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A C K T R A C E

The Motivo Magazine - - BMW ART CAR -

2017年1月中旬的某一天,在位于巴黎香榭丽舍大道马赛尔·达索广场的埃德艺术品拍卖集团总部,我再一次见到了埃德拍卖行荣誉主席——被誉为全球最速拍卖师的Hervé Poulain先生。老先生热情地把我迎进他的办公室,同时为他不甚正式的休闲装道歉:“刚从乡下小屋度假回来,还没来得及换身像样的衣服。”可我倒觉得,比起此前数次在拍卖会场见到的西装革履、不苟言笑的他,今天的Poulain倒更像是一位和蔼可亲的邻家爷爷。

进入老先生的办公室,首先吸引我的是书柜上的一张老照片——中年的Poulain穿着赛车服,头顶镶嵌五角星的绿色军帽,身边陪伴着两位身着“古装”披着绶带的礼仪小姐。“您去过中国?”我有些惊讶。“是啊,那是在1994年,我去珠海参加在中国举办的首届国际性GT赛车锦标赛,虽然比赛成绩一般,但在中国的一周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国家!”因为这张照片,我和Poulain的距离从此前的一个在拍卖台上、一个在拍卖台下,迅速拉近到可以唠家常的地步。这次会面的主题——Art Car(艺术车)就此展开。

艺术车的起源

让赛车具有鲜艳的色彩这件事其实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那是1900年6月14日,法国举办的巴黎至里昂Gordon Bennett Cup(戈登·贝奈特杯)汽车赛上,组织者用不同色彩以区隔参赛车所来自的国家。蓝色代表法国、黄色代表比利时、白色代表德国、红色代表美国。再往后,这一国别涂装系统又加进了“英国绿”、“意大利红”以及“德国银”等其它颜色。进入六十年代,随着赛车圈商业氛围的日益浓厚,在美国已经流行数年的赞助商涂装在1968年第一次被国际性汽车赛事认可,红白的万宝路、蓝橙的Gulf、黑金的JPS等一系列烟酒商的代表色也随之成为赛车文化的一部分。这之后诞生的艺术车却更像是浓厚商业文化里的一股清流——个性又极富感染力。而艺术车真正的创始人正是此刻坐在我对面一头白发的Hervé Poulain先生。

“发挥你最大的想象力,让我们回到1975年……” Poulain打开了他的话匣子。那年他35岁,毫无拘束地留着一头艺术范儿的飘逸长发,是一名整天与现代艺术品打交道的艺术品拍卖师。与此同时,他更痴迷于速度带来的激情,所以在拍卖场以外的另一个身份是赛车手!他时常开着Alpine A110 Berlinetta以及Gordini的赛车参加一些拉力赛事。“当年的F1赛事远没有今天的传播度,那时最受人关 注、传播度最高、最著名的汽车赛事是勒芒24小时耐力赛,我对参加勒芒充满渴望。与此同时,我希望做点什么来联系上我的两个职业——缤纷绚烂的艺术世界与激情四溢的速度世界。” 这便是艺术车的原点。

今天,我们看到奢侈品制造业、工业企业等会时常邀请艺术家对他们的产品进行一些艺术创作,但在1975年,艺术世界与工业世界是两个几乎完全隔绝的世界,Poulain正是想通过艺术车在这两个世界之间架起一座沟通彼此的桥梁。Poulain也同时发现,大部分热爱赛车比赛的观众由于缺乏关于艺术知识的教育,在他们眼中现代艺术完全是一个未知世界。因此他希望通过艺术车向这部分庞大的人群展示艺术的魅力,让艺术车点燃他们对艺术的热情,并成为他们得以轻松步入艺术世界大门的一把钥匙。“我也希望驾驶艺术车驶上对我而言如同奥林匹克般神圣与重要的勒芒24小时赛的跑道。”

启动艺术车的钥匙

在Poulain看来,艺术车本身并没有太大难度,最大的难点是为这个项目找到赞助商,赞助艺术车的同时也赞助Poulain的勒芒之梦。“我当时带着想法找了许多家公司,他们中的绝大部分无法与我产生共鸣,理解不了这个项目背后的理想与意义。”直到有一天Poulain把他关于艺术车的构思告诉了好友Jean Todt。如今已是国际汽联主席的Todt当时还是Poulain赛车手职业的同行 ——拉力赛车领航员。Todt让Poulain去找宝马碰碰运气,因为在Todt看来,唯一能理解Poulain跨界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