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两年前的 3 月 1 日,新年刚过,西藏美术家代表团一行几人前往美丽、浪漫之都法国巴黎,开启了参加举办“蓝天净土— —高原画派展”的旅程。

Tibet Geographic - - Contents 目录 -

探访巴黎

开展

飞行了十一个小时后,下午终于抵达了戴高乐机场,办理一系列的入关手续后,随着暮色的渐渐降临,驱车进入了市区。到了住地,天一片漆黑。兴奋、激动,一夜未眠,“三色旗”“浪漫主义”,记忆里浮起曾经在画册书籍里看到过的法国最伟大的浪漫主义画家德拉克洛瓦的作品《自由引导人民》,描绘的是 1830 年“7月革命”时,法国的工人、市民和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走上街头,反对封建政权的场面。作品展示了硝烟弥漫的巷战场面,以一个象征自由的女神形象为主体,她高擎象征法兰西共和国的 三色旗,领导着革命者奋勇前进。在这次大搏斗中,画家真正看到了人民的力量,他把自己的激情倾注在这幅画中。在艺术上,他是一位重个性、重想象、重激情、重色彩的一代大师。

第二天,风和日丽。匆匆早餐过后,我们一行沿着塞纳河— —巴黎的灵魂之河,驱车缓不济急进入了市中心。我们炎黄子孙恃倚长江黄河生息繁衍进入到 21世纪,巴黎人靠水吃水,规划和发展大体上沿着塞纳河做文章的,历代知名的景点大多都在塞纳河附近。

不知经过了多长时间,来到了中国驻巴黎文化中心。经过短暂的交接,开始忙碌展前烦琐程序。下午 7点进行了“蓝天净土— —高原画派展”开幕式,参加开幕式的嘉宾有中国驻法国大使馆政务参赞金旭东,巴黎亚洲艺术博物馆新任馆长易凯,法国艺术家协会主席德拉勒芙,巴黎 国际艺术节副主席查尔斯·达涅,原法国驻上海总领事石巴胡,法国当代著名画家克劳德·伊维尔等近百位中法艺术家、艺术爱好者。法国画家克劳德 · 伊维尔,早在 20 世纪 80 年代末 90 年代初,我就详细阅读过他的油画技法书。可以说当今中国写实主义画家大都授业于他的油画技法书。我很激动,可惜由于语言不通只能打哑语无法正常交流,匆匆留了一张影作为纪念。

巴黎中国文化中心主任殷福说,这是他到任四年以来,经过长期考虑,首次举办西藏画家的画展,也是巴黎中国文化中心2015年羊年的重要文化活动之一。查尔斯 · 达涅表示,这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接触西藏当代艺术作品,他热情邀请艺术家们参加巴黎国际艺术节。

本次展览共展出我们 8位藏汉老中青画家精心创作的 56 幅作品。代表团团长沈开运在致辞

中首先向巴黎中国文化中心和到场嘉宾表示感谢。他很有高度地介绍了展览作品所体现的西藏画家注重以内在精神的呈现作为其审美表达的出发点,擅长通过象征、寓意和丰富的颜色展示其内心世界和精神情感,既保留了古老的传统文化样式,也有对时代发展变化的回应与思考,形成了独特的艺术语言风格。这是西藏绘画从“神本主义”向“人本主义”的一次历史性跨越。希望本次展览能够给法国友人提供一个更好的了解西藏、了解中国的机会。

接下来代表团副团长、西藏美协主席、著名画家韩书力老师在展厅里有深度、有格调、气质高雅地给到场的嘉宾介绍了每位画家及其作品。他说 :“发出自己的声音、介绍自己的形象、让观众了解丰富的、发展的、空间自由的西藏文化。”随后,巴黎中国文化中心为庆祝展览成功还破例宴请了代表团一行。

“朝拜”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吃完早餐后,还是沿着塞纳河行进。车窗外的蜃景古风,无暇顾及,满怀虔诚朝圣之心,嘴里念着六字箴言来到了举世闻名的艺术殿堂卢浮宫。

卢浮宫位于法国巴黎市中心的塞纳河北岸,始建于 1190 年, 正值中世纪:当时是一座用来保卫巴黎的防御建筑。自 14 世纪开始,卢浮宫成为皇族成员时来小憩的舒适住宅。法国国王弗郎索瓦一世决定将卢浮宫建成一座文艺复兴风格的宫殿。渐渐地,一座皇城初露雏形,成为法国王宫,居住过 50 位法国国王和王后。经历了1789 年的法国大革命之后,卢浮宫于 1793 年成为博物馆,拥有的艺术收藏达 40万件以上,包括雕塑、绘画、美术工艺及古代东方、古代埃及和古希腊、罗马等 7个门类,还有数量惊人的王室珍玩以及绘画精品等等。迄今为止,卢浮宫已成为世界著名的艺术殿堂。

