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斯马尼亚:

我们跨越星辰大海,看到世界尽头

The Wuhan Magazine - - 行知 - 文、图张肉肉 编辑 yoyo

第一次去南半球,临时分了4天的行程给塔斯马尼亚(Tasmania),也是迫不得已,为了避开复活节的墨尔本。行程安排交给墨尔本土著,所以,对塔州,我几乎是抱着一无所知的心态去的。到了那才发现,世界开阔如此,即便我曾惊叹于洱海上的电筒光,也要由衷地赞叹在塔州看到的海上电筒光简直比大理的亮上一倍不止。草原之辽阔,星辰之明亮,还有城市里的灯火与故事,偶遇的每一场惊喜,都让人更热爱这片土地——澳大利亚唯一的岛州,澳大利亚最像世外桃源的地方。

开着小车乘船上岛

从墨尔本上岛的方式有两种,游轮和飞机。由于机票价格在复活节期间巨幅增长,于是我们选择了本来就有点贵的船票。

一行三人很任性地包了一个房间,开车上船,然后在船上过一夜,第二天早上到塔州。上船时才发现,停车层放眼望去看到的不是豪车,而是各种各样的古董车和哈雷,真不愧是澳洲。后来在塔州的公路上,也遇到好多花白头发的老头老太太自驾来玩,酷极了。

我们住在距离塔州首府霍巴德1小时左右车程的小镇上,在airbnb上订了整套房子,依海而居。从游轮停靠的德文港过去,大概要3到4个小时,于是,一路奔驰。在这里自驾的感觉真是好极了,高速路上车不多,天高云淡,满眼都是风景。当然,千万不要在澳洲超速,罚款相当严苛。

澳洲的高速路上,尤其是清晨里,最让人震惊的倒不是风景,而是一会儿一只死袋鼠,必须压过去。

墨尔本土著说,这里的袋鼠比袋鼠岛上的,少多了。但是澳洲压死袋鼠,真的是再常见不过的事情了。塔州的袋鼠是体型小巧的沙袋鼠,不会危及到人身安全,它们喜欢晚上出没,而且遇到灯光会呆住。所以晚上过马路的袋鼠很容易被高速行车的车辆碾压,行驶中的车辆就算看到袋鼠也不能停下,因为如果引起交通事故,就更糟糕了。理论上,司机要下车把撞到的袋鼠挪到路边。但是也许撞袋鼠几率过高,它们还是遍地“躺尸”。

郊外的海边小屋

抵达住所的一瞬间,被美到。非常简单的室外,木屋被涂成全黑的外墙,推开门是明媚的颜色,大海从巨大的落地玻璃那透过来,还有阳光和云朵,白色和明黄搭配的室内让这一切更清新。

我们仔细研究了屋里的所有软装,几乎都出自宜家,本地人也并没有把这个房子当做简单的出租屋,而是当成“家”一样,让入住者有良好的体验感。所有设备一应俱全,餐具、wii、桌游和音响……这里有可以望见大海的露台,BBQ烤箱摆在边上。大家简直不

想离开这间屋子。

房东没有露面,密码锁直接开门。在出门时,我们开始仔细研究该如何锁门。可墨尔本土著说:“不用锁,我们经常出远门一个月都不锁门的”。我很固执,锁门很重要,是心理安慰。

而事实证明,我们太多虑,因为第二天出门便彻底忘记锁门,回来时,家里一切如常。

见识“监狱文化”

亚瑟港,在行程之内,它在霍巴特东部的塔斯曼半岛,这曾经是关押从英国流放来的囚犯的地方,如今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自誉文化人的心态,被亚瑟港吸引,想着总归是历史遗迹,随便去看一看也好。

慢悠悠地启程,慢悠悠地开车。路上惊艳看见“生蚝”一词,立刻拐弯绕了进去。塔州的生蚝,相当值得一提。

塔岛周边纯净无污染的海岸线,让这里拥有着澳大利亚最好的生蚝。自己捕捞的生蚝餐厅不说,霍巴特的海港甚至有直接出海现采现吃的生蚝游船。

随意选择了葡萄酒庄园,从屋里极目远眺,远山层层叠叠,有河流和葡萄藤。于是一打生蚝不能放过,再配上一瓶白葡萄酒,完美。

到达亚瑟港,已是下午。彼时我们才知道,这里像一个可以玩上整天的大型游乐园,门票不便宜,部分项目需要预约。我们只约上“死亡之岛”的项目,听上去更好玩的“幽灵之旅”和“少年犯监狱”早已约满。

园区里,是大片的绿色,废弃的监狱和博物馆体现出这里曾是令坏人闻之丧胆的监狱港,囚禁过超过1万名罪犯。

所谓“监狱文化”,从这里开始。亚瑟港如同一个小城市,港内有市政厅、教堂、码头、花园、民居(供监狱职员亲属居住),据说建筑物都是由犯人一砖一石兴建的。而今日看到的青草地,其实是当年囚犯自耕自给的菜田果园。

“死亡之岛”是需要乘坐渡轮上去的一座满是坟墓的小岛,岛上能见的墓碑不多,但据说无名尸体遍地,也许脚下就是尸骨。亚瑟港的故事非常多,19世纪末还曾发生过一场大火,但如今它已然是一片祥和的公园了,仅剩遗迹给人想象。

塔州的夜晚星空遍布,一路从亚瑟港回到霍巴特,等红红的夕阳落下,路过零星的城市,到达住宿的小镇,灯光少了,星星都冒出来,银河的轮廓清晰可见。

最好的风光在路边

布鲁尼岛,没让我们失望。它由两座岛屿组成,北布鲁尼和南布鲁尼,两者之间通过一个狭长的沙质地峡连接起来。我就是在这条海岸线上,被巨大的电筒光美到的。大海在我的两侧,我在高处接近云的地方,怀抱全世界。

在途经的小镇集市,我花10澳元买了一堆杂货。朋友用50分,收了本仔细描述人体结构的书。说不出名字的海滩上,是集中的房车营地、BBQ摊位,明目张胆地惹人羡慕。随处可见自驾的一家人,带着狗和皮划艇,在一处漂亮的海湾停下,孩子们就和偶遇的海鸥天鹅玩耍。哈士奇狂奔在海滩上,惊起遍地海鸥。

塔州的官方旅游宣传语号称自己是“唯一没有受过污染的地方”,我还未去过这里骄傲的摇篮山,没有见到号称“小恶魔”的袋獾,连布鲁尼岛海滩边的企鹅也没有遇到,但是我感受到了它的自然和辽阔,自由和悠闲。

在塔州吃到印象最深的一顿饭,是回墨尔本的早上。我们凌晨4点出发,开夜车到德文港上船。一路翻山越岭,全是雾气,能见距离不超过100米。途经一个山上小镇,终于找到家营业的咖啡厅。吃到的那口三明治,简直融化到了心里,又暖又绵。

然后继续往雾气里行车,回到现实世界。

1.路途中的大海,男孩带着狗狗跑过海滩,惊起一群海鸥冲上云霄。2.小镇上的airbnb,自己做早餐,对着大海吃起来

小镇集市、“散养”黑天鹅,还有号称澳洲最新鲜的生蚝,可以集中在一条路上。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