬衫。蛇打七寸,做生意要找到核心关键人物,做生意有重要人物做背书很重要。”此后,成为广告代理商,创立华威传媒,赚到人生的第一个 50 万,买车买房,给家里翻盖洋房……谁都没有料到这个当年混迹于赌场的孩童,会成长成今天的模样。投资界的默多克,传媒界的巴菲特罗伯特·清崎的《富爸爸穷爸 爸》一书中列举了人生的四个象限:即ESBI象限理论。第一象限是打工仔,第二象限是职业经理人,第三象限是企业家,第四象限则是投资人。彼时的张巍正徘徊在第三个象限,改变他坐标的正是这本书。2008 年,张巍成为浙商创投的LP,正式踏出职业的第四个象限——投资行业。两年后,张巍成立了天使投资机构万嘉资本,让他一战成名的聚美优品,1年赚了 20多倍的团P网都是这段时间的战绩。“陈欧是我在投资行业遇见的第一个贵人,”提起当年几十万投资的聚美优品,张巍更多的是感激,比财务回报更为重要的是陈欧将徐小平、王强引荐了给他。按张巍的回忆,2013年底的一天,徐小平和他聊到了凌晨三四点,苦口婆心地劝他离开杭州去北京打拼,“你现在虽小有成绩、小有名气、小有财富,但应该有更高的追求,做更有意义的事。”如此,2014年1月,娱乐工场正式成立,张巍成为“场主”,机构名字来自徐小平,其slogan“超越艺术的价值”则来自王强。其LP阵容也颇为豪华:除了徐小平、王强、马东、胡海泉等投资圈创业圈人士,也有时尚圈的时尚传媒集团董事长刘江、七匹狼董事长周少雄、Kappa总裁陈义红等,还有影视艺术圈王中磊、唐季礼、曾志伟、徐峥、郑恺、吕忠平、陈赫等诸多红人。而专注娱乐文化行业,除了张巍的个人爱好,更多的是对行业的预判。“未来 5-10年是文化行业的高速成长期,它是逆周期增长行业,经济下行期,文化行业却可逆势走高,失业时、股票亏损时、传统实业衰退期,人们更喜欢电影等文娱产品。近几年院线电影已经呈现井喷之势,网络电影、网络剧、网络电影等网络内容也正暗潮涌动,将会出现爆发增长。”如今,娱乐工场已是国内最大的娱乐文化天使投资机构,两年时间已投资了 70多个项目,其中一半布局在了影视行业。 在影视投资领域,娱乐工场的策略是三管齐下:投资股权的助推,投资内容的助力,对接资源的助飞。在天使投资方面,2014年娱乐工场投资了百年影业,出品了第一部作品《栀子花开》,如今估值已达 4、5 亿,投资回报达数十倍;投资了电影营销公司无限自在,已在去年年底登陆新三板,成互联网营销第一股,是炒红《煎饼侠》、《烈日灼心》、《滚蛋吧!肿瘤君》、《夏洛特烦恼》这些“大卖”电影的幕后推手;此外,投资七娱乐、淘梦网等互联网影视相关公司的回报目前都已超20 倍。在内容投资方面,张巍还参与投资出品了《老炮儿》、《栀子花开》、《大圣归来》以及即将上映的由管虎、滕华涛、张一白、高群书、张猛五大导演联合执导,章子怡、彭于晏、佟丽娅、周冬雨等九大明星主演的《奔爱》。张巍常说,投资电影看的不是盈利多少,而是亏损的可能性。《老炮儿》无疑是近来叫好又叫座的国产电影,“故事另类、话题性够强、冯小刚首次做男一号、搭配时下最火小鲜肉李易峰吴亦凡,再加上华谊出品,亏损的可能性很小,闭着眼投就好了。”目前,《老炮儿》票房累计已近9亿元,娱乐工场收获的不仅仅是财务回报,更是江湖地位。在对接资源方面,娱乐工场则会帮助影视公司对接自身在娱乐圈、时尚圈的名导演、名编剧、名演员、名宣发等方面的资源,实现快速成长。如今,娱乐工场也在聚集导演资源,投资了王岳伦、唐季礼等知名导演。投资圈有赌赛道、赌选手,而张巍选择专注娱乐行业则是“包山头”。投资界的默多克,传媒界的巴菲特,这是张巍微信上的个性签名,同样也是他的奋斗目标。“三年之内,娱乐工场或是我个人出品的或是投资的影视公司出品的电影将占到市场上的1/3。”张巍说,他有三个五年规划:影视立足,娱乐立业,文化立世。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