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有踢足球的权利

The Wuhan Magazine - - 头条 - 记者孙次衡

足球,这项古老的运动,从古至今一直令人魂牵梦绕。自1999年美国女足世界杯决赛上的点球惜败,铿锵玫瑰之名从此叫响,足球在中国人印象中,终于不再只有男人的身影。提起中国女足,无论是高峰低谷,铿锵玫瑰之名总是如影随形,这也是因为人们对中国女足始终有一份期许、一份祝福。而近年来,随着政策改革和观念变化,女足一路高歌,吸引了更多人的关注。而武汉,孕育出众多女足人才,她们崭露头角,引领女足风潮。

在天津举办的2017年第十三届全运会中,武汉的女足队伍代表湖北省踏上征途。值得骄傲的是,诸如江苏队、上海队等女足强队,其队员都是从各个城市抽调组成的,而武汉却以一个城市的力量支撑起了一支女子足球队。这从一个侧面体现了武汉对女足的重视与坚持。

“已经走在了正确的轨道上。”足球协会女子部部长魏玉红对于目前现状如此总结。1992年中国足球的第一次改革,把足球完全推入了市场,种种弊端证明这不是适合中国足球的道路;而在2015年,联赛改革促进了中国足球的发展繁荣,同时,与名校的合作也打开了升学渠道,优秀选手将统一安排优质学校就读。

针对女足,政府近年来加大经费投入,不仅免除了女性训练费用,足协还布立了10个女足训练单位(学校),每所学校投资数万元以弥补女足教员与设备的不足,让女足训练不再只有“男足带女足打”的一种情况。

武汉女足目前参与者达到五六百人。魏玉红说这个数字领先于全国。”但观念的改变是重点也是难点,女足后备队的数量是随着家长观念改变的。”魏玉红解释说,以往家长认为足球不该是女孩子玩的,这就造成了女孩本身就没有踢足球的意向,即使校方支持女足,也往往凑不齐一支队伍。而近两年,改革成效初步显现,以往组织女足队伍需要校方不断动员,现在则有学生主动参与,从“要我练”变为“我要练”, “数量上来了,精英才会出现”。

有道是“时运则存,不用则亡”,足球作为一项需要大量练习与实践的体育运动,训练不能间断。魏玉红对于武汉女足的信心,不仅仅来自于各项具有针对性的改革,还有武汉独有的主客场比赛制度。

大约9月开始报名,联系各个学校及地区,在周一到周五下午进行切磋交流,一直打到寒假,之后3月再一次开启报名,如此循环。除开宣传及其他比赛准备,每年都有几个月的时间展开具有真实竞技氛围的激烈对抗。“魏玉红说,漫长的主客场比赛加上日常训练,让足球队员们几乎享受不到其他孩子们最爱的寒暑假玩乐时光,而被足球填充得满满的。“对她们而言,足球是爱好,那么训练就是玩乐了。”魏玉红笑着说,“说到底,还是靠着一腔热爱啊!”因为有爱,才能坚持。不顾寒暑,摸爬滚打,层层淘汰,始终奔跑在绿茵上的人,一定是打从心底热爱着踢足球的人。

而对于这些满怀热爱的女孩,足协需要做的,就是创造更好的条件让孩子们开开心心地踢足球,毕竟,“每个人都有踢足球的权利。”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