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流】钱振荣:老戏有新意

The Wuhan Magazine - - 卷首语 Editor's Note - 记者周玥 摄影刘虎成 部分由受访者供图

7月底武汉盛夏的高温,并没有抵挡住昆曲京剧观众的热情。都说戏曲是阳春白雪,可这个演出绝对雅俗共赏——《京昆戏说·长生殿》演出当晚,剧场内座无虚席,年长的粉丝不少,年轻的面孔更多。“七月七夕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谁知道比翼分飞连理死,绵绵恨无尽止”,《长生殿》以安史之乱为背景,讲述着唐明皇、杨贵妃的故事,其间穿插社会政治演变。它早先是昆曲经典剧目,后来也成为京剧传统剧目。昆曲柔美,京剧铿锵。戏曲名家、文武老生李宝春把两种戏曲形式精妙结合,成就了这出京昆混搭的“新老戏”。京、昆与现代音乐无缝衔接,共唱国家兴亡、儿女情长。其中唐明皇的扮演者是国家一级演员、江苏省昆著名小生钱振荣。演出前,我们和钱振荣聊了聊与新老戏、《长生殿》、昆曲有关的故事。台上的他唱腔流畅婉转,台下的他举手投足间自带儒雅,似乎做什么都不着急。

京昆无缝衔接

新老戏,顾名思义,老戏有新意,在不破坏传统精华的前提下,做新的尝试。所以“老”是原汁原味的经典,“新”指在音乐、舞美、程式编排等方面运用了丰富的新手法。

有人说过,再好的艺术,年轻人不喜欢,那么这个艺术的生命力是值得怀疑的。而新老戏一方面保留老戏的传统经典唱段,不让年长观众失望。另一方面改良老戏拖拉的部分,加入新的视觉效果和包装,吸引年轻观众入场。

京剧属性阳刚,昆曲专注抒情。钱振荣介绍,《京昆戏说·长生殿》情节中需要展现唐明皇阳刚气时就用京剧,到了表达情绪的剧情时,就用较柔的昆曲表现。

“当然,关键的底子还是传统,部分腔调是经典,不能动,只不过演出时间有所精简。”钱振荣举例,“比如《定情》《献发》等出彩唱段,京剧表达未必能胜过昆曲的柔媚和含蓄之美,所以我们保留,但像需要衔接人物强烈性格的地方,比如《埋玉》,就会用京剧的力度来弥补昆曲的沉寂。”

人物本就有多面性,新老戏能发挥京昆不同风格对人物的需求,“让人物立体丰满起来”。

对传统戏曲“格式化”

整部作品并非只有昆曲和京剧的传统戏部分交错,还特别新创了“京昆对唱”的部分。

“《哭像》在传统戏中,当我唱完三段后,木像显然是不动的,但这出戏里木像‘活了’,她开始和我对唱,接着是两个声部的合唱,就像是杨贵妃与唐明皇在两个时空交错怀念。”钱振荣觉得,即使是完全不懂昆曲和京剧的观众,也能因为有这些特别的看点而感到有趣。这出戏还有很多新元素,可以说是对传统戏曲舞台的全方位“格式化”。台湾著名作曲家钟耀光受邀为此剧创作了很多美妙大气的音乐,包括恢复唐代曲谱《胡旋曲》,放到安禄山进攻长安那场戏中,并在整体上加入了30人的交响乐团,中西乐器共鸣,在听觉上建构了唐朝多元文化兼容并蓄之盛况。在一般传统戏曲演出中,是不可能这样呈现的。

“安禄山进攻”中还编排了豪迈、破格的舞蹈“马舞”,更好地体现出胡人气质,以节奏明快、粗犷奔放的肢体风格,打破观众对京剧武戏的既定印象。

另外,舞台布景上用了屏风式拉门、壁画式背景,配合LED影像播放形式,每个主要人物出场仿佛都是从壁画中走出。不过在台口仍保留了“出将”“入相”的传统。这些都花了非常多的心思。

还有一处亮点是在舞台人物设置上,安排了一位现代小孩,类似主持人的角色,整出戏的开承转合正是由他来做“引导”,以童言童语对话,拆解历史事件,点出人生况味。

用现代方式包装骨子老戏

近些年,许多青年人在尝试多种途径推广传统,比如王珮瑜、凌珂,用现代方式包装骨子老戏。

钱振荣觉得这些都是值得肯定的行为,“在现在这个多元社会,应该使用多元手法去推广,而且传统艺术如今在整个社会艺术层面稍显弱势,但它又是我们民族传统的精髓,确实要让更多人去关注了解。”

他在去年出了自己的专辑《金声玉振》,圈粉无数,今年《玉簪记》也即将发行。

在钱振荣看来,高质量的唱段,观众很难通过正规途径找到,大部分还是依靠现场偷录,这是一个很尴尬的局面,“高质量地记录下来,通过正规途径传播和推广,录制专辑还是有效的手段”。

他笑说想在自己状态比较好时录制专辑,也给自己一个交代,免得年龄大了之后遗憾。录制唱片,会更加专注于咬字、行腔的规范,可以弥补现场演出的一些遗憾和瑕疵。

实体碟从某种程度上讲,就像纸质书一样,可以作为藏品。钱振荣希望观众能感受到的意义可以高于碟片本身,“我希望它像个艺术品,不仅仅是听,还具有收藏价值”。

一戏两看传承经典

今年钱振荣还将进行“一戏两看”《桃花扇》的全国巡演,10月他会再次来到武汉。

“一戏两看”指“全本”与“选场”各演一晚,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演绎。全本《桃花扇》与折子戏选场《桃花扇》二者同源,它们或改编、或整理自孔尚任的原著,但二者又各具备自己的审美品格。

以全本vs选场形式两天连演《桃花扇》,在国内尚属首次。目前国内昆团中,演绎如此丰富的《桃花扇》剧目,唯钱振荣所在的江苏省昆剧院独有。

现在内地很多人往往会为了艺术节,或其他节点,制作一些资金投入成百上千万的应景戏,耗费人力物力,演出一两次后这出戏就不存在了,成了一次性用品。

这也是钱振荣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我们到底做什么样的戏才能传承下去?他觉得“一戏两看”有望做成经典,“这条路暂时看上去不风光,但慢慢积累,比如20年、50年,甚至100年后,作品逐渐被传承下去,就是一大批珍贵的精神财富”。

传统艺术如今在整个社会艺术层面稍显弱势,但它又是我们民族传统的精髓,应该让更多人去关注了解。

1.钱振荣在《长生殿》演出后台2.《长生殿·定情赐盒》钱振荣(左)饰唐明皇

3.个人专辑《金声玉振》

《桃花扇》钱振荣饰侯方域

演出海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