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城江孜

Tibet Geographic - - Letter 卷首语 - 文 /杜冬

江孜的命运,几经跌宕。江孜的密码,透露出怎样的信息?传说中,止贡赞普就是在江孜紫金寺附近被部下罗昂达孜杀死,吐蕃赞普一系与天庭的联系被斩断,江孜的黎明就此展开。

吐蕃之后,赞普的子孙班阔赞在宗山上建立了城堡,江孜逐渐崛起,年楚河谷成为全西藏宗教、文化、艺术和经济的中心之一。白居寺的兴建是江孜历史的新篇章,南与乃宁寺、艾旺寺呼应,西接夏鲁寺、觉囊平措林寺、纳塘寺乃至萨迦寺,一同构成元、明之际西藏最重要的文化与艺术根基,是近代西藏的摇篮之一。江孜特有的美感发祥于此。

进入明、清之际后,江孜作为甘丹颇章政府的大宗,更成为西藏手工艺的重镇,地毯为代表,纺织、陶器、金银器、雕塑、绘画均颇为精美,大胆而沉稳,繁复而优雅的江孜美学,历久弥新。肥沃的年楚河谷,哺育了众多的江孜人,江孜在泛喜马拉雅地区贸易中的地位更加凸显。江孜老城特有的二元对立中轴格局:白居寺-加日交老街-宗山也得到了确立,成为西藏古典城市的样板。

历史并未停步。1888年隆吐山大战,西藏门户开启;1904年江孜更遭到英军入侵的劫难,这一历史的急剧转弯,使得江孜成为西藏最重要的对外贸易窗口。江孜-噶伦堡外贸线路作为西藏经济的命脉,发挥作用达半个多世纪。驻藏大臣和内地使节从这里进入西藏,世界各地的物资被骡马和挑夫背负,进入西藏各角落;西藏的羊毛、麝香等大宗物资南下印度,无数人的发财梦想沿着这一条严酷而绝美的商道升起,西藏财富的传奇故事揭开大幕。在跨越喜马拉雅的商道中,江孜无疑是关键所在。

如今,江孜-亚东-乃堆拉山口边贸市场依然在发挥作用,或许在不久之后,一带一路将从这里直通南亚,这条脉搏将再次充满全球化潮汐有力的搏动。

千年回首,再看江孜。我们重返商道,再登古堡,礼拜白居寺的壁画,在地毯的一经一纬间尝试解读江孜密码。江孜的密码,折射出西藏的历史。在江孜,读懂西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