内急般疾步直奔镇馆三宝— —《蒙娜丽莎》《萨莫特拉斯的胜利女神》《断臂的维纳斯》。顺着宫殿廊道七拐八拐,我被一幅幅又熟悉又陌生的巨作引领,很激动,从周围人的眼神里可以看到,每个人都在澎湃着,不管是盲目的追逐还是有目的的研究,宫殿里面最多是赞叹的声音。终于举头仰望三宝之一的《萨莫特拉斯的胜利女神》,不仅是因为胜利女神本身,还在于她的摆放环境的布置,象牙玉似的大理石背景衬托出女神的典雅气质。站在高耸入云的大理石台阶下,看高高在上的胜利女神,崇拜之情油然而生,你甚至可以根据围观的人数多少就能判断出作

品的知名度。透过了窗棂的弥散光中,维纳斯完美的身姿,光与影的结合榫卯有致,体现了人体的青春,美和内心所蕴含的美德,并已经成为赞颂女性人体美的代名词。

当然不能错过的是世界上最神秘的微笑《蒙娜丽莎》。我拱揖双手从人头攒动的缝隙中,揭开仰慕已久的神话,可我看见的是一个微缩版的中世纪呆呆女人的画像,霎那间,过去和现在的一切激烈神话,荡涤成平静矣,此时此刻深感人类勤劳智慧的无限伟大,而不是神秘的微笑,蒙娜丽莎此时不是杜尚笔下留胡须的老人矣,而是死了,死得非常彻底!仿佛再也听不到卢浮宫里面激荡着各种艺术带来的回响,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接下来的几天还分别参观(和 “朝拜”)了奥塞、蓬皮杜文化中心、圣母院、凡尔赛、枫丹白露、埃菲尔铁塔等。

奥赛博物馆坐落于巴黎塞纳河的左岸,由过去奥赛火车站改建成国家博物馆,是巴黎的近代艺术博物馆,主要收藏从 1848年到 1914 年之间的绘画、雕塑、家具和摄影作品。奥赛博物馆主要收藏印象派绘画为主,印象派也叫印象主义,是西方绘画史上划时代的艺术流派,也是 19 世纪 60— 90年代在法国兴起的画派,当时因克劳德·莫奈的油画《日出印象》,“印象派”随之诞生。

走进奥赛博物馆,如同走进印象派艺术的殿堂,是连接古代艺术殿堂卢浮宫和现代艺术殿堂蓬皮杜艺术中心的桥梁,并与卢浮宫和蓬皮杜艺术中心一道被人们称为“巴黎三大艺术博物馆”。

奥赛博物馆展厅面积 4.5 万平方米,收藏近代艺术品 4700多件,主要以绘画和小型雕塑为主,此外还有手工艺品、建筑设计等。馆藏底层是 1850 年至1870 年的绘画雕塑和装饰艺术品,其中有安格尔、法·拉克卢瓦、莫奈和古斯塔夫、罗莫的作品。顶楼集中展示的是印象派及后印象派画家的作品。毫无疑问,这里是全世界收藏印象派主要作品最多的地方。展厅布置简洁和谐,格调高雅,堪称经典之作,集中体现了法国画家塞尚艺术的特征。

塞尚( 1839—1906)被称为“现代绘画之父”,美术史上有“塞尚以前”和“塞尚以后”的说法。塞尚被看作是一个分水岭。塞尚艺术具体的贡献是“用色彩造型”“、艺术变形”和“几何程式”,

塞尚以这种革命性的前无古人的艺术,一直影响着西方近百年来的现代美术,对布拉克、毕加索、格里斯、以至蒙德里安等以形体构成为主的画家最大影响。

奥赛博物馆内还藏有荷兰后印象派画家文森特·梵高的作品,他是表现主义的先驱,并深深影响了20世纪艺术,尤其是野兽派与表现主义。梵高的作品如《星夜》、《向日葵》与《有乌鸦的麦田》等,现正跻身于全球最为著名,广为人知与昂贵的艺术作品行列。还有法国画家米勒家喻户晓的作品《拾穗者》,皮萨罗的《红屋顶》以及罗丹的《地狱之门》等传世佳作,近距离地和名画接触,难以抑制心中的激动,《蒙娜丽莎》皇帝的新装早该落幕了……

