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建章“垂帘听政” ,视腾讯为“终极对手”

The Man in the Century - - CONTENTS·目录 - 责任编辑/李雪曼

032

1 1982 年,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电脑笑脸诞生在美国,我国教育部开了个会,要求推行计算机教育实验,同时宣布举办第一届全国中学生计算机竞赛。15岁的梁建章在这次竞赛上遇到了 14岁的沈南鹏,一个是初中就能用程序写诗的电脑天才,另一个是精于数学的计算小能手。这可能是互联网史上最小的相逢。35年后的今天,一个坐在上海互联网的头把交椅上,另一个则是全球禾商(祖籍嘉兴的商人)首富。 再次相逢时,曾经15岁的梁建章“忽悠”着比他小一岁的沈南鹏参与他的创业项目携程。提创办携程这个建议的是季琦,他可能是中国惟一一个三次带领公司登上纳斯达克的人。1999年,和携程一起冲浪的还有阿里巴巴、当当网、盛大。那年三月的季琦已经不是那个走8公里回家没饭吃,不敢开口说话怕被上海人取笑的穷小子了。他和梁建章俩人,妻子都不在身边,于是经常出去喝酒,才有了创办携程的那个酒局。后来,他们又找来了沈南鹏做 CFO,范敏补足没人涉及过旅游业的短板,梦幻团队就在上海的鹭鹭餐厅成形了。上市敲钟前一年,季琦和沈南鹏就跑出去创办了如家,后来季琦去开汉庭,沈南鹏去搞投资,只有范敏对梁建章不离不弃。梁建章生着一张娃娃脸,爱笑,喜欢休闲打扮,说话和李彦宏一样温声细语,不过语速稍快一点。思考问题的时候喜欢低着头,侧向一边,眯着眼睛,让你不至于沉浸在极富亲和力的学者形象中,忘记他身为企业家的锐利。2006年,他就和马云一样狂妄了,

说出“行业里拿望远镜也看不到竞争对手”这样的话;现今王兴谈了谈互联网企业多元化,他亲自发文反驳;去年他说应该加大力度投资大城市,因为大城市各方面投资回报率都更高,而不是把钱投到小城市或者中西部。除了大城市投资回报率高,梁建章还说到人口聚集在大城市的话,像携程这样的企业能够更方便的雇到更多更优秀的大学生。企业家披上了学者的外衣还是企业家,他骨子里还是一个商人。在 2006年说完找不到竞争对手的话以后,他跑到斯坦福去念经济学博士。

2在一次采访中,他说博士才有足够的知识积累,可以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着眼经济学,他认为这门学科对研究经济趋势和管理很有帮助。目的性很强, 但读书期间,携程却被一帮后起之秀打得找不到北。首先冲入营盘的是艺龙,要知道梁建章走之前,艺龙被携程压得喘不过气来。而他读书期间,艺龙的股票从7 美元涨到 14 美元,携程从 30美元跌到10 美元。在回归之前,艺龙订单速度连续七个季度领先携程。2012 年初,他接到老朋友的电话,这位老朋友定了对手家的机票。“真的比你们便宜啊,而且服务也好。“很少有人能看见背后的路,所以各种比赛里紧要关头第二名逆袭屡见不鲜。幸好有老朋友这个电话,打破了携程“无敌了,不需要加班,不需要招更强员工”的梦境,梁建章在火线上又接回曾经交给范敏的交接棒,范敏这个人,用 20年做得出一碗极致的乌冬面,但商业战争这种事梁建章还是更为果敢。

员工汇报工作让人不满意,范敏会分析指正,梁建章可能就懒得听你说完就直接出去了。在开会时,范敏会说“你们两个下去商量个结果出来”,梁建章则要求他们立马拿出方案。艺龙掀起了价格战,范敏不接战吃了亏;梁建章却调来5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梁建章回归后,携程立马转守为攻。此时已经站在了巨人肩膀上的梁建章,已经看到了新时代。“鼠标+水泥”的战略被他替换成“拇指+水泥”,他要在移动端下一盘大旗。单独拆除移动业务,许下超高的股权激励,鼓励员工内部创业,大肆投资移动创业公司然后带着携程的技术人员去考察。很快,一大批 APP出现在市面上。他一改范敏提醒员工多休息的作风,早上八点就要开会,晚上带头加班。打破金字塔式组织结构,分成一个个团队,独立采购自行决策。亲自试用产品,告诉负责人“做不好就走人”。一家“养老院”又变回了创业公司,紧张的气氛不断的发酵。有一段时间,艺龙北京公司的人频频跳槽,后来发现都被艺龙隔壁一家公司高薪挖走了,那是一家名叫携程的友商。梁建章带回来的可不只是眼光和对公司决策制度的调整,这种凶狠的獠牙才是对手最怕的,一时间大家都有些怀念温柔的范敏时代了。2014 年 4 月 17 日,艺龙和同程在北京举行“艺起同行”发布会,宣布两家联手,共同御敌,目标直指携程。

