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影塔

The Wuhan Magazine - - Editor's Note -

站立千年除了当时活过的眼睛无法验证它在延祥寺的照壁上留下几个影子我固执,一直当它是宋朝留守的钦差一步不走,让白云悠悠过察看岁月

数流水的日子在看惯了日月起落的百姓眼里它不会读秒是一根不会喊累的时针也许要在天地间活骨头时时提醒我:影子是光的另一半肃穆,我立于塔前发现自己的人生也像三影塔一天天老不同的是,我的雄心正被时间一节节磨短而它雄心犹在脚下还踩着历史的厚度它,现在只是找不到自己的影子而我最怕,须发皆白有一天,会找不到自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