奥赛博物馆,这里不仅是印象主义、后印象主义、学院派、自然主义和象征主义的大本营,更是了解近现代西方文化和艺术最好的乐园。

洗礼

3 月 6日,今天应该是中华民族的正月十五“元宵节”,人群中弥漫着香奈尔的芳馨,我们排队进入了现代艺术中心蓬皮杜,蓬皮杜中心坐落在巴黎拉丁 区北侧,塞纳河右岸的博堡大街,当地人常也简称“博堡”。1969年,已故总统乔治 · 蓬皮杜决定兴建蓬皮杜中心,1972 年正式动工, 1977 年建成,同年 2月开馆。整座建筑共分为工业创造中心、大众知识图书馆、现代艺术馆以及音乐音响谐调与研究中心四大部分,大厅中央高悬着蓬皮杜画像,想是后人为了纪念睿智的已故总统吧!

蓬皮杜艺术中心可以说是巴黎甚至世界上最好的现代艺术博物馆。馆内不仅展出了诸如毕加索、马蒂斯、达利等作品,立体派、抽象派、超现实主义、结构派、概念艺术等等现代流派都有展示,也不定期举办各类活动,而且艺术中心周围也是巴黎艺术氛围最浓厚的区域,有很多艺人不管是专业的还是流浪的,大师还是爱好者,都聚集在这里展示着自己的艺术天赋,也许现在某个不起眼的小艺术家,将来就成为像毕加索、梵高那样的艺术巨匠了。因为蓬皮杜在巴黎,一切皆有可能。在顶层展厅内真正接触到了美国当代著名波普艺术家杰夫 · 昆斯的原作,他的气球狗(红色)雕塑系列,的确是“精湛的技术和令人瞠目的视觉冲击”。很多人认为昆斯是一个彻底的拜金主义者,玷污了艺术的 神圣,但更多的人认同他是当代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而实际上,在越来越物质化的当今社会,昆斯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了。世界太广博太复杂了,艺术也太多样了。为认识和适应它,我们就得不断学习,不断扩展,不断做出调整变化,切不可以不变应万变。

剩余的几天匆匆观看了巴黎圣母院,圣母院建筑规模虽然不算大,可那里因有着雨果先生的名篇而彰显魅力。具有世界五大宫之称的凡尔赛,领略波旁王朝时期的恢弘与奢华,看着雄伟壮观的建筑,金碧辉煌的厅堂以及无与伦比的园林景观,感慨世道的变迁和人世的沧桑,感受法国国王狩猎的行宫“枫丹白露”。有人说:“你要啃一本枯燥的法国历史书,不如到枫丹白露来走一遭。”毕竟是不小的收获。

世界建筑史上的杰作,法国巴黎的标志— —埃菲尔铁塔经历了百年风雨,但在经过 20 世纪80 年代初的大修之后风采依旧,巍然屹立在塞纳河畔。它是全体法国人民的骄傲,也是世界的骄傲。

巴黎凯旋门即雄狮凯旋门像迎接外出征战的军队,迎接着八方飨客,享受这高雅艺术殿堂的饕餮盛宴。巴黎有着耀眼的

过去,也有着发达的今天。就像新旧凯旋门在香榭丽舍大道两端遥相呼应,相得益彰。它把历史文明和现代生活有机地结合起来了,不仅具有丰厚的文化沉淀,还在不断引领着现代生活的前驱。离经叛道者遭到安格尔(新古典主义画家)大师的指责,仅仅在技术方面就设定了框架,这也不行,那也不可。艺术发展经历了古典主义、浪漫主义和印象主义、新印象主义,是否做到了被誉为“法兰西思想之王”伏尔泰当年说的: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想怎么画就怎么画呢?反正艺术家们就是这样干了,存在就是合理。

总之像意大利人说的“罗马 不是一天建成的”,“巴黎也不是一天建成的”。到过巴黎的艺术家一定不会再稀罕天堂。

再见,神话破灭;再见,凤凰涅槃的美丽浪漫之都巴黎……高原来的艺术家经历了外部文化的洗礼,这对我们开阔眼界是十分重要,也是必须的。俗话说“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我想身在世界屋脊,有丰富的文化资源,有独特的民风民俗,有勤劳善良的高原子民,我们藏族艺术家应该有自己的抱负和理想— —要用更多更好的作品,展示中华民族重要的特色文化保护地——西藏的社会进步和文化繁荣。

参加画展的西藏画家与法方嘉宾

《土登群措》

参加并指导画展的西藏文联原党组书记沈开运(右)与阿旺扎巴留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