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真的小偷

——观电影《小小偷的春天》、《四百击》

The Wuhan Magazine - - 影人 -

在这个世界上,在我们的生命里,最为珍贵的东西都是偷来的。我们不曾为它们付出过什么。金钱或是感情。哪怕是最为平常的一瞥,或者内心的留念。我们的出生。我们在天上爱上了一对夫妇,偷偷地转世,做了他们的孩子。最为心机而深刻地偷盗了他们的爱。一辈子。我们呼吸空气,我们看见蓝天。我们微笑。我们听见音乐。我们跳舞。我们奔跑。我们睡眠。我们做梦。我们偷来这些,无偿地享用。我们不曾购买空气与彩虹。我们不曾购买夏天午后的雨声。我们不曾购买诡异荒诞的梦境和阅读的乐趣。我们的一生就是一场漫长而薄情的偷盗生涯。上帝赐予人们一生中的挫折与磨难,便是为他们的盗窃行为买单。人性中总有懒惰与不劳而获的倾向,人人都想轻易地获取成功,人的原罪就是一个小偷。他们偷吃了苹果,然后有了这个世界上的所有故事。

于是,在这个世界上,人们成为一个小偷的欲望是那样自然而浪漫。我们看电影,电影里的小偷总是那样光彩照人并且留名青史。和这些小偷们比起来,那些警察与正义显得那样苍白而滑稽。似乎这就是真相,电影艺术告诉这个世界,一个小偷是神秘的。她可以是优雅与美丽的。他可以是不幸而可爱的。他们爱着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上有他们爱着的姑娘,还有他们的理想与信仰。一个小偷可以是一个害羞的作家。他们深切地感受到人情冷暖。他们是好的艺术家。他们敏感而多情。他们动不动就流下眼泪。他们的内心柔软而细腻。他们对这个世界天真地寄予 希望。然而得到的是伤痕累累。

关于小偷的电影总是那样动人而美丽。在这些电影里,小偷是迷人而充满魅力的。属于他们的故事让这个世界上孤独的人们得到慰藉与问候。属于他们的爱情与不幸让人们感到共鸣与温暖。每一个小偷电影都在讲一个不幸而美丽的人生。然而如果小偷是一个孩子,那么它更加容易让人潸然泪下。

这就是电影《小小偷的春天》和《四百击》。16岁的少女佳利奴和10岁的男孩安托万。悲剧是将美好撕碎了给你看。每一个小偷都曾经是一个纯净天真的孩子。电影控诉了这个将他们的纯情毁坏殆尽的世界。成为一个小偷是电影对这个世界的讽刺。电影讲述了佳利奴和安托万的偷盗,然而我们因为他们的偷盗而更加感受到他们的美好。这个世界是残酷而冷漠的。一个天性善良纯净的人面对这个黑暗世俗的世界,会更加敏感而受到伤害。一个作家。一个画家。一个音乐家。一个内心焦虑的疯子。一个小偷。他们往往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可贵的人。那些大街上地铁里麻木而无趣的黑衣人,是这个世界上沉默的大多数。他们貌似所谓的成熟。实则世俗。在他们眼里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他们看不到美,也辨识不到丑陋。这是一群数量庞大的人类。他们愚蠢地制定了这个世界上庸俗不堪的人情世故。一代又一代成长起来的黑衣人惊人地一致地成为这套人情世故的奴隶。一些胆小的人害怕被孤立,于是装作合群的样子

成为了另一个黑衣人。只有真正勇敢而高贵的人敢于特立独行。他们质疑一切约定俗成。他们保持纯真面对这个世界。真正的战士是哪怕伤痕累累,也不撤销他们的纯真与叛逆。

少女佳利奴和少年安托万的身边都没有爱。他们生活在1950年代的法国。我们能看到佳利奴纯净的无瑕的蓝色眸子和笑靥。眼晴不会说谎。她的身体还保有一个女孩青春期发育中的丰腴。她是一个战士。她偷东西,她以这种方式与这个无爱的世界对抗。她不是黑衣人。她不合群。一个标准的黑衣人或许不会偷东西,她会麻木地听话地上学,上班,结婚。没有多余的话和表情。她或许健康而安稳,但那或许是一种人性的苍白和残疾。

10岁的安托万也不是黑衣人。他的内心敏感而细腻。母亲和继父的漠视,学校体制的压抑,他纯真而天真的内心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他不是黑衣人他没有麻木不仁地继续上学放学然后长大直到死亡。一颗高贵的灵魂不愿意受到玷污。于是安托万反抗。他偷打字机,然而真正的罪犯是这个冷漠的世界。

佳利奴和安托万都进了监狱。然后又都逃了出来。这是属于他们的残酷青春。一如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不愿苟且为一个黑衣人的边缘人的残酷人生。电影的故事只是一瞬。然而它们安慰了每一个这个世界上孤独的战士。你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然后给予你勇气。一种继续保留纯真的勇敢与无所畏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