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0—1990

Tibet Geographic - - Flor植a 物 -

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中国的大门又一次向全世界敞开,西藏也同内地各个城市一样,迈克尔·杰克逊的歌,鲍勃·马雷、吉他、摩托车、象征主义诗歌、波普艺术、霹雳舞、现代主义音乐、魔幻主义写作蜂拥而入。

人们会津津乐道当年在西藏蓬头垢面,后来风靡一时的文艺青年轶事,讲述他们如何异想天开,他们毫无顾忌地套着国外的二手衣服,寻找当下最流行的磁带;他们在舞厅里带着蛤蟆镜,疯狂地跳舞,有钱时点红酒,没钱就喝啤酒;他们挤了一个小时的队,就为了买一张电影票和漂亮姑娘一块去看。

但是有一点不同,当西藏的年轻人同内地的青年人一样在追赶时尚浪潮之时,突然发现自己反而成为了时尚,自己最古老、最习以为常,最传统的一些习惯风俗,反而成为了时尚潮流和当代文学艺术追捧的焦点。追逐了一大圈,却发现原本落在后面的祖宗远在自己的前面,时尚的二律背反如同一条首尾相衔的大蛇,让人头晕。作家扎西达娃八、九十年代的作品中完整地捕捉了当年的气氛。“(在八廓街上),有从印度过来做买卖的康巴人,男人身穿花衬衫、牛仔裤、留头发、手持佛珠;女人穿的是国外藏民中流行的新式无腰带紧身长裙。他们摆的是令人眼花缭乱的戒指、耳环、胸针、首饰、手镯、项链以及印有外文商标的衣裤…一群群穿着臃肿的羊皮袍的牧人,他们往往扶老携幼形成一支小小的行动迟缓的队伍。有身材比常人略高一筹的康巴男人,屁股后面拖着长长的裙袍,腰间横一把长刀…裹着绛红色袈裟的喇嘛,剪着像淘气的男孩似的短头发,赤着脚,三三两两牵着手的尼姑们。穿戴可以同内地大城市甚至外国相媲美的拉萨男女青年…三三两两的士兵。系着厚帆布,手上套着包铁皮的木铁掌,满脸灰土的职业朝佛者在行人们的脚下磕着唰唰响的长头,行人们纷纷给这些职业殉教者闪开一条道。惹人注目的外国游客,被一大群牧人和乡下人围着,人们纷纷扯起挂在脖子上的廉价小玩意递给外国人试图蒙骗点外钞。…一位领着散发着强烈的膻臊气味的放生羊的老太太提着糌粑口袋依秩序施舍给诵经的每一个人,还有在人流中像困兽般吼叫的大小汽车…”(《巴桑和她的弟妹们》)而外国游客聚集的旅店,则俨然一个旅行者狂欢的天堂。“北京东路那家住满了外国人的吉日旅馆,院里的墙壁上贴满了张贴物,那上面用各种文字写成的各种内容的纸条让这里如同一个繁华的交易所:‘本人出售一双八成新的耐克鞋。’‘我的钱包丢了,愿意廉价出售五卷从新疆到西藏沿途拍摄额各种风光和风俗彩色菲林,技巧高超,质量可靠,请来305房间黄头发的戴维。’‘我将徒步从拉萨到日喀则入境尼泊尔,愿有一位伙伴同行,女士谢绝。708哈雷。’‘你想以一百美元的代价换取一次目睹西藏喇嘛教最隐秘的密宗仪式吗?雪域旅馆105房的路易斯·安妮愿为您效劳。’…”

一面是热浪滚滚的时尚潮流,一面是“最隐秘的密宗仪式”、狐皮帽子、巫师和最荒凉土地上的徒步。扎西达娃和他的同时代作家们,凭借把握这两种风格的对冲,成功地打造出了西藏风格的魔幻现实主义作品,而这正是对八十年代在时尚和传统冲击之下西藏社会的临摹。

又一个三十年过去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