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

金印金册的颁赐,正式确立了格鲁派在藏传佛教中的主导地位及甘丹颇章政教合一地方政权的合法性。历辈达赖喇嘛都将清朝皇帝所颁赐的金印作为他执掌西藏政教大权的重要标志。

Tibet Geographic - - Contents 目录 -

历代达赖喇嘛金印

历 辈达赖喇嘛是西藏政教大权象征的代名词,他所使用的印信也是其行使权力的象征。西藏博物馆历史展厅中,就陈列着一方珍贵的达赖喇嘛金印,其具有的历史价值、艺术价值和经济价值不言而喻。此印为纯金铸就,是众多达赖喇嘛印信之一,印文为汉、满、藏、蒙四种文字刻就的“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拉呾喇达赖喇嘛之印” 24字封号的26字印文。“西天大善自在佛”为佛教用语;“所领天下释教”指所领导的释迦牟尼创立的佛教;“普通”是汉语普遍通晓(一切)的意思;“瓦赤拉呾达喇”是蒙古语金刚持,意为密宗大成就者;“达赖”,为蒙古语,意为大海,“喇嘛”是藏语大师、上师的意思,“达赖喇嘛”合起来就是智慧像大海一样的上师。

关于达赖喇嘛印信的由来还得从明代谈起。明朝初期,宗喀巴大师创建了格鲁派,这是藏传佛教 四大教派(宁玛派、萨迦派、噶举派、格鲁派)中最后兴起的一个教派。格鲁派创建之初受到主导当时西藏地方政权的帕竹噶举派势力的支持,迅速发展壮大。到三世达赖喇嘛索南嘉措时期得到了青海蒙古首领顺义王俺答汗的支持,并在俺答汗的帮助下将黄教传到青海、新疆、蒙古等地,使蒙古人自此皈依黄教。俺答汗生前还赠予索南嘉措“圣识一切瓦齐尔达喇达赖喇嘛”的尊号,自此开始有了“达赖喇嘛”的称谓并为历代所沿用,索南嘉措圆寂之后,认定俺答汗之曾孙云丹嘉措为其转世,从此黄教开始了以转世灵童来承袭前辈达赖喇嘛的衣钵。

活佛转世制度是藏传佛教特有的一种承袭方式,最早起源于12世纪末。据传噶玛噶举派创始人都松钦巴圆寂时曾遗言将投胎转世再来,于是其门徒认定再传弟子噶玛拔希为其转世,是为第一世噶玛巴,从而诞生了噶玛噶举派第一位转世活佛,由此创建了藏传佛教独一无二的活佛转世制度。此

后,活佛转世制度很快得以推广,并为藏传佛教各派采纳和沿用。转世灵童的认定需根据前世活佛的遗言、灵童认取前世活佛的遗物、观湖、跳神、占卜等方法来确认。

四世达赖喇嘛云丹嘉措的转世— —五世达赖喇嘛阿旺·洛桑嘉措是西藏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1622年,阿旺·洛桑嘉措四岁的时候被格鲁派僧众迎至哲蚌寺,开始循序渐进地教授其显密经典; 1625年,四世班禅大师为其剃度,授沙弥戒,1637年授比丘戒,并进行密宗灌顶;后与各寺高僧大德学习《五部大论》、音韵学、诗学、黑算、白算等一切显密经典,皆圆满精通,在学识、教法等诸事普遍通晓,成为名副其实的“普通”者。

