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德摄影师共拍武汉里面有你每天经过的角落

The Wuhan Magazine - - 品鉴 - 记者周玥摄影刘虎成

泼辣驳杂的世俗气质是这座城市原本的底色,却因长江和汉水的交汇,添上了一丝潮湿阴柔的浪漫气质。2016年武汉美术馆开启“彼城”的交流项目,今年这个项目得以延续,与歌德学院进行合作并邀请来自德国的彼得·比阿罗贝泽斯基和来自武汉的唐晶参与这次计划。两位摄影家在武汉开展了为期21天的驻地摄影创作,一位将目光伸向内部空间,另一位将视角置于外部空间。循着他们的足迹,仿佛能感受到作品中呈现出的声音、色彩甚至是气味,你会发现影像似乎能超越被摄客体曾被阐释和限定的意义。

城市烟火气

时隔30年,彼得第二次来到武汉,对于这座正在高速运转的城市,他如此形容武汉:高处就像是威廉吉布森的科幻小说中高品质、科技感十足的空间,高速公路架起了后现代;而低处恰似一种“低速运转”的空间,餐馆和作坊带来了烟火气。

他沉迷于挖掘隐藏在城市中容易被人忽视的事物,比如小餐馆里的饺子、路边的烤串,“晒在电线杆上的婚纱如魅影一般漂浮在弄堂中”。

在此,他寻找到了一种类似于故乡的归属感。“故乡(Heimat)”一词在德语中充满情感价值,现代的“故乡”概念已超越地理界限,成为一个想象域,是过去、现在、未来,时间与空间的交叠,是通往内心世界的管道,也是摄影师自我的镜像。

寻找故乡

武汉是唐晶实实在在的故乡,10年德国留学经历让他认为“故乡的概念逐渐演变为一种精神上的疏离”,并将此次拍摄看作是对这座城市重新认识的过程。

城市景观一直都是唐晶关注的重点,不论是之前的《生长》系列还是《美丽新世界》系列都是聚焦城市的外部空间,这一次的驻地活动中他将目光转移到了建筑内部。

顺着记忆的线索,唐晶搜集上世纪遗存下来的城市内部空间,不同层级的公共场所或私人领地,有些空间留存下来嫁接了新功能,有些空间则只留下外壳,如遗迹般物是人非。

他试图用影像建立一座帕慕克式的“纯真博物馆”,在此过程中,也发现了新旧生活方式间冲突和交错的新象征。

多元视角记录

彼得将艺术视作一种看待事物、理解事物的哲学。对他而言,“武汉日记”是一种隐喻,是一种非线性、非叙事的逻辑链条,为影像注入文学式的修辞。

唐晶极力避免自己像一个传统艺术家那样去工作,他希望通过摄影的公共性、社会性,突破艺术行为过程的边界。

摄影究竟能还原多少城市真实的底色,我们无从知晓,然而一旦照片被人记住,它就像有机体一样存活下来,不断复制,不断再生,不断进化。

彼得·比阿罗贝泽斯基《武汉日记》,90×120cm

唐晶《过渡》之中医学院,110×125cm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