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0—1950

Tibet Geographic - - Flor植a 物 -

1946年,以贵族嘎雪巴家族的子嗣嘎雪塞·顿珠为领队的藏族学童进入印度大吉岭的圣约瑟小学部学习,那是一所剑桥制的教会寄宿学校。

当年的学童,后来的西藏翻译家和小说家斋林·旺多写道:“虽然我们都是大户人家的子弟,但回到宿舍不能睡软床,必须坐硬板凳。我们穿的都是结实耐用的高档毛料裤子,久坐硬木板凳,每个人的裤子上屁股部位都磨得闪闪发亮。”

到了初中二年级时,斋林·旺多得到了自己的地理课本,“教材中的地图按照西藏的思维是不可想象的,我看完后大吃一惊:大不列颠国只有那么一点地盘,而我们西藏多大啊,我们第一次对西藏在地球上的位置有了最初的了解,那种惊奇是无法言说的。”

这批来自贵族家庭的留学生会回到西藏度假,也将自己在印度的英国学校里养成的做派带回了古老的西藏。“在夏天天暖的时候,人们还能看到许多在印度上过学的少女在拉萨河边游泳,骄傲地展示她们的现代泳装。”西藏研究者作家索穷在他《翻越雪山看世界——西藏近代留学生史话》里如是写道。

正当来自欧洲和美洲的旅行者们忍受着高反,拍摄西藏的蛮荒与古老时,西藏人也开始了向外的眺望,追求新生活、新风尚的冲动从来就没有停止过。

锡金王室车仁家族的似乎有充沛的精力涉足时尚的方方面面,车仁•晋美引领了贵族生活风尚;他对女装设计发生了兴趣,设计漂亮的女金花帽,名“车仁娘夏”,迅速普及,此后很少有妇女再戴老式的“巴珠”;但他最大的爱好或许是拍相片和电影,1934年开始拍摄了大量的噶厦地方政府活动和拉萨生活的图片。

仅热爱摄影一事,西藏就有三个贵族可以并称,分别是第穆活佛、车仁·晋美和擦绒·东堆朗杰。现西藏摄影家协会主席、第穆活佛的儿子旺久多吉在《慧眼照雪域——父子摄影师眼中的西藏》一书中提到:“当时他(第穆活佛)已经拥有了最先进的摄影器材,有一部如莱福莱……两部莱卡,还有一部卡宾,另外全套的滤色镜、三角架、闪光灯、拍散片的,拍接片的,测光表全都有。”在当时摄影术还被普遍的迷信认为是妖术,会摄去人的灵魂,可这位活佛却在自己家中建了一座暗房。

甚至最高统治者也热爱现代生活,当时的西藏摄政王热振活佛“喜欢邀请英国代表团成员到他家给他放电影和音乐,这时的摄政王要比在官方正式场合轻松可亲的多。”

新奇时尚的事物,古老厚重的信仰,还有对时代的变化并不敏感的大部分僧人,忙于生计的大众,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