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帐篷城”与猴年“嘉年华”

Tibet Geographic - - 滇藏 -

面的道路一半平缓一半崎岖,中央黝蓝色柏油车道与两侧黄灰色土石路面相连,组合而成的宽阔“街道”将仁多岗村整齐地划为两半,并行延伸的灰白色藏式建筑夹峙两侧,简陋但笔直......这是一个难以言喻的奇怪场域,从任一处剖面看去,白、蓝、灰、黄与油、土、路、石的组合,镶嵌在静谧青翠的山谷,像极了印象派画家眼中色彩多变的瞬息世界。

但它本身隐喻着起伏不定的规律,山风来自海拔4500米的高原谷地,毫无章法地穿行而去,在络绎不绝的车轮与人流中卷起形状各异的扬尘,为这幅印象画作更添粗放与迷离。

从视觉上远观,仁多岗村笼罩在一片灰黄色的烟雾之中,那些干燥的 尘土经烈日暴晒,使滚滚的车流与人流更显喧嚣与密集。

人流与车流通往村庄的尽头,我们是被裹挟其中一员,灰尘吹入眼鼻的感觉极不舒畅,也让人更觉燥热疲惫。唯有路边偶尔升腾的缕缕白烟,从户主为祈福而燃烧的柏树枝幻化而来,它们弥漫于村庄的些许角落,与粗糙的扬尘纠缠,显得洁白轻盈,柔滑质感正如藏地哈达,生长出一股无形的力量,指引人们通往山谷深处,道路远方。此时正值藏历火猴年6月8日(公历8月11日),持续5天,12年一度的直贡梯寺猴年大颇瓦法会即将举行。

这是藏传佛教直贡噶举传承三大传统法会之一,亦是闻名全藏有关“牵引”“往生”“灵魂”的隆重宗教仪式,每隔一个生肖纪元的藏历猴年 6月方才举办,如此难得的机遇,吸引包括我们在内的众多信众和游人前往赴会。毫无疑问,在以各地藏人为主的朝拜信众当中,我们几位来自四川、甘肃、福建、广东等地亦无宗教信仰的游人,从装束到神情,都不“入戏”,倒像是几片随波逐流的枯枝散叶,起伏在朝法的洪流之中。

法会前夜,一位朋友向安贡仁波切求教何为“颇瓦”?得到解释说“:颇瓦法,简单地讲就是在临终前,通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