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台宝马艺术车似乎并不是在艺术世界与速度世界之间搭建起桥梁,而是拆除了本应建在两个世界间的桥梁,让艺术的归艺术,大众的归大众。

The Motivo Magazine - - BMW ART CAR -

术车背离了艺术车的初衷:“尽管宝马艺术车项目在不久之后又重新展开,但却改成了在民用车上进行创作,这和我最初在赛场上向大众展现现代艺术与速度结合的想法大相径庭。所以民用型的“艺术车”是我的非婚生女儿,她们在我心目中的地位自然是比不上我的婚生女儿——那些基于赛车的艺术车。”

“再后来宝马也意识到他们的做法违背了艺术车的初衷,于是回到了在真正的赛车上进行创作,就此他们找了Jeff Koons在一台赛车上创作了艺术车,我是该次创作的介绍人。后来我们把这件作品拿去蓬皮杜艺术中心进行展示,效果不错。但一开始我对Jeff Koons是心存疑虑的,他以往的作品过分激进甚至哗众取宠,我起初觉得他未必能理解赛车这种全民狂欢式的运动,作品的格局可能会过分小众,但事实上他完成得很出色很成功。不过这件作品在我眼中属于我收养的女儿,因为我从来没有真正驾驶过它。显而易见的,我最喜欢的作品是最初的四件,我的婚生女儿,它们也是我年轻时的美好记忆。”

关于第18台宝马艺术车的期待

在上次与Poulain见面之时,来自中国的艺术家曹斐已被选为第18台宝马艺术车的“作者”,我也就此问了Poulain的想法。正如我想的那样,Poulain对首台即将诞生在中国艺术家之手的宝马艺术车充满了期待。

“必须说我感到极其高兴,能与曹斐在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首次会面。当时是宝马组织的一场记者招待会,旨在向全球媒体展示即将被创作的白车和两位艺术家——曹斐与John Baldessari。曹斐是一位非常迷人的姑娘,后来我在宝马法国举办的一场晚宴上再次见到了她。我希望她能够理解,她创作的这台‘艺术车’不是用来给博物馆陈列的,而是用来比赛的,她的作品应该具有大众基础,要让尽可能多的群众理解她所想表达的意境,而不应该是一件复杂晦涩的作品,一定要大众化!要适合全球最重要的汽车赛事及规模最大的全民狂欢。”

Art Car与Pop Car

在会面结束之际,Poulain送给我一本名为《BMW Artcars》的半官方图书,并强调这本书并不能完全反映他对于艺术车项目的初衷。最能真实反映他有关艺术车初衷的书籍是早年由他亲笔所著并限量出版的《我的Pop Cars》。可惜因为该书已经绝版,他没有多余的赠送给我,我只能在他的办公室里大概翻了翻他自己留下的唯一那本。在《我的Pop Cars》里,不但收录了Poulain 视为掌上明珠的早期宝马艺术车,还有他心目中的其他“婚生女儿”——那些后来并非宝马赞助的艺术赛车。

通过对两本书的对比,我突然发现“艺术”这个给人以雅致和有点高高在上感觉的词汇并不能准确地表达Art Car的初衷。相反,Pop Car才应该是这一系列艺术车和之后的宝马艺术车应该坚持的路线。Pop也就是Pop Art,波普艺术,也叫通俗艺术,是一种起源于1950年代,相对新兴的艺术类别,是一种通俗的属于大众的文化主题。这正是艺术车创始人Poulain心中他们应该有的样子:“具有大众基础,让尽可能多的群众理解她的意境,不应该是一件复杂晦涩的作品,要适合全球最重要的汽车赛事及规模最大的全民狂欢。”

今年5月31日,在北京民生现代艺术馆,由中国艺术家曹斐主笔的第18台宝马艺术车正式发布,我在法国通过微博和朋友圈观看了这场发布会的“直播”。可无奈,“看不懂”是我听到的现场嘉宾对这款车最多的评价之一。要通过特别的APP才能观看到创作的具体内容,并通过一段短片来理解创作者想要表达的意境……由此可见,本应该面向大众,拥有最广泛群众基础的Pop Car,终于升华成了普罗大众对于艺术最初级的感受:晦涩难懂、曲高和寡。第18台宝马艺术车似乎并不是在艺术世界与速度世界之间搭建起桥梁,而是拆除了本应建在两个世界间的桥梁,让艺术的归艺术,大众的归大众。另外我也很好奇,宝马准备通过何种手段在比赛时向现场和电视前的观众展示这款艺术车速度的一面?让所有人去下载那个传说中的APP吗?还是反正我的艺术你不懂,你只要看到宝马的碳纤维制造工艺就好了?

当现代的表现手段尚无法拥有最广大的群众基础时,还请将艺术车还给大众!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