明朝末期,西藏地方政权更迭,新上台的噶玛噶举势力对格鲁派采取了排斥、打击和压制的政策。在此情况下,黄教领袖五世达赖喇嘛和四世班禅联络青海蒙古固实汗势力进军西藏,推翻了以藏巴汗为代表的噶玛噶举派势力对西藏的控制,建立了由黄教格鲁派领导的甘丹颇章地方政权。政权建立之初,噶玛噶举派势力不时联络其他地方势力发动叛乱,对甘丹颇章地方政权不予承认。以五世达赖喇嘛为首的格鲁派领袖深知,要稳固政教大权、安抚各大势力,除了拥有强大的军事力量以外,还需辅以中央王朝的政治支持。此时,明朝已经衰落,政权濒临崩溃,“后金”政权在东北崛起,正向全国范围扩充势力。审时度势之后,1642年,五世达赖喇嘛和四世班禅便委派黄帽派上师塞钦曲杰为使者前往盛京(即今天的沈阳)朝觐清世宗(皇太极),受到了后金政权的优厚礼遇。使者们在盛京居住了八个月,圆满完成了与清廷建立联系的使命。

于清统治者而言,若要统治各少数民族地区,特别是蒙藏地区,利用当时在群众中备受尊崇且享有很高声望的佛教是一个必备的因素,因而要拉拢利用佛教就必须与当时的宗教领袖五世达赖喇嘛和四世班禅建立稳固的关系。清军入关后,清朝皇帝与黄教格鲁派及其建立的甘丹颇章政权开始了频繁的信使往来,且专门派人到西藏问候五世达赖喇嘛和四世班禅大师,敦请达赖喇嘛入京。1652年,五世达赖喇嘛率领西藏僧俗官员三千余人出发前往北京,当达赖喇嘛抵达青海时,顺治皇帝赏给途中所需食物;当抵达甘肃时,又赐给金顶黄轿; 抵达京郊时,顺治皇帝还亲自出迎,并在北京西郊专门修建了“黄寺”供五世达赖喇嘛人等居住。五世达赖喇嘛一行在北京受到清朝政府热情款待和顺治皇帝的丰厚赏赐,居留两月有余后奏请返回西藏,得到准允。临行时顺治皇帝亲自送五世达赖喇嘛至南苑、设宴饯行,并在回藏途中颁赐了金印、金册。据《五世达赖喇嘛自传》中记载:“于盛宴之上赐我金印金册……赐我领西天一切事务之金册及其他物品……”从此,“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拉呾喇达赖喇嘛”的封号正式确立下来。按照习惯,封号字数越多,持有人地位越高, 24字封号在历朝赐号中都是极为少见的,顺治皇帝给五世达赖喇嘛的封号如此之高,可见其对格鲁派的重视程度以及对藏传佛教领袖的极度荣宠和笼络。从此,格鲁派历辈达赖喇嘛均由清朝政府封赐名号,并颁给大小、重量、外形相仿,印文相同的印信,作为行使西藏地方政教权力的一个标志。甘丹颇章地方政权在得到中央王朝的支持后稳定了政局,政教事业得到进一步发展。

达赖喇嘛的名号确定后,开始根据辈分追溯世系,将宗喀巴大师的亲传弟子根敦珠巴大师追认为一世达赖喇嘛,其转世灵童根敦嘉措追认为二世达赖喇嘛;索南嘉措为三世达赖喇嘛;其转世灵童云丹嘉措追认为四世达赖喇嘛,作为云丹嘉措的转世洛桑嘉措就是五世达赖喇嘛了。五世达赖喇嘛回到西藏后,对顺治皇帝颁赐的金印、金册重视有加,在国家庆典、重要公文的文档上,都钤盖上大金印;行文全藏的重要命令、通告等公文上,钤在一切印绶之前的也是大金印,其后再按序钤盖其他印信。无论出行至何处,也都随身携带,后来由于金印硕大、沉重,还复制了一些大小、形制相同的木印,以便随身携带使用。

金印金册的颁赐,正式确立了格鲁派在藏传佛教中的主导地位及甘丹颇章政教合一地方政权的合法性。历辈达赖喇嘛都将清朝皇帝所颁赐的金印作为他执掌西藏政教大权的重要标志。此方金印就是中央政府颁赐的众多达赖喇嘛印信之一, 无论从外形、质量,还是印文,无不为我们展示出中央王朝对西藏地方上层政教领袖的重视和西藏上层领袖对中央政府的依附,映射出西藏地方与中央政府源远流长、密不可分的关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