但半个月不到的4月底,携程宣布以超过2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同程约 30%的股权,同程转投携程怀抱。其间发生的各种故事也是极为精彩,坊间传言说是早前携程先找艺龙在北京维景酒店谈了一次,但好像没有太多结果。4月 17日同程与艺龙宣布合作当晚,吴志祥收到携程短信说梁建章想到苏州来谈谈。吴志祥也算是打过大仗的老江湖了,“谈呗,何况是来苏州谈”。梁建章从上海开车过去,希望找个离高速出口近的酒店,吴志祥叫手下人安排。谈判当天到达酒店才发现定的是苏州维景酒店,把梁建章给吓了一跳,因为与艺龙的谈判是在北京维景酒店。尽管吴志祥有自己的小心思,不过这场谈判中梁建章还是达成了自己的目的,最后才有同程倒戈的桥段。当天晚上,吴志祥主动给艺龙 CEO崔广福发了短信,称同程“根据自身战略选择了业务合作伙伴和资本合作伙伴”,并强调这是“意外”。同时汉庭也宣布从艺龙下架,携程 突然就从一块步履蹒跚、尾大不掉的肥肉,变回了那个人多势众、三头六臂的“OTA大家长”。艺龙连续亏损了 5个季度后,携程联手铂涛集团收购其股权。沈南鹏分别是这两家公司的独立董事和股东,携程四君子大获全胜。

3而另一个上海天才的去哪儿也是在梁建章读书期间崛起,这更是日后携程的心腹大患。庄辰超这个人,从小到大都是奔着梁建章去的,走的都是梁建章走过的路。如果庄辰超早生了7年,怕就在上海少年宫和梁建章成为师兄弟了。梁建章初中的时候是上海滩远近闻名的“电脑小诗人”,庄辰超 1988年小学毕业的时候能用少年宫里的苹果电脑敲出几十个程序了。1997 年,他开发出中文搜索引擎“搜索客”,卖掉套现。然后又创办了鲨威体坛,半年后成为全国最大,卖掉套现。“拿了钱该干嘛就可以干嘛,多 好!”他拿着大把的现金去美国浪了几年,这听起来是不是很梁建章?梁建章第一次感到没有对手并跑去美国读书的时候,把携程的股票卖了一大部分。玩腻了的庄辰超,听说梁建章在线订房卖机票赚了 15 亿,决定抢他的蛋糕。梁建章在携程“拿望远镜都找不到对手”的时候去美国,庄辰超从美国回来创办了去哪儿。2011 年底,去哪儿的月搜索量就超过了携程。当 2013 年梁建章再上火线,在办公室思考破局之策时,庄辰超在纳斯达克敲钟。2015 年 5 月,携程宣布成为艺龙第一大股东,几乎同时百度就和庄辰超挑明了,正在和携程谈两家合并的事情。8月的时候,去哪儿向商务部递交了举报材料,庄臣超是想借用政府的力量扳回一城,结果调查结果还没出来,去哪儿 45%的股份就被百度换股卖给了携程。去年,梁建章再次卸甲归田的时候,蚂蜂窝 CEO陈罡就高兴得很,还说了句“未来的旅游市场里,少了一个伟大的对手”。话的热乎劲儿还没过,那头携程就发出声音“这次的管理层变动类似于马云当年辞去阿里巴巴首席执行官职位”,大家心里都在想,只不过没说出来:这也不就是垂了个帘子吗?陈罡对梁建章的描述是“对手”,这话听起来很奇怪,要知道往前推个两三年携程并购蚂蜂窝的消息还是满天飞,彼时的陈罡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是遮遮掩掩,说的是“不方便透露”,不是直接否定。事实上,媒体上对梁建章这次隐退大多数声音还是不错的,一来是梁建章回来三年的时间里确实大刀阔斧帮携程稳住了阵脚,二来是大多数人觉得像马云那样也并没有什么不好。

4同程和艺龙合并的消息,从 2015年开始每年都要传好几次。最近一次是在今年8月,两家合并都说怕是要捆绑上市了。关于这次合并,有消息说是得到了梁建章的首肯的。两家上市背后最大赢家是携程这事儿,大多数人都是认同的,毕竟携程是艺龙第一和同程第二大股东。但有少数人却不这么认为,他们就觉得艺龙和同程合并怕是会成为去哪儿第二,又开始和携程一较高下。这些人没明白两点,第一是如果这件事真的如此颇具威胁,梁建章会点头?第二就是就算发展成为去哪儿第二,在梁建章心里也不过就是第二个去哪儿罢了。有一个细节是,梁建章回归的时候,曾号召全携程员工都学习数学和经济学。所以,到底是梁建章已经计算好了这次交易背后各种纷繁复杂的数学模型,保证收益,还是被帘子遮住了眼?我们不得而知。

前不久,梁建章在一个大会上演讲时用的 PPT 中,一句话道出了他眼中的旅游行业格局——“Ctrip’s ultimate competitor is Tencent”(携程的终极对手是腾讯)。换言之,就是梁建章的眼中只有巨头,而且只有腾讯,其他人大多是看不上眼的。

这个标题起得让人心存疑窦,为什么携程的终极对手是腾讯,要知道梁建章在两年前喊出的还是3年超过京东, 5年超过天猫,10年超过淘宝,想来想去也不关腾讯什么事,甚至在携程入股同程那件事上大股东腾讯立马就答应了。那么究竟是什么让梁建章敢说出这样的话?在梁建章眼里,腾讯到底比京东或是淘宝强在哪里呢?唯一的合理解释怕就是腾讯的流量了,就像刘强东说的,腾讯就是一座大金山,京东只下了一铲子,未来要花四五年来挖这座流量金山。在流量这件事上,梁建章乃至携程来说都是有阴影的。阿里的流量出了个飞猪,美团的流量就出了个美团酒旅,最主要就是当年百度的流量还养出了去哪儿,这在当年可是一场异常惨烈的战争。战争最火爆的时候,庄辰超甚至曾经跑到携程的总部大楼里挖人,他的强势高调一度让携程难以招架,以至于外界传言他真的会逆袭梁建章。所以说,流量成了梁建章的最大的恐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