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世界三大名毯,还是东方地毯带的一员?关于藏毯有一种说法,称藏毯是世界三大名毯之一。

关于藏毯,常有一种说法,称藏毯是世界三大名毯之一。

Tibet Geographic - - Contents 目录 - 撰文 /杜冬,图片来自网络

我们本着认真的学术态度进行初步调查,并未在维基百科或权威的媒体上看到这一说法,在中国知网等学术平台上也未发现有关世界三大名毯的介绍。追根溯源,最早出现这一说法的可能是1994 年第六期的《中国改革》上新华社刊发的《从世界屋脊走向海外─ ─西藏民族手工业发展形势述评》一文,该文摘要写道:今年一月,参加美国亚特兰大世界地毯交易会的西藏地毯专家传回喜讯“:西藏地毯在此次交易会上受到好评,被誉为同波斯地毯、土耳其地毯齐名的世界三大名毯之一。工艺独特、质量上乘的西藏地毯,是勤劳智慧的藏族同胞对美的创造。”

因此,更有可能的情况是,所谓藏毯属于世界三大名毯的说法并没有权威的依据,不仅如此,并不存在一个所谓的“世界三大名毯”排行。

但这并不是否认藏毯的地位,根据维基百科的分类,藏毯属于“东方地毯”中杰出的一员,与波斯地毯、土耳其地毯、印度巴基斯坦地毯、中华地毯、高加 索地毯以及土库曼地毯同属此列。

这一东方地毯带,西从摩洛哥开始,横穿北非阿拉伯国家,进入近东的土耳其和中东的伊朗,阿塞拜疆,延伸至中亚的土库曼,再扩展至中国内地、西藏和南亚次大陆。由于这一东方地毯带的国家多信仰伊斯兰教,所以又被称为“伊斯兰地毯带”。

地毯起源很早,公元前2000 年的叙利亚古文献中就已经提到了精美的地毯。在古希腊的《荷马史诗》和色诺芬的《远征记》中都提到了精致的波斯地毯是送给贵族的上好礼物。进入公元1世纪,甚至在古埃及的亚历山大里亚还有织造地毯的作坊。

但由于虫蛀、火烧等原因,这些地毯所保存的实物并不多。目前所见最古老的地毯发现于阿尔泰山脉的Pazyryk地区,属于塞种人的陪葬品,塞种人是中亚古老的游牧民族,地毯纺织于公元前5世纪。地毯图案带有浓烈的游牧人风格,地毯外圈分别有一圈野鹿和一圈马的纹样,且有人牵马。中央则是24 个星状方格。尽管是距今2500 年前织成的,但已

经为后世的地毯编织开拓了道路:纷繁重复的花纹,精美的,分层的边框,这些都表明当时的纺织工人已经有多年的知识和经验积累,手法娴熟,有考古学家认为这可能是波斯帝国阿黑门尼德王朝的作品。

最古老的地毯也出现在中国,斯坦因曾在吐鲁番、和田发现过古老的地毯残片,为公元前4 世纪到5世纪的产物。在罗布泊也发现了残片,花纹对称,色彩浓烈。考古证明,这一时期,叙利亚、阿富汗、伊拉克等地均有出色的地毯编制工艺,据推测,可能是游牧人四处迁徙时,将这一地毯工艺带到了四方。

其中尤其以波斯毯最为出色,而波斯毯中最杰出的作品又数宫廷毯,例如16世纪萨法维王朝时代伊斯法罕城的地毯就以精妙的颜色和绚丽的设计著称,至今都是各大博物馆的珍藏。波斯毯拥有众多的流派和纺织中心,例如Tabriz, Kerman,Mashhad,Kashan,Isfahan, Nain 和Qom,2010 年,法 斯(Fars)和Kashan的地毯工艺被列入联合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清单。

这些地毯工艺是否曾传入上古时代的西藏,目前尚无考古证据。但2005 年 在古格穹隆银城发现的卡尔东墓地内,有来自新疆塔里木盆地的魏晋丝绸和木器,地毯沿着这条古老的商路传入西藏,是很有可能的。

13世纪开始,随着赛尔柱人在土耳其建国,土耳其崛起为新兴的地毯中心。以繁复的花叶纹路和精密的几何图形著称,有趣的是,这一类地毯现存于世的孤品却是在西藏一座寺庙内发现的,后来被带往尼泊尔,如今被小心翼翼地保存在多哈的伊斯兰艺术博物馆。这再次证明,地毯和地毯编制工艺沿着商路进入西藏,并不是空中楼阁。

就西藏而言,地毯编织起于何时并不清楚,但至少在1903 年英军入侵西藏时,就曾在江孜看到了规模相当之大的地毯纺织作坊。到了20 世纪70 年代,藏毯在印度、尼泊尔,随后在西藏内部开始复兴,并成为国际市场收藏家的宠儿。设在尼泊尔的藏毯工厂很快将更新的设计加入到这一古老的工艺中,使之成为尼泊尔支柱产业之一。由于地毯编织花纹复杂,要求手小而灵巧,尼泊尔的藏毯工厂甚至使用童工,并遭到国际社会抨击。而西藏本土的藏毯则仍然保持其传统设计与工艺。

中国新疆楼兰发现的地毯残片,是目前世界所知最早的地毯之一(上图)。动物纹样地毯,纺织于公元1500年前后,发现于瑞典(下图)。1589印度莫卧儿帝国时代的挂毯,图案为莫卧儿帝国皇帝巴布尔接见大臣(右页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