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光何处寻,红旗永飘扬

荣光何处寻红旗永飘扬

The Motivo Magazine - - CONTENTS目录 -

在那个风云外交的年代,外宾到访的最高礼遇就是“见毛主席,住钓鱼台,坐红旗车”。

2009 年,国庆 60周年大典前,关于阅兵仪式上的元首用车,一直扑朔迷离。终于,随着10月 1日国家主席乘坐编号为“CA7600J”的座驾沿长安街一路检阅,谜底终于揭开。中国第一款自主研发 V12发动机,配上全手工打造的全铝车身,代表着国产轿车最高水准,对标劳斯莱斯幻影和迈巴赫的定位,这些标签足以昭告,红旗品牌重回豪华“国宾车”的雄心。

对新中国工业发展略了解的人都知道,红旗所在的一汽是个怎样的存在。国家成立初期,举全国之力发展重工业,所有能在厂名里写上“一”的单位是何其的骄傲,何其的万众期待。所谓“共和国长子”,绝不只是伟人的一句玩笑。那么,红旗以元首座驾之姿出现在60 年大典上,难道不是顺理成章吗?

千呼万唤,众星捧月

红旗汽车作为中国汽车第一品牌,承时代之势、政治之托和大众之力,诞生伊始当然是众星捧月的。毛泽东在政治局会议上说出“什么时候可以坐上中国自己产的小轿车哦”时,距离新中国的成立已经过去了7年。在那个年代,这句话足以给无数刚刚投身于中国汽车工业的人才注射了一针强心剂,尽管困难重重,也要众志成城。解放前夕,爱国华侨陈嘉庚出于拳拳爱国心捐赠两台福特给党中央;北平副市长和民主人士想要捐赠自己的高级轿车,均被毛泽东转赠或推脱。有车不要,有高级进口车不坐,非要等着坐自己国产的轿车吗?是的,当红旗前身——国产第一辆汽车“东风”出现在中南海的草坪上时,毛泽东和林伯渠仔细端详车身的设计,一面感叹“终于坐上中国产的小轿车啰”,一面立刻坐着在中南海兜了一大圈。

1958 年,造出东风的7个半月后,一汽人奇迹般地打造了里程碑般的CA72——第一款被称为红旗的轿车,也是代表了中国汽车工业标杆的高级轿车。

“车辆进京,群众欢呼鼓掌,一路都是绿灯,可以直接开进中南海。”

此后,红旗成为新中国发展的见证。在那个风云外交的年代,外宾到访的最高礼遇就是“见毛主席、住钓鱼台、坐红旗车”。 尼克松、英国女王、蓬皮杜等均乘坐过红旗牌礼宾车。红旗与外交、政治、领袖这些关键词密切相关,承载了一代中国人的工业自豪感。

国际认可,情怀永驻

2018年,以豪华、经典和严格著称的圆石滩车展刚刚落下帷幕,谁能想到,这个“全球最豪华的汽车展”的“Chairman Trophy”主席杯大奖获得者,竟是车展68年历史上从未获奖的“中国制造”——首次参赛的红旗CA72。

本次参展的红旗轿车共两台,其中CA72由成都三和老爷车博物馆专程带往参加此次优雅竞赛,

另一台 CA770 则是 2008年美国黑鹰汽车博物馆以藏品“奔驰一号”与成都三和老爷车博物馆交换过去的,所以此次车展也促进了“两兄弟”阔别十年的相逢。

1960 年,CA72参加莱比锡国际博览会,并于同年被编入《世界汽车年鉴》。意大利的汽车权威人士评价说:“红旗轿车是中国的劳斯莱斯。”

CA770系列是红旗量产最多、最为成功的型号,不仅全面成为中央领导、外国元首及贵宾用车,在国人中的影响力至今仍未消散。据说汽车设计大师乔治亚罗来中国时,也曾专程去红旗文化展馆反复欣赏测量,并称赞其设计很棒。

圆石滩车展现场不乏许多爱车的华侨华人,许多人也是第一次接触到这样“沉重”的共和国历史真品,睹物生情,当他们看到在中国汽车工业艰难时刻还依旧保持独立设计且有着相当高水平的高级轿车时,都难掩激动与骄傲的心情。

复兴之路,上下求索

风光过后,没落随之而来。1981年和 1995年,红旗两度停产,而停产的原因,无论是制造能力低下还是市场定位偏差,都让人唏嘘当年“国车”之名不再。因此,2009年国庆阅兵仪式上红旗的出现,可以看成是又一次卧薪尝胆,而并非理所当然。

当年和现在的市场环境相比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作为中国汽车的第一品牌,一汽多次尝试将美好回忆在现实世界再次呈现,正视市场,刷新品牌,着实不易。改革开放40年,其实正是国家、企业、民族卸下包袱,实事求是的蜕变过程。红旗汽车同样如此,我们看到红旗一直在努力,在经历失败和坎坷之后,无论是产品还是营销,尽力打造“中国式新高尚精致主义”的新时代形象,亦在不断地带给我们惊喜。红旗轿车当年的成功,是车型稀少而带来的高认知度和品牌美誉度,而未来的复兴之路,则要在产业报国、工业强国的初心支撑中上下求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