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它是处女座

The Motivo Magazine - - LIFESTYLE -

撰文 - 烂泥南 摄影 - 烂泥南 / 部分由酒店提供

我是迷恋青岛的。迷恋沙滩上留下过的脚印,迷恋海上那一轮圆月,迷恋观象山上凉爽的晚风,然而最让人迷恋的,总是那红色绿色尖尖顶的房子,横看竖看,总也看不腻似的。我原以为这就是青岛令人着迷的全部了,直到,我遇见了它。

该怎么形容“他”呢?成熟、大器这样的词,好像都不能尽述。这么说吧,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从此以后,青岛于我,便又多了一份念想,这念想在远离那些尖顶房子的海的这一边,这念想全然不似我曾迷恋的那些德式、俄式屋子,这念想,叫涵碧楼。

如果涵碧楼真是一位“他”,一定穿着中山装——正如涵碧楼的工装;一定学富五车、博古通今——不然怎会用上了如此多代表汉文化的符号;可能是处女座——为什么?待我细细道来……

走访过的酒店也不算少了,但从来没有一间像涵碧楼这样“浪费”:从酒店大门走进,只有三张长条木桌、寥寥数把椅子,几盏白色文心兰和在笼子里叫得欢的鸟儿。大门正对着酒店中庭的枯山水园林景观,依旧是大量的留白。眼光放远一些,中庭那一侧是涵碧楼的大堂吧,桌椅都是低矮的设计,越过最后一面落地窗,外面就是海了。

“设计师舍弃了所有遮挡视线的设计,在大堂这个空间里大量的留白,其实是为了让客人在大堂永远都能看到大海。”酒店小哥哥如是说。

“和日月潭涵碧楼一样,酒店用的文心兰都是最好的,每一枝上至少有九朵花,如果连涵碧楼的文心兰都不好了,那只能说明,青岛没有好的文心兰了。

“日月潭涵碧楼的无边泳池永远与湖水、蓝天连成一气,那是因为池内用了表面有自然裂开的釉结晶纹路的瓷砖。到了青岛,设计师仍然追求无边泳池与海、天的相连,又专门烤制了特殊釉结晶纹路瓷砖。但海水与淡水密度不同,这里铺瓷砖,每次都是铺一部分,放水,检验效果,不满意,放水,敲掉重新烤制瓷砖。据我所知,应该这么反反复复敲了至少七八遍吧。

“为了能让酒店外观看起来沉而不旧,为了几年后外墙不会有铁屑剥落,为了走廊上有人通过的一瞬间美好的光影,董事长最终选择为酒店罩上‘铜衣’,光这一项造价,就高达一个亿人民币。

“客房的浴室和卫生间用的是单面透明玻璃,客人能看见外面,外面看不见里面。玻璃外就是酒店精心栽种的竹林,让客人能在淋浴时有一种置身大自然里的感觉。

“酒店正门口的池子,临开业前董事长还总觉得不够好,运来整块的石头铺在池底,看了觉得还是碎石好,于是打掉重铺。这个池子返工的成本比无边泳池要低一些,可是次数远超后者。“酒店的每张椅子、每个位置的景色,设计师都亲自坐下、看看,如果没有达到他

的要求,和无边泳池一样,重来。”

小哥哥带着我们边参观酒店边分享这种种细节,每一件摆设,每一寸光影设计,每一块砖,好像都是一个故事:他说自助餐厅“十一厨”的珠帘是呼应酒店主题的一幅幅山水画;他说酒店里无数的石狮子、文房四宝、灯架等等摆件都是设计师让人从全国各地搜集而来;他说占地218亩的酒店只建了160间大小相等的客房,每一间客房的阳台都对着大海;就连做Spa,都必须面朝大海…… 如果说到这,你都还不觉得涵碧楼是个处女座,那我觉得你可能对星座还不够了解。对了,青岛涵碧楼的设计师和日月潭涵碧楼的一样——安缦最爱的那一位,Kerry Hill。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