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文“西藏”一词的来历

Tibet Geographic - - Geograph地y 理 -

著名藏学学者陈庆英对 " 西藏 " 一词的来历进行研究考证说,今天汉文中的“西藏”(藏文为“bodljong”)一词,是指西藏自治区(藏文为“bod- rangskyong-ljong”),简称为西藏。对于这一名词的来历,则可追述到 1300 年前。

公元7世纪,吐蕃王朝兴起,统一青藏高原大部,所以唐代汉文典籍用“吐蕃”来称呼吐蕃王朝,同时也指吐蕃王朝所占有的地域,有时还指吐蕃王朝的各部落。作为族称,“吐蕃”是藏文中吐蕃王朝的自称“bod”的对应词。元朝统一藏族地区后,将藏族地区归入“西域”的范围,元朝总称西域各族为西蕃(或写作西番),藏族被看做是西蕃之一,所以有时又称藏族地区为“西蕃”,有时又异写为“西番”,这是地名上第一次在称呼藏族的“蕃”字前,加上表示方位的“西”字,是后来出现“西藏”一词的第一步,但是“西藏”并不是从“西蕃”或“西番”演变来的。

明朝对藏族地区基本上承袭元朝旧制。明末清初,卫拉特蒙古固始汗联合藏传佛教格鲁派统治青藏高原,因此清朝兴起时,是通过固始汗与藏族地区建立关系的。蒙古语称藏族为土伯特,并称安多一带藏族为唐古特。清朝早期的文献称藏族为“图白忒”或“唐古特”,清顺治帝时称藏巴汗为“图白忒部落藏巴汗”,称达赖喇嘛为“图白忒部落达赖喇嘛”,这里的“图白忒”即源于蒙古语的“土伯特”,而蒙古语的“土伯特”又源于“吐蕃”,即源于藏族的自称“bod”。到康熙帝时, 清朝与藏族地区的关系进一步加深,清朝逐步了解到藏族地区各个部分在政治、社会、民族等方面存在许多差异,各部分的名称也不相同。除继续用“图白忒”统称藏族地区外,清朝将达赖喇嘛、班禅喇嘛所居之地沿用藏族的习惯称为“乌思藏”、“卫藏”,后来又由“卫藏”一词演变为“西藏”。

至于清朝为什么在沿用“图白忒”、“土伯特”、“乌思藏”、“卫藏”等词之后,又造“西藏”一词来指“卫藏”地区,陈庆英老师指出,“图白忒”用作地名时泛指青藏高原,不适合用来专指卫藏地区,而“卫藏”中的“卫”字,与明清时代军政机构中“卫、所”的“卫”字相同,也不宜用作某个地区的专名。藏文“卫藏”中的“卫”字恰与满文中的“西方、西方的”( wargi)一词读音相近,且卫藏地区又处在中国的西南部分,因此可能是“卫藏”一词先在满文中译为“wargi dzang”,即“西方的藏”,再从满文译成汉文,即是现今常用的“西藏”一词。今查《满汉大辞典》中“,西藏”一词的满文是“wargi ts’ang”,而“西城”一词的满文是“wargi hecen”,意为“西边的城”;“西域”一词的满文是“wargi ba”,意为“西面的地方”。

由此推测,是清朝的满族君臣把“乌思藏”理解为“西面的藏”,称之为“wargi dzang”,翻译成汉文时译作“西藏”,这样才出现了汉文的“西藏”这个地理名词。(本文节选自《燕京学报》1999 年第六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