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张俍摄影刘虎成

The Wuhan Magazine - - 坊间 -

怪兽娃娃,你认为是什么呢?是兔子吗?是海星吗?他们是从哪儿来?现在又生活在何处呢?她是为了啥事儿雀跃?他为什么这么委屈呢?面对一系列或能独自站立,或能爬行的娃娃,任凭谁都难免会开始浮想联翩。第一次知道怪兽娃娃,是因为在一家软陶店采访里认识了当时在里面兼职的李宗丽。

没有前途的艺术?

据了解,从最早的算起至今,她所做的娃娃已经有上百个。不同的材质、各式的风格勾画出精彩的表情,可爱得让人爱不释手。每一个娃娃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一个都带着十分强烈的个人风格。

上帝是一位聪明甚至近乎狡猾的编剧,导演了一出“人间戏剧”,它给了人类自由意识的选择权利,却不可以随意调换。

你的向左并不是他所希望的左,你的向右并不是他所希望的向右。“那时一切都是从零开始,随意买了一点黏土,参考网上的图片,完成了第一只娃娃。”一开始就做立体的玩偶,对于一般人或许会觉得难以想象,对于大学学习雕塑的李宗丽来说其实也并没有什么优势。因为学校教授的是传统雕塑制作,而玩偶?被评为没有艺术感而“受到了很多非议,周围的朋友都说你这做的什么玩意,没有前途的。”

所有的一切都只能自己摸索,唯一的老师就是网络上那零星的外国玩偶制作视频, “我既然开始,如果我不做出成绩,那他们的非议就会成为现实,我为什么要让他们觉得自己是对的呢?”

技艺的磨练或许是她唯一能做的事情:她通过手工群组得到的交流经验,“从那些来自世界各地,风格不同的作品中受益”,没有所谓“流行”、“规则”的枷锁,“玩偶师们在这样的环境里可以说是如鱼得水。”

“嫁”出去的娃娃会孤单

她称前期尝试是一次次失败,不过也正是从一次次失败开始进行一次次修正,逐渐发展出一套比较成熟的制作模式。

李宗丽有一个小本本,上面记录着各式各样的灵感:妖精的尾巴、海星的触手、马海圈圈毛的使用等等。

玩偶的设计,有各种表情和各种身体造型,也经常尝试各种不同的材质的搭配,无论是美国黏土还是十分黏土、玻璃珠还是倒模、毛毡还是铁丝都是选择的对象。很多平时不会用在玩偶制作的材料被轻松地运用在她的娃娃们身上,表现出精神十足的形象。

“坚持到现在,从最开始的‘一意孤行’,到现在的家人支持,契机是因为在上海玩偶展上,娃娃们备受好评,当时带去的几乎都被领走了。”

这些玩偶眼神中透出心灵之光,摄人心魄,有的忧伤,有的神秘,喜欢它们的人,会为此投入几个小时,去读懂它们各种各样的感情。

其实娃娃们一个一个的被喜欢他们的人“领养”,对于李宗丽来说,这还真的很需要决心。每一个“嫁”出去的娃娃,它有自己的家族,它单独被领走其实会孤单的。“我一直在不停尝试各种素材”,希望寻找更多的惊喜和新鲜感。“一个人……没完没了地做”,相信还会有更多更可爱的娃娃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