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香事

The Wuhan Magazine - - 专栏 -

我始终相信某些记忆,是深藏在意识的库房里,这库房太大了,前世今生轮转失忆,即使诸多珍藏,也忘了钥匙遗失何地,更何况转身间的花花世界,足够迷人心性,那许多的知和不知在那库房里,蒙尘封闭,早已尔尔。香事于我,即如此。

早几年前,偶遇一位香士,内敛含蓄如沉水木,他让我体会“香气寂然入鼻中,非本非空,非烟非火,去无所着,来无所从,由是意销”的过程,正是这机缘,如隔空递了我一把钥匙,让我开启了尘封许久的未知,这个过程,奇妙得不可思议。

他送我几十罐香药,一色的青花瓷罐,每一罐都是最本真的香药。我乐在这些瓶瓶罐罐中,东一勺西一勺地配自己喜欢的香。调香于我完全是游戏,我仅只是自得其乐。但凡他来汉,都会很耐烦地教我一些香事常识,据他后来描述我的神态,他说:你是连眼皮都不抬的,可想当初对香事的漫不经心。而到如今,当我痴迷于香事的研究,并有了自己对香独特 的理解与奇特的传承,他唯有用“不可思议”一言以蔽之。再到后来,我会电话、微信缠着与他谈香论道,这期间我还是常常将“龙涎”香读成“龙诞”香,他非常郁闷如此的贵重物被我轻贱,却又对我拟写的香方百思不解来处,他总会在默然后问:这些都是谁教你的?

我没有办法明确到底谁教会我这些,只是一直以来对传统文化的崇拜,喜欢闲来翻翻诸如《本草纲目》《黄帝内经》《金匮要略》《易经》等经典,这其间又得到胸怀绝学的易学老师、香学老师的精心指点,机缘成熟时,犹如顿悟一般,灵光乍现,发现香不仅通药理,更通易学之浅预事势;几味香药的呈现,便可将摸爬滚打于红尘俗世的芸芸众生,许多的无奈和无明,用药性和爻辞,清晰透彻起来。而我只是一个解读者,每一次的解读于我又是那么的新奇,与每一个人调和香,我又能从香里闻到配香人的味道,由此我明白了为什么用“气味相投”来形容人与人之间的交好,如明代冯惟敏的《天香引》

中的“气味相投,风情迥别,议论通玄”即是总结性的诠释,可见香与人的关系玄妙,早有文字记载。因此,香文化绝对不是摆一桌香席,用几件香器,让几位美女秀秀香姿、闻闻香气那么浅薄。香的内涵之丰厚,从审美的角度,讲究典雅,蕴藉与意境;再从神龙尝百草、燃草药香木袪病养生,香的起始究竟,是养护身心,开启性灵的妙物。其香品、香具、用香、咏香、和香不是摆在桌面上的那么一点事,其中的玄妙,也不仅是文人极其之雅的呈现。非常幸运的我,偶得明代文人董说的《非烟香记》记载的易香传承,让我洞察香文化真的是集天地之灵性,合人文之轨迹,探索生命无以言喻的微妙。这样的科学,不是用现代仪器可以测量的,而是形而上的系统。物质的性质与品格的根本由承载的能量与信息决定,因此通过易香一对一的调和香品,能调节身心,扶正祛邪。这个过程,每一位体验者各有心得,而我只是一个翻译者与记录者。易香学说失传数百年,虽偶得,其研究探索于我还 是一个漫长与煎熬的过程。“易香,以一香变千万香,以千万香摄一香;如卦爻可变而为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此天下之至变。”《非烟香记》里如是记载,由此可见古人的智慧是从平常生活中来,通过实践于天地万物中运用,再用数百年甚至上千年来印证,旁求博考是我辈万千不能及之一。

决定写香生活专栏,是想记录自己在易香传承文化中的获得,虽孱浅,但真实,每一件事每一个人都有一味香,我会秉持严谨的治学态度来完成这份记录,也希望大武汉真有一席香隅,于阡陌俚巷,暗香浮动。

非常感谢隐者香士许洺浩先生给予我的指导,在此借用明代文学家屠龙的一句话:“和香者,和其性也;品香,品自性也。自性立则命安,性命和则慧生,智慧生则九衢尘里任逍遥。”和香品香,如此幸运与不凡,能遇见,即是生命最圆满的安排。

许洺浩:中国香道的实践者。长期从事和香的研究工作,拥有以“飞瀑流香”为代表的近二十项专利。现任中国香文化遗产保护委员会副主任、武汉香道文化研究会主席等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