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 】因为阅读,因为美

The Wuhan Magazine - - 卷首语 Editor's Note - 编导邓倩

“你所有读进去的东西就好像你吃进去的食物你不会记得你哪一顿吃了什么但它都会成为你成长的养分变成你的骨骼变成你的肌肉变成你的血液支撑你这个人的灵魂身体”。

如果有这样一个机会,你能与陈富珍一起坐着聊聊天,看着她手舞足蹈的样子,听着那一个个鲜活的故事,你一定会被她的情绪感染,不禁说一句:真可爱。这个可爱的人今年已经五十岁了,她出生于台湾,早前做过九年的媒体。后来又在诚品工作了十年,现在她来到武汉,做着武汉最美的书店——物外。

TA说 【我与书】

我是出生于台湾南部的一个农渔村,那其实是战后,九年国民普及教育也刚开始,所以我小时候没读太多书。但有两个人让我与书有了深刻的交集。一个是我母亲,她在教我们一些做人做事的道理的时候,会用一些孔子、孟子的话来说。子曰,妈妈用闽南语说“kong zhu gong gong”就是孔子说了什么。后面就是要说的道理。现在想想,这是一

件很有趣的事情。

另一个是我大姐,她自己会攒一点零用钱去买她喜欢的文学作品。我没有零用钱,但我可以看我姐姐的书。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我读了琦君老师的书,她的文笔非常的温暖,非常的有温度,像《三更有梦书当枕》、《留予他年说梦痕》,三更有梦书当枕,就好像书跟你特别的亲近,然后你可以把书当枕头,不睡觉的时候就可以看看书。这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见苦知福也是另一种可能】

我在诚品做了十年。2007年我离开,希望再去做一点有兴趣的事,看看人生还有没有另一种可能。我做过美术馆、做过博物馆,还做过办公企业的营销。但后来我生病了,医生跟我讲是恶性肿瘤那一刻,我是脆弱的,我是狂哭的。可是就在门诊外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我看过的几本书,那几本书都是讲人面对疾病的时候,这些作者的态度,而且都是真实的故事,他怎么去面对他的疾病,以及可能的死亡。所以那一刻让我重新去面对生命这件事情的是我曾经读过的那些书。生老病死,爱怨嗔痴,喜怒哀乐,其实在书里都可以看得到。因为读书,我知道我并不孤单,因为书中很多人都承受了相同的困难跟疾病。所以我会珍惜,会告诉自己是幸福的,我没有那么多灾难也没有那么多苦难。所以在生病前做书店和我生病后做书店是不一样的,是那个见苦知福。

【遇见,物外】

物外很直白的来讲就是物质之外,一个精神层次。因为人都有需要物质的层面,也需要精神的层面。那物外正好是嫁接于物质文明与精神文化的一个桥梁。这是出于佛教的一个典故“禅师亦远俗尘,神游物外”。后来我很喜欢的另一个出处是朋友送我的一张贺卡,上面写着“智周物外,布迹人中”。它的意思是在物质跟物质之外去得到一个智慧之后,你必须要去世间传播这个好的智慧,好的道理,好的意义,这才有价值。我觉得这两句话更精确的传达物外作为一个书店的核心价值跟想要传达的一个理念,所以后来我很喜欢这句话。

就像我来武汉是因为我知道有一个企业家想要在他的城市做一个好书店,我是被这个情怀打动的。我做过诚品书店,我知道一个好书店对一个城市的影响,对一个读者的价值是很难言说的,所以我常常讲一句话就是,我相信阅读可以改变一个人的生命,阅读可以影响一座城市的文化。

【一本书、一个读者、一座城市】

一本书,一个读者,一座城市,他们的关系是什么?一个城市的氛围不是只有硬体的建设,它很重要的是人的灵魂在这里,人的气质在这里,人在城市互动的过程之中,展现了某一种氛围。那书店也一样,我常常跟人家讲说,书店没有读者就不是书店,书店的气质跟灵魂,是读者跟书店的工作人员一起创造出来的,也不是书店的工作人员自己生长出来的。你看到每一个读者的姿态都不一样,阅读的画面都不一样,那这个姿态这个画面,就形成了这家书店的一种气质。像现在的书店不是单一的卖书的地方,它是一个多元文化的休闲场所。它是多面向的,多功能的,文化也是多元性的,不是单一的。就如汉口店它曾经的前身是一个阅读化场所,再把它回归到一个阅读文化的场域里头,是一件很棒的事情。

【怀念是一种美好】

如果有一个地方、有一个空间跟你的成长记忆是连接的, 跟你的生命记忆是连接的, 那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就像高雄的黑轮就是我很怀念的食物,在武汉对我来说所有东西都是辣的,都是咸的,好几次起床的时候,我跟台湾的室友说,做梦的时候梦到我在吃黑轮。这是一种怀念,也是一种美好的记忆。没有什么会永久,但是如果有值得怀念的东西,你再去回味它,是一种幸福。

物外书店总经理 陈富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