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分女主播

一个用声音记录城市的夜归人

The Wuhan Magazine - - 映画 - 编导邓倩袁立图对方提供

你可不可以告诉我呼吸的作用 ......如果每天伸出头感受这座城市这个世界都是平淡,没有我想看到的花,迷雾,森林,高楼林立,纸醉金迷,如果生命少了一点幻象,那些呼吸都会变成空气里的灰尘,平庸而想让人擦除,至少我愿意和你一起想象这座城市,我可以和你一起淹没在沙尘里前行,隐没在风雨里出现,徘徊在海浪的翻滚里。我是张婷,一个用声音记录城市的夜归人。

Q:从什么时候开始做电台节目的?

Z:从大一开始,做的第一档电台节目就是《乐动全城》,这是一档很嗨情绪很高的节目,也是我一个很疯狂很极致的状态,每天晚上八点到九点,一直就是保持这种情绪。但我还有另外两档节目《民 谣在路上》《听者有心》,就跟这个风格是完全不一样的,它比较偏文艺、安静。

Q:两个风格的切换和转变,你觉得自己偏向哪种性格?

Z:其实我不是一个很嗨很外向的 人,所以做“乐动全城”的状态并不完全是另一个我,只能说是一个人很开朗的一面,但你演一个人久了就会变成另一个人。所以它当然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甚至成为了我生命中的另一面。我就是它,它就成为了我,我想这也是大

家所认可的。

Q:每天这么晚下班,穿梭于这座城市,会孤单吗?

Z:我看过这座城市渐渐苏醒的样子,晚霞慢慢落下的样子,我也看过这座城市慢慢要沉睡的样子。下班回家的路上见证过很多夜游的灵魂,也用我的声音记录和陪伴了很多都市人,我并不孤单。我会在回家路上听一些好的电视剧、综艺节目。我会充实自己,不浪费每一分每一秒,也让自己知道,现在好的语言类的综艺节目是什么样的,积累一些有谈资的东西。

Q:离开了话筒的那个你,平常生活中是什么状态?

Z:生活中我比较喜欢跟爸妈待在一起。给他们做饭,陪他们看电视,会在爸爸妈妈可以看到的地方做自己的事情,通常都是看书,三个人在一张沙发上,就这样相互陪伴着。我出去旅游或者是出差,能带着妈妈的时候一定会把她带着,爸爸身体不好所以没办法跟我们一起出去,但我会提前把出去时爸爸在家里要吃的饭菜备好,通常出去都不会超过一星期,我会尽我所能的陪着他们。

Q:走入社会时就选择了电台,这一 路曾遇到迷茫、害怕的时候吗?

A:我记得那天正在台里开会,接到电话说爸爸不行了。当时到了医院,他就进了重症监护室,而我还要回台里做节目,因为他在重症的每一分医药费我都得赚。《乐动全城》在做到一半的时候我就狠狠地掐自己,问我,凭什么在这里厚颜无耻的嘻嘻哈哈,我应该要痛苦。我想那个时候是比较崩溃的。

Q:那现在呢,还会走不出那种情绪吗?

Z:不,后来想想,在那个时候我好好工作才是真正地帮他,因为我有责任。而且我也会想一想职业操守和职业道德。我可以在关掉话筒的那一刻嚎啕大哭,但在把话筒摁开的那一刻一定是服务大众的,声音也应该是能给人带来慰藉的。

Q:对于现阶段的生活,会感到满足吗?

Z:我感觉现在很幸福,也很感恩。上天其实很厚待我,爸爸还活着。他活着,我可以为他做很多事情。他在,我每天这么晚下班回家,家里还有一盏灯为我点亮,我就很满足了。如果人生要重来,我会选择把今生重来一次。做着我儿时就梦想的电台主持人,陪着喜欢的人,就够了。

姓名:张婷星座:天蝎座职业:武汉音乐广播台主播电台节目:《乐动全城》、《民谣在路上》、《听者有心》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