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处】缅甸,赤足慢行的信仰

缅甸,赤足慢行的信仰

The Wuhan Magazine - - 卷首语 Editor's Note - 文/图 薛露 编辑李尤

缅甸联邦共和国( the Republic of the Union of Myanmar),简称缅甸,为东南亚国家联盟的成员国。仰光的千年历史大金塔、曼德勒的乌本桥、蒲甘的万千烟雨佛塔林,茵莱湖的民风淳朴小渔村,就是它的万种风情。

跟同属于东南亚佛国的泰国相比,它的游客少一些,也更古朴。

交通:武汉到缅甸的航班每天都有,南方航空、东方航空、泰国亚航、胜安航空等航空公司可供选择,但均不能直飞,需在昆明、曼谷等地转机,最短飞行时间约6小时。

马达轰轰,一路驶向水中王城

清晨到的娘水镇,在码头边的候船办公室熬到船工来接我们,一艘艇、三个人,细长型的艇子加上改装后大马力的助推,嗖的一下便蹿离岸边。

娘水镇挨着茵莱湖,是旧蒲甘的中心,在蒲甘这座历史古城里,保留着缅甸各个历史时期建造的佛塔、佛寺,而这些建筑便是缅甸古老建筑艺术的缩影。

五月底的茵莱湖,刚好是雨季,天空卷着乌云,湖水泛着土色。感觉开了很久,久到已经被潮乎乎的湿气加持全身才慢了下来。此刻,偌大的湖心已经停着另外两艘快艇,船的马达声停下来,湖中没有征兆的出现一个拿着大号“鸡笼”的捕鱼人,提着木棒对着水面一阵“打”,鱼乱窜入筐。脚划船的捕鱼人在船头做出各种“妖娆”的捕鱼姿势,或蹲下单脚一字马或金鸡独立,就跟斯里兰卡的高跷捕鱼一样,多了不少表演成分。

持续开了一小时,穿过一览无余的湖面和水草丛生的浮岛,脑中电台连上的是Lana del rey的歌声,魔幻的柯尼岛女王的嗓音把茵莱湖的天空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音窝,生生把我吸了进去。

快艇马达声慢了下来,刚够一个艇身的宽度,我们进了被黑色围栏包裹住的“水中王城”,像进入《权力的游戏》中七大国的水域一样,快艇横向靠近延伸到水里的楼梯处,楼梯的倒数第二阶梯已经有穿着笼基、赤着脚的侍者等候了。

我去的时候恰逢淡季,于是,一群“侍者”众星捧月的围绕过来,因为偌大的水上度假村在那几天也就出现过六个异乡客。我们偶尔在饭点遇上,大多时间都是各自挑选地方发呆。茵莱湖地区时不时停水停电,在度假村里碰上停电,普通的一顿饭就会变成烛光晚餐,反倒兴趣盎然。

乘船在手工作坊间走走停停

茵莱湖上的陆地,用湖面漂浮的水草、浮萍、藤蔓等植物聚集起来,覆盖上湖泥便造

成的浮台,浮台上修建起集市、寺庙,酒店,人们居住的空间简易,木条打桩到湖泥里,架空成水上屋,让人觉得这就是一个漂浮在水中的世界。我们乘船在这个世界走走停停。

快艇在一片紫色莲花处慢了下来,手艺人演示着从莲梗中抽出细丝,然后经过层层工序,变成冬暖夏凉的“莲花布”。那些紫色莲花也被小心摘下,撒上水保持新鲜,稍后作为贡品献给水上庙宇中的佛陀。

途径茵莱湖上做卷烟的手工作坊,他们用玉米外皮来做滤嘴,使用破布木的树叶来包裹烟草,做出类似平头雪茄烟的式样。脸上涂着米色染料(Tanaka,用坦纳卡树皮制作的糊状粉液,有防晒美容的作用)的女人们示意让我抽一支,看我直摆手,就一人叼着一支烟坐在地上,自顾抽了起来,原来缅甸有男嚼槟榔女抽大烟的风俗。

快艇走走停停,我们穿梭在一个接一个的手工作坊里。毒日下,云不曾有半刻停留在头顶,于是只好像当地人那样蜷着身子在船上,把硕大的身躯缩在一伞之下。

逗留在茵莱湖上的56个小时,让我们浅浅地体验了一把水上生活。

万众瞩目下的千人僧饭

从茵莱湖上岸,我们去到曼德勒。笃信小乘佛教的缅甸人以无比诚敬的心建起大大小小的佛塔,宣扬着佛陀的伟大。他们甘愿将金钱投注佛塔,以金箔为佛加身,赤脚行走表达对佛的尊敬。在曼德勒,有一所千人和尚庙。

