陀枪师姐

相当长一段时间,世界汽车运动被认为受到男性支配,但如今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从机械师到工程师到赛车手,从房车赛、印地赛到拉力赛,甚至F1、达喀尔……越来越多女性可以与男人同场竞技。

The Motivo Magazine - - 目录 - 撰文 / Frankie MAO设计 / MOTIVO 司花

女车手丹尼尔•帕特里克、苏西•沃尔夫的壮举,让人们了解到赛道并不是男人的天下,实际上,汽车运动的方方面面都有着女性的身影,很多还是各自领域的牛人。

相当长一段时间,世界汽车运动被认为受到男性支配,无论是身穿赛车服的车手还是看台上的观众,活跃其中的绝大多数是男人。但如今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从机械师到工程师到赛车手,从房车赛、印地赛到拉力赛,甚至F1、达喀尔……越来越多女性证明自己可以与男人同场竞技。。

上世纪便已登场的娘子军

丹尼科•帕特里克、苏西•沃尔夫无疑是眼下最为人熟知的女车手。其实,早在半个多世纪以前,已经有勇敢的女性戴上头盔、坐到方向盘后与男人一起竞技。例如第一位参加F1的 Maria Teresa de Filippis,她在 1958-1959 年5次参赛,3次从排位赛突围;斯特林•莫斯爵士的妹妹Pat Moss,驾驶过蓝旗亚、福特、MINI和萨博,赢得国际拉力赛事;1982年,Michèle Mouton 在 Group B时代4次赢得WRC分站胜利,屈居年度亚军,之后参加派克峰爬山赛,现担任FIA女性与汽车运动委员会主席;德国人Jutta Kleinschmidt 2001年参加达喀尔汽车组,史诗般地赢得全场胜利。去年,虽然不再参与索伯研发车手的工作,但是瑞士人Simona De Silvestro 加入了澳洲Supercars,而且在赛季最受瞩目的巴瑟斯特1000与其他两位女将组队,以14名完成比赛,令人咋舌。

一系列事实证明,虽然女人天生比男人少30%的肌肉,但只要经过长期坚持不懈的训练和比赛,不仅能与男车手一起比赛,更有能力取得骄人成绩。

卡尔滕伯恩执掌索伯

伯尼•埃克莱斯顿让F1商业化运作之后,公共关系和市场营销自然而然得到重视,而这两项成了围场里最早面向女性的部门。今年,18岁的兰斯•斯特罗尔代表威廉姆斯首次参加F1,他个人团队中重要的成员之一就是享有盛誉的资深新闻官Ann Bradshaw。

F1作为一个长期被男人管理的运动,2012年10月迎来了第一位车队女领导。索伯车队创始人皮特•索伯把一生的心血交给了印度裔德国律师莫妮莎•卡尔滕伯恩,后者1998年起就负责处理索伯车队的法律事务,对车队和集团的运作了如指掌。

半年之后,2013赛季开始时,F1迎来了第二位女车队当家人。年迈的弗兰克•威廉姆斯决定淡出前线,他的女儿克莱尔•威廉姆斯代替父亲行使管理威廉姆斯的权利。克莱尔的赛车生涯正是从银石做新闻官开始,之后在威廉姆斯车队的第一份工作也是负责与媒体打交道,慢慢地接触商业和管理。2016年,她被授予大英帝国官佐勋章(OBE),以表彰其在F1的长期贡献。

遗憾的是,卡尔滕伯恩在今年6月因为与索伯集团新老板意见不合,决定离开这项事业。而克莱尔因怀孕(预产期在美国大奖赛期间),不宜长期旅行。

女工程师站稳脚跟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F1围场失去智慧型女性,越来越多的女工程师在车队核心站稳脚跟。过去,Leena Gade带领奥迪在勒芒24小时取得辉煌成就,或许还让人

F1作为一个长期被男人管理的运动,2012 年 10 月迎来了第一位车队女领导。索伯车队创始人皮特•索伯把一生的心血交给了印度裔德国律师莫妮莎•卡尔滕伯恩。

惊叹她能在这项高压力工作中“生存”,现在,几乎每一支F1车队都有重要的女技术专家。例如印度力量的高级策略工程师Bernadette Collins、索伯的高级策略工程师 Ruth Buscombe。2013年巴林大奖赛,红牛赛道电子工程师Gill Jones成为第一位领取冠军奖杯的女性车队代表;2015年在阿布扎比,梅赛德斯车队派女赛道空气动力学家Kim Stevens上领奖台接手刘易斯•汉密尔顿和尼科•罗斯伯格的香槟礼;去年的墨西哥大奖赛,Victoria Vowles作为梅赛德斯合作伙伴服务部门主管,与汉密尔顿和罗斯伯格一同登台。

走进车队的基地,你就会看到很多女性技术人才为赛车设计、研发伏案于电脑前,或者亲手打磨部件、检查赛车。她们可能不像 Bernadette Collins、Ruth Buscombe、Gill Jones那么容易被镜头捕捉,但对于车队成绩的贡献同样举足轻重。而且,随着雷诺、梅赛德斯、红牛等车队开设人才培养项目,更多的专业型女性得到了学习和实践的机会,来此逐步实现她们的赛车之梦。

在赛车运动的管理机构里,同样有女性在重要部门担任要职。Michèle Mouton在 FIA主席让•托德成立的FIA女性与汽车运动委员会担任主席;来自巴塞罗那的Silvia Bellot,16岁担任赛道工作人员,18岁就当赛会干事,成为FIA赛会干事培训项目的第一位毕业生。此后她经历过GP2、GP3、WRC、DTM等多项赛事的锻炼,如今已是“犯浑”的F1车手最常见到的“法官”之一。

对于F1这项地球最速运动来说,能有今日之盛况并在新时代继续前进,也得益于众多出类拔萃的女性在各自领域施展才华。譬如担任FOM全球接待和体验主管的Kate Beavan、FOM全球推广和商业关系主管Chloe Targett-Adams。

今年 F1摩纳哥大奖赛期间,女性赛车运动委员会(Women in Motorsport Commission)在蒙特卡洛召开了一场新闻发布会,齐聚了赛车界的女精英“。我们看到,今时今日的各项赛事都有女车手的身影:场地赛、拉力赛、卡丁比赛”,Michèle Mouton在发布会上说,“更多的女性在赛车的不同领域工作,有领队、工程师、官员、市场专员、设计师。她们证明了效率和能力比性别更重要。”

FIA主席让•托德致力于让更多女性参与赛车事业,他强调女性角色对推动全球赛车运动发展的重要作用:“汽车运动的领导层、管理层、技术岗位都有女性成员,”托德在摩纳哥说,“女性对赛车的兴趣逐渐增大。今天在座的各位女士皆因她们怀揣的志向而成为楷模,我希望现在的女孩们能得到启发,成为未来的工程师、车手,以及赛车运动各个层面的领袖人物。

印度力量高级策略工程师Bernadette Collins时任索伯当家莫妮莎·卡尔腾伯恩与FOM总经理罗斯·布朗

德国女车手 Jutta Kleinschmidt 参加 2001 年达喀尔汽车组,史诗般地赢得全场冠军 Michele Mouton 1984 年参加RAC拉力赛Michele Mouton 参加WRC B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