这并不是我看到僧人最多的一次,上回是在甘孜色达。整片山被横七竖八的红色简易铁皮屋架满,世界各地的僧侣说着不同的语言,念着同一种佛,在色达的山间辗转。

眼前这所千人和尚庙叫做马哈根达扬僧院,上午十点一到,佛学院的打钟声响起,上千人便从巷口有序的排到巷尾,将近一公里。他们两人一排,托着钵,各自低着头赤足静默的走向僧院食堂。打完饭后大家围坐一起,进餐时整间食堂听不到任何交流说话的声音。僧人的食物由社会团体和私人布施,每天都有很多布施者来这里给僧人送饭、书籍、

日用品等。来看千人僧饭的游客络绎不绝,吃饭与观看吃饭都成为一道奇景。

在曼德勒山顶被灼烤的快乐

爬上曼德勒皇宫里一百二十一级回旋楼梯,三十三公尺高的“通天塔”可以看到整座皇宫及周边景色。当踏上两百多米高的曼德勒山,却可以俯瞰整个曼德勒。从山脚下沿着山坡逐级而上,大约一千七百级台阶,沿途有八大寺庙,而山顶上是一个印度教的神庙。

我偷懒赤足踩上去往曼德勒山的扶手电梯,只觉得脚硌得慌,但真正让人跳脚的,是踏上被正午的太阳灼烤至50度以上的瓷砖,赤足在上面的情形像极了荷包蛋在跳舞。山顶,俯瞰曼德勒,不见城市的高楼大厦,而是茂密的树林融为一体,伊洛瓦底江与高低不一的建筑。

避开这毒日头,躲进一座庙的回廊,满眼塞进夺目的闪光。仔细端详,发光点从方柱上折射来,柱子上用玻璃镶嵌成各种形状的图案,柱子之间斗拱相连,回廊贯通。此时回廊下,有个气定神闲盘腿坐着切割玻璃的工匠,他面前满满当当摊着各种已经切割好的玻璃组件,那切割镜面用的专注劲儿,像是在切八箭八心的钻石。

乌本桥的剪影

但凡到过曼德勒的人都说要在“爱情桥”上走一走,他们说的是乌本桥。我们在正午时分,沿着被风雨冲刷洗涤呈浅灰色柚木的桥走上1200米,有些无暇在

意桥所在的东塔曼湖面的平静如镜,只顾想着桥对岸究竟是怎样的一派世外桃源。但对岸只是一个小村子,并无特殊。

乌本桥没有关乎爱情,本是当地百姓每日过往的交通路径。大家饿了在湖岸边搭上简易棚架烧烤、热了直接跳进湖里戏水降温、置办家什只需头顶藤框装回家用。小贩们也不急着招揽生意,在乌本桥上的六座亭子里一字摆开,卖什么的都有,有新的摊贩加入,也都是大家各自挪动下位子,挤出一个空位让他入伙。

亭子本是供行人遮阳躲雨的,游客想要在亭子下避避暑,自然而然会有人提脚走人,说自己歇够了让位给下一个遮阳者。

在缅甸慢行,遇到过无数次微笑着给我们让座的人。我想,因为生在佛国,他们的笑容便一直透着平和与佛性。

佛国曼德勒,隔三差五一个庙宇,这座金色宫殿僧院算是曼德勒少有的纯柚木僧院。

清晨六点的茵莱湖中出现拿着大号“鸡笼”的捕鱼人,在给过往船客表演当地人捕鱼的方式。

1.每天在曼德勒上演的千人僧饭,十点一到,佛学院钟声响起,上千人便从巷口有序的排到巷尾,连绵一公里。2.茵莱湖上做卷烟的作坊,这些老妇人时不时的自己来点上一支。3.僧人们在饭堂进食,听不到任何交流说话的声音。

租了一条快艇,穿梭在一个个手工作坊。

猫是茵莱湖水上屋的常客。

象头造型的弹弓。

1.住在茵莱湖上,有时想换换口味,也要打个快艇带你去小饭馆。2.茵莱湖上打造的居住空间很简易,木条打桩到湖泥里,架空成水上屋,让人觉得这就是一个漂浮在水中的世界。3.爬上曼德勒皇宫里的一百二十一级回旋楼梯,三十三公尺高的“通天塔”可以看到整座